思想交锋:资本产业化与产业资本化的演进逻辑

2018-01-04 12:02:50 
0
分享到:
T + -

12月15日,由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分享资本联合主办,欧工软装赞助支持,网易家居作为首席战略合作媒体,盛和传媒、优传媒作为战略合作高铁媒体,亿邦商学院作为战略合作电商媒体的2017年首届中国家居产业资本化论坛在东莞广东现代国际展览中心隆重举办。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达晨创投、天图资本、中联投资、思和咨询、东易日盛、敏华控股、诗尼曼、客来福、欧工软装、博德精工等行业知名企业大佬、高管以及投资机构大咖和媒体朋友汇聚一堂,深入解析了家居产业资本化这一新时代的新课题。

思想交锋:资本产业化与产业资本化的演进逻辑

论坛对话:家居产业资本化与资本产业化的演进逻辑

论坛上,进行了激烈的思想交锋环节,居然之家中源怡居投资总经理曾超、东易日盛董事长陈辉、天图资本合伙人张海燕、思和咨询创始人唐磊、中联投资合伙人胡俊、客来福家居董事长尹其宏、诗尼曼执行总裁黄伟国、敏华控股首席投资官陆昕等几位嘉宾各抒己见,网易家居全国总编辑胡艳力主持了本次对话。话题围绕家居产业资本化与资本产业化的演进逻辑展开,深入探讨了家居产业资本化的发展阶段,资本选择家居企业时的投资标准,以及资本将会给家居产业带来怎样的变革等问题。

以下为对话内容实录:

胡艳力:今天我们用40分钟的时间聊聊产业资本化的问题,我们一直知道,资本化在中国家居界,已经是一个白热化的状态了,今年我们统计了20多家家居企业,已经上市或者是在排队当中,其实网易家居每年都会对上市企业做一个统计,尤其是整体增长率、营收等方面。刚才有些嘉宾引用我们的数据,每年都会有60家左右的家居企业做数据引导,但是实际上这60多家肯定不能代表整个家居产业,只能说是一个案例,但是我们发现几个现象:第一,就是中国家居产业在资本化方面的确是进入了一个高潮阶段。第二,企业上市以后有一个很好的规范,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同时后期产业投资增加,无论是投资、并购都有不同程度的做法。第三,对于上市企业,很多外部的资本,会有自己的一个看法,对于产业有自己的一个分析,希望能借助这种新的模式进入到我们的家居产业。在座各位有从企业方来的,也有从独立资本方来的,我想请各位聊一下,站在不同的角度,投资是怎么去布局的,同时在资本化这个道路上,我们有哪些考量?陈总,您觉得整个家居产业的资本化是不是迎来了高潮,东易日盛做投资的时候有什么样的原则?

思想交锋:资本产业化与产业资本化的演进逻辑

网易家居全国总编辑 胡艳力

陈辉:现在家居产业有4万亿的市场,是逐步地往高潮走了。其实家居行业发展比起有些行业还是相对滞后了,所以相对早一点的时候,没有被资本看好。现在其他行业的资本化已经达到一个相当的高度了,家居行业才迎来了一个资本的春天。

思想交锋:资本产业化与产业资本化的演进逻辑

东易日盛董事长 陈辉

胡艳力:您觉得上市前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陈辉:我们现在打开资本之门,进入到了资本市场,以前是我们在找投资,现在是我们在做投资。

胡艳力:我们现在设计类的公司也会去并购,那么投资的过程当中有哪些原则?

陈辉:第一,不能做简单的加法。1+1=2没有多大的意义,一定是整合起来有一个更高的、链条上能够互相配合,产生新的1+1大于2的价值。不是有利润就可以,我们要看整个的战略规划里面,我们给谁赋能,谁能够给我们赋能。第二,要收优质企业。因为有严格的财务诉求,每个季度有报表,不能完全收购培育中的企业,一定是一个相对成熟,有不错利润的企业,并且,是通过我们的配合,未来会有增长,有很大发展的企业。

胡艳力:这三条原则对于投资很具有指导意义,那黄总,诗尼曼刚刚得到了红星8000万的投资,是怎么和红星结缘的?

