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秀NO.48丨郑树芬:雅奢背后,一个艺术品藏家的上瘾之路

2019-01-09 10:28:05 来源: 网易设计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香港设计师郑树芬出生于1963年,在他出生后的第二年,披头士选择了香港作为海外演出第二站,由此,英美流行文化开始正式影响香港。

而与之相对的是,直到70年代,香港才正式废除大清律例。

郑树芬正好成长在这样复杂的政治与文化背景之下,既受到英美文化的冲击,又无法剥离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

随着舶来文化的在地发展,在矛盾与融合的此消彼长中,香港文化初现端倪,直至八九十年代,迎来全盛时期。在那个只有天王巨星没有流量小生的年代,郑树芬的客户就是娱乐版与金融版头条的常客,那些赫赫有名的名字到了现在都已成了传奇。


1

"雅奢”是标签也是真实人生

许多人都不希望自己被贴上标签,但我们在寻找个体之间的差异时,难免会简单粗暴地用标签来进行区分,作为室内设计师,郑树芬的标签是“雅奢大师”,而“雅”“奢”二字也确实贯穿着郑树芬的真实人生。

已无需赘述郑树芬从金融才子到设计大师的传奇经历,我们只需了解,他转行进入设计行业,是一个把爱好变成职业的典型故事。从金融到创意行业,这两个行业所对应的形容词,也与“雅奢”不无关联。

“雅”,不仅仅体现在郑树芬个人的优雅与绅士风度上,还因他本身深厚的文化积淀,以及对艺术的敏锐触觉,在他的设计中,他以“雅”去中和与规范“奢”的尺度。



香港浅水湾别墅


关于对“雅”与“奢”的认知,很多人会产生一种误解,认为两者对立:“雅”,自带一种分寸感,但“奢”则会给人满而不损则溢的观感,对于这个问题,郑树芬却认为,“雅”的方向词是“俗”,而我们对于“奢”不应只流于表面,虽然容易让人联想到奢侈与纸醉金迷,但事实上,“奢”不过是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的途径,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而非某种浪费。

昆明·阳光花园别墅

那么,“奢”的尺度如何通过“雅”来平衡?

郑树芬以“俗艳”的金色为例,曾经绝大部分人认为金色代表