思想交锋:资本产业化与产业资本化的演进逻辑

诗尼曼执行总裁 黄伟国

黄伟国:诗尼曼和红星已经谈恋爱谈了很久了。第一,因为红星应该是全世界的家居流通企业当中最大的一家了。诗尼曼本身在红星有一两百家店面,我们的经营状态,包括流水,以及我们的表现,红星是非常清楚的。第二,红星也将诗尼曼定义为一个流量平台,因为诗尼曼也是爱折腾的,努力为卖场带来流量,无论从行业发展的前景,企业成长性,还是我们的经营状况,红星都有一定的考量。对于诗尼曼来讲,首先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另外,红星本身是一个非常有思想,非常优质,也非常有比较前景的企业,包括现在A股上市。我觉得强强联手,可以创造更多的奇迹。居然之家也是我们股东之一,今天两家都在。

胡艳力:哪个股东大一点?

黄伟国:差不多一样。

胡艳力:既然拿到了资本,什么时候开始走敲钟的道路?

黄伟国:我们更多还是以做为主。

胡艳力:诗尼曼是定制企业,定制企业本身就处于一个风口,称之为流量企业不为过, 在上市之前肯定有一定的避讳,我们理解。那么上市的定制公司已经8家了,你们有什么打算?

黄伟国:其实今年9月份以后的热词不是全屋定制,而是整装了,我有一种危机的意识,一种忧患感,现在躺在全屋定制的风口上睡觉,可能接下来会摔倒。因为之前有8家定制企业已经上市了,竞争已经很激烈了,如果没有渡过这个关口,接下来我们会面对很大的困难。现在很热一个词是S2B2C,如果有资本的支持,我们如何做好自己的S端,向前延伸,连接B端,打通S2B2C。所以陈总坐在我们旁边,这是一个机会,我觉得他们最缺的不一定是设计,而是S端,我们可以一起做整装。因为中国家居家装界都是几十亿、100亿的公司,如果做整装,会有1000亿、2000亿、5000亿。今年恒大地产的销售是5000亿,但是家居家装行业就是50亿、100亿。以欧派为例,今天大概是110亿左右,离千亿很远,而做整装可以去掉几千亿。我觉得这是诗尼曼必须要搭上资本这个快车的很重要的一步。

胡艳力:现在是一站式解决方案的阶段,消费者希望提供的是解决方案,不是产品本身。整装之所以流行,是因为消费趋势发生了变化。陈总有自己的制造工厂,您是定制行业的大拿,两者是不是可以擦出火花,陈总您有想法吗?跟我们的黄总联合做整装。

陈辉:可以热烈地讨论一下。

胡艳力:接下来问一下唐总,家居行业的资本时代已经到来,初期还是高潮期不一定,只要有钱不是投资,就是变革商业模式,您有什么看法?

思想交锋:资本产业化与产业资本化的演进逻辑

思和咨询创始人 唐磊

唐磊:中国家居产业还在发展当中,现在我们迎来了家居行业最大的空间,就是大家居。在大家居的背景、渠道、技术和平台的驱动下,会形成千亿级的企业,可以通过合作和并购的方式完成产业链的延伸。今天家居上市企业加在一起大概有50多家,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更多是围绕着资本层面,参与家居上市企业的并购业务。我们做业务的时间非常短,但是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完成了三家企业的并购,有防水企业、一家叫全屋的定制企业,以及一家家居企业和软装企业的并购,类似于欧工这样的模式。我们认为未来家居建材行业一定会出现百度、阿里和腾讯这样的企业,会产生千亿级或者是更大的生态圈,我们唯一可以做的是,让资本市场和他们形成对接。今年我们完成了非常漂亮的三笔业务,越来越像产业资本的整合者,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不仅要关注这个项目本身的好坏,和并购方与被并购方的融合,

像今天的红星、居然,他们与企业合作,也不单纯是资本和资源层面的合作,更多是作为平台如何赋能合作企业。从人力资源、市场、资金等等方面,被并购的企业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所以,我们十分关注的几个核心:第一,是投后管理;第二,我们把它定义为化学反应。今天,中国投资的方式,是选择好的标地。现在中国好的标地,比如诗尼曼,自己有IPO,我们可以通过资本市场的并购,产生全新的市场份额,我建议产业投资领袖,更多地通过化学反应找到彼此之间的关联,比如家装公司和全屋定制的关联,流通企业和主流品牌间的关联。形成一个强关系的关联是第二个核心。第三,所有投资背后一定是安全的退出。产业投资有一个问题,我们会持有一个企业,和一个企业共同成长,但是我们要讲回报,比如上市公司的退出更加良性。这是我们对于家居行业小小的判断和观点。

胡艳力:几个观点:第一,通过并购和资本化产生千亿级的企业,完成大家居的布局。第二点我还是深有感触的,以前我们的确更关注企业自身的好坏,而不是它在产业链上的作用,现在更多的是要转变成产业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寻找,把这个关系对接好,这种化学反应起到的作用更强。

唐磊:通过资本这种反应更加强烈。

胡艳力:陆总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刚才唐总说了可以通过并购形成千亿级的大颚,现在来看,在百亿级,居然和红星我们不说了,如果要爆发千亿级,我们在投资方面有没有这个野心?

思想交锋:资本产业化与产业资本化的演进逻辑

敏华控股首席投资官 陆昕

陆昕:我先说敏华企业的战略。我们的战略重心很清晰,建立了成本优势和产业优势,有效的护城河。我们现在在全国有200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这个一方面是为了企业的增长,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投入。我不轻易用并购这个词,投资以及为他们在全国建立东南西北中各地生产和仓储运输的基地,我认为这是一个企业的核心战略。另外,围绕沙发这个领域,我们原材料基本上可以自己控制,原材料采购的成本,生产效率,包括管理的这些战略资源会分享给我们投资的企业。

我是一个稳健的投资者,现在资本市场太热,好像每家上市公司都有一个比较庞大的投资团队,我们的团队不多,我们的项目不少,但是我们投资的企业一定可以把我们拥有的资源很好地消化掉,把成本降低。降低成本,市场自然会给你机会。我投资的理念是,要和计划投的企业负责人沟通,有什么东西可以为他所用,我会把我的战略优势展现给他看,他们的梦想是什么?规划是多少?我们再谈估值是多少。可能目前在中国家居制造企业里面,我们的PE最低。现在A股的高PE造成了大家在投资方面有些发热,包括最近的一笔并购,名字不说了,我认为这个PE的倍数相当高了。定制领域,这是欧派、诗尼曼他们的生意,我们做好自己的生意,能够把战略延伸,做一个,强一个,就可以了。我们的并购不会特别快、特别多,一年成一个非常了不起了。我们的产能应该储备5—10年,所以,我们的目标是在可预期的5—10年做到两三百亿的规模,我觉得现在家居产业谈千亿有点太远了。因为毕竟我们和家电行业的区别很大。家电行业的利润率5个点可能不得了了,我们家居行业,现在来看,净利率蛮高的,行业还没有特别成熟,我也不能代表黄总说千亿规模,因为我是稳健性的,我希望我的同行也要稳健一些。

胡艳力:我觉得敏华是一个低调的企业,功能性沙发第一品牌是当之无愧的,业内对于黄总商业的敏锐性非常赞赏,敏华没有太多的炒作,实际上在企业运作方面是非常良性的,这跟稳健这个词有很大关系。投资也是这种策略,必须要符合敏华的战略,同时不是一定要找风口,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居然是属于产业内的投资,有自己不同的考量。我们也想听听来自产业外的投资方的意见。家居产业现在依然是投资的热点,2015年可以用疯狂来说,2016年和2017年是趋向于冷静,那么胡总,作为产业之外的资本方,如何去看我们这个产业?刚才陈总说了,家居产业的资本化是一个初步的阶段,不知道您是怎么看的?

思想交锋:资本产业化与产业资本化的演进逻辑

中联投资合伙人 胡俊

胡俊:我们原来是以二级市场的投资为主的,证券投资,关注的是上市公司。我们的定位,和在座的家居企业是一样的,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细分,我们行业也是这样,比如有电子商务、医疗为主的,还有传统机构的,都不太一样。我觉得家居产业的资本化处于一个居中的位置,有那么多的企业已经上市了,上市以前,达晨、红星和居然都投了资,而且是大范围地投资。刚刚的数据来看,我觉得每家专注于这个产业的投资机构可能都投了几十家的企业,从上市公司的角度来说,可能并购盛宴刚刚开始。因为我和唐总是今年年初基于对行业敏锐的了解和判断,一起进入这个市场的,之前对于家居市场不是那么了解。我们在二级市场一直关注这个行业,后来觉得到了一个,对于我们来说的切入点,就是我刚才说的并购,我们非常明确,就是在做并购这个领域,为上市公司服务的。我觉得我们这个点把握得还是不错的。几个月的公司和几家标地在密切地洽谈,三个多月调研的企业有几十家,同质化非常严重,我们希望找到有特色的企业。刚敏华的陆总也在讲,希望找到自己适合的,能够赋能的企业。投资也好,并购也好,希望共同发展。这一点,我觉得非常有感受,因为这个行业可能和其他的行业有一些区别,我们在和上市公司、标地对标的过程中有深入的体会,很多的上市公司、并购标地,希望找到自己适合的,不是因为谁的价格高,谁的价格便宜就可以成功了,还是基于企业的发展,对于行业的了解。

我建议家居行业,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未上市的企业,一定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我们希望能够细分,比如做沙发的敏华,以及一些专门做定制的企业,尚品宅配我非常地看好。大家居来讲,不是任何一个企业都可以做好,上市公司,究竟谁有这个机会。我觉得现在这个行业,这么多家的企业,是白热化的状态。可能这个行业的净利润还是非常高的,有一个充分竞争的过程,但是我觉得这个时间会很快地到来。2018年,2019年的变化非常大,整个行业的格局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这是我这几个月刚刚深入到各个企业的体会。

胡艳力:非常中肯的意见。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一定要找到自己模式上、经营上的特色,同时2018年、2019年,肯定有一个大的变革,无论是产业承受还是产业格局上。那么张总,天图在资本领域有很强的知名度,您在消费领域投资最大的一笔是哪一家?

张海燕:单笔金额看,就是五六亿,这个在我们投的项目当中是比较少数的,早些年大概是几千万的规模,目前主要就是一两亿、两三亿的流水。

胡艳力:消费领域和家居领域行业属性的区隔挺大的,您怎么看家居领域的投资?

思想交锋:资本产业化与产业资本化的演进逻辑

天图资本合伙人 张海燕

张海燕:我们看家居领域的时间不算特别长,这个和我们基金发展的历程,每个阶段的基金规模,投资的策略等等有关系,不详细讲了。我们其实是从整个2C的生意中去寻找共性,刚才你谈到,接下来的竞争可能很激烈,原因是同质化等等。我们也在看对于消费者提供产品和服务,不只是快消品,包括家居产品,只要是消费者购买的,都把它当做消费。这里面很重要的共性就是品牌,或者说要有自己独特的品牌定位,能够守住这个定位,不断地强化,有可能在足够长的一段时间内会保持自己的差异性,然后获得品牌溢价,避免陷入特别惨烈的竞争。我们这段时间对于整个家居产业的关注,除了传统的品牌的视角,还很注重技术带来的一些变化。在我们看来,整个大家居的产业,收房以后,从装修到入住这中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重度决策的过程,很多的企业参与到其中了,无论是装修,还是各种各样的定制和产品,包括设计等等。

我们现在注意到了,在几年时间内,用技术的手段,用一些创新的商业模式,结合一定的资本优势,不敢说在非常大的程度上改变这个产业现在的样貌或者格局,但是这个领域会有很大的变化。目前来讲是一个比较模糊的可能,远不够深入和成熟。但是能够看到,传统上效率比较低的地方,会有一些技术的解决手段,显著地提升效率,能够率先应用好这些技术的企业在短时间内有可能有比较大的发展。

胡艳力:您有自己的投资逻辑,家居企业有没有已经投资,或者是准备投资的企业?

张海燕:我们也就是这两年开始看这个行业的,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包含经济特性非常不同的很多领域,每个都很大。我们对于一个行业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之前,不太轻易投资的,只是在两年前投了一个比较小规模的,做整装的创业企业。以便能够在这个行业里面感受一下,逐渐地积累和学习。我们是希望做一个有产业深度的投资,这个产业深度不是说要构建某一种比较大的企业集团,或者是要促进特别强的协同效应,毕竟是少数股权,只能做小股东。更多的是,当我们进入到一个行业里面去学习和积累了以后,能够比较好地观察到行业里面的机会,遇到项目的时候快速地做出判断。我们现在应该说是刚刚进入到这个领域,比起优秀的同行来说,起步比较晚。我们觉得这个行业有比较大的机会,毕竟是几万亿的规模,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痛点有些多,购买决策很难做,这个里面我们相信会有很多的机会。

胡艳力:机会还是很大的。两年投资一个整装企业,出手谨慎。客来福的尹总,我们上新三板以后,您觉得对于想要上市的企业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思想交锋:资本产业化与产业资本化的演进逻辑

客来福家居董事长 尹其宏

尹其宏:我们当时是规范自己的管理,第二是提升行业的知名度。郭总提到国家的税收不断地完善,上了新三板以后,自身的规范性和内部的管理都很大地提升。另外,虽然很多人讲新三板意义不大,但是总的来讲,品牌的知名度,在华人中的美誉度,包括政府对于你的看法都会很大地提升。

胡艳力:还是有必要上的。

尹其宏:想规范还是要做的。

胡艳力:上市是自我规范的过程,同时借助资本的力量,提高我们的品牌知名度。但是资本是一个双刃剑,有没有感觉到压力和挑战的地方?

尹其宏:有的,资本是双刃剑,比如规范的成本。很多人认为上了新三板不如不上,可以私下里做,我觉得如果不想规范或者做大规模,可以这样,但是为了企业的持续发展,还是要上。政府的规范程度越来越高了,我觉得民营企业一定要想到这个问题。

胡艳力:居然是流通企业的老大哥,而且一直在规范自己上市的事情,我听小道消息说是2019年,是吗?

曾超:居然之家有专门负责上市的人去沟通。

胡艳力:居然是产业资本,在流通行业有话语权,我觉得是天时地利人和,各方面的准备都非常充沛,不知道你们现在投资了多少家企业了,能透露一下吗?

思想交锋:资本产业化与产业资本化的演进逻辑

居然之家中源怡居投资总经理 曾超

曾超:我先介绍一下居然之家投资公司的基本情况,居然之家和红星一样是中国家居产业主要的流通企业。居然之家的这个投资公司组建了以后,把投资的目标和领域聚焦在我们的主业家具产业。我们有PE和VC的投资,另外,我们围绕家庭生活的消费,在其他的一些新的领域,包括智能、AI在家庭生活当中的一些应用,以及互联网属性的一些企业,也在关注。我们投资的标地是希望这些企业,未来能够成为领袖级的企业,比如,我们投资的诗尼曼,我们可以看到诗尼曼的核心管理层有梦想,而且愿意把这些梦付诸于实践,真的很拼。我记得两个月前的一场海青参加的活动,据说一天的销售2000多万,非常好的企业。

虽然今天定制家居领域有欧派、索非亚、尚品这样的巨头,但是因为这个市场太大了,而且未来的业态也在不断地升级和变化,我相信诗尼曼还是有很好的机会成为领袖级的企业的。

另外,家庭生活这个领域有大量新的业态,比如机器人、智能家居,还有一些净水和空气净化的企业,刚才大家谈到整装,我们也有关注。这是我们投资的一个基本领域和方向。刚刚大家谈到了几个方面的问题,我们在投资当中,一方面专注于我们的主业,另一方面,对于投资的退出这些问题看得不是特别重。产业资本和专业资本的区别在于,产业资本更多依赖于我们在产业当中的定位,希望我们投资的企业长久地发展下去。在一些专业的领域,以IPO、并购等各种方式实现退出和资本的增值。对于我们来说,如果我们投资到很好的企业当中去了,企业不断地成长,为什么要退出呢?我们退出了还要再找下一家,所以退出这个问题,不是我们考虑的,至少不是最重要的问题。这是产业资本和专业资本可能不一样的地方。

具体到居然之家投了多少企业,我想这个数字是不断变化的,未来我们会有更多投资的计划,因为中国家居产业资本化的程度到今天为止还是很低的,大量有规模的家居企业,还没有上市,其中,甚至包括一些接近百亿的巨头企业。

并且,行业的变革不断地发生,大量新的业态不断地涌现,这部分新兴企业,上市的还很少很少,所以家居产业资本化的程度还在不断地加深,居然之家希望在这个领域当中有所贡献和作为。

胡艳力:其实我们知道以汪总为首的投资联盟开了好几次会了,但是没有对外的数据。刚才曾总说了,整个生活领域,都是居然关注的。我觉得这个和居然的大战略有关系,居然也是大家居,上到酒店设计、食品超市,其实更加关注的是整个家居生活当中的一个大的领域,所以它的投资也是跟着这个方向走的。投传统企业的基础上,也关注智能等一些风口上的企业。时间的关系不多聊了,每个人畅想一下未来5—10年,资本对于家居产业带来什么样的变革,有什么样的影响,到什么程度?

陆昕:智能化的程度越来越高,会有更大的公司,百亿级。不到10年,我认为家居行业千亿级有希望。保守一点,有时候步子不能迈得太大。

尹其宏:希望资本市场为我们赋能,为家居产业做一点事情。未来我们奋斗的目标,往百亿走。

张海燕:五年比较难预测,一般来说两年左右可以预测得靠谱一点,十年讲得大一点。五年,说大可能实现不了,说小有可能远超于这个预期。至于说资本能够带来什么变化,其实资本在任何一个行业里带来的作用归结起来,就是会加速这个行业的净化。五年能达到什么程度,关键取决于这两年有什么规模的资本,什么样的强度涌入到这个行业里面。因为最近比较热,但是它也是刚刚开始。如果这个热度持续时间长,进入的量非常大,我觉得五年是可以想,至少不是说很离谱去想,这个行业里会出现千亿的公司,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觉得更多是会出现一批百亿规模的公司,这个百亿规模的达成有可能比以前的公司用的时间要短很多。这里面固然有一定的资本推动,但是更多还是技术驱动和企业家的才能。

黄伟国:说的是资本对于行业的影响。第一,我觉得资本进来,对于要素会重新分配和整合。第二,就是迭代升级。第三,会有5—8个,或10个大公司的出现。为什么有这个信心?因为模式已经升级了。这是我的理解。

陈辉:这几年资本和家装的结合,我们看到从普遍的意义上来讲,是资本害了家装企业,家装坑了资本,因为看不懂。希望几年以后,大家能互相看懂,互相理解,资本真正可以帮助到家装行业的发展,要想真正出现千亿级的企业,还是要靠资本整合的力量实现。

胡艳力:有一个行业数据,2015年前后,被资本投资的企业有上百家,最后活了不到三分之一,相互拥抱的过程中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陈总才有这样一个总结,未来希望彼此拥抱得更好一点。

唐磊:十年前,中国任何一个企业家不敢想象美的会超越日本的索尼,但是今天他已经成为世界级的领袖企业了。今天中国的家居企业,红星、居然二位领导在,我们很难想象他们会超越宜家成为领袖的家居企业,但是我相信未来的中国家居企业和家居流通企业的产业领袖,通过资本的手段、产业整合的方式,一定能诞生引领世界的中国企业,这是我的一个希望,希望我们的企业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曾超:资本一定是推动行业的发展的,具体体现在行业的集中度上。今天为止行业的集中度还是偏低的,微观来看,百亿的企业、300亿的企业、500亿的企业未来五年左右会出现,未来5—10年,会有千亿级的企业产生,时间多快不知道,因为千亿级的企业是知易行难。整装是一个趋势,刚刚有提到投资的企业三分之一都死掉了,这个数据肯定不只三分之一,还是要扎实地解决好交付的问题。我看到了大量的整装企业,都是避重就轻,不愿意干苦的活。如果没有这样的企业产生,按照传统的制造业,传统的销售商品的模式,没有解决行业的痛点,没有可能成为领袖级企业。只有解决了这个痛点,把企业经营当中的难点克服了,才有这个支持,这是一个趋势,这个趋势是肯定会发生的。至于将来谁可以成为,这个是拭目以待的,我们资本做好了准备,帮助和扶持这样的企业真正的到来。

胡俊:我认为未来几年千亿级市值的企业肯定会出现,现在从某种角度已经有2—3家500亿左右、350亿左右,欧派将近500亿了。销售收入都在100亿左右。市值达到1000亿的,销售收入肯定也在两三百亿的了,出现这种企业肯定是少数了。这个过程,资本到底能够给行业和企业带来多大的作用,我觉得关键是,企业在选择资本的时候应该找到适合的。从资本的角度来讲,现在也是竞争的红海,从家居行业消费升级大的方向看,确实是处于一个上升的阶段,很多资本在关注这个行业,可是真正了解的,适合企业合作的还是少数,所以,我觉得现在不敢说资本到底给整个行业带来多大的助力,从上市公司,二级市场的角度来说,对于这个行业的推动肯定是非常巨大的。所以我觉得肯定会出现千亿级的市值。

胡艳力:大家有不同的观点,时间关系不展开讨论了,资本介入产业,促进的不仅仅是业绩的增长,更加重要的是游戏规则发生变化。之前产业相互之间的对接,其实是线性的,资本出现以后,我们发现,这种对接是网状的。未来这个产业的变革在资本的推动下,可以想像的空间其实是非常大的。同时,资本本身就是双刃剑,可以回顾很多年之前雷氏的资本问题,创始人被资本捆绑,对于品牌和整个的管理团队的伤害是非常大的。当然,资本介入家居行业是好事情,但是它快速去催生很多不良的企业,或者根基不深厚的企业,影响了消费者对于行业的信心。我觉得从各个方面来讲,资本本身就是有利有弊,最终企业还是需要做好自己,找到稳健发展的方法,比追赶风口更加重要。资本来了是好事情,但是还是要冷静对待!谢谢我们嘉宾的观点分享,谢谢大家!

装修严选

更多

免费设计

免费提供多种设计方案

请输入您的称呼
请输入手机号
立即申请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家居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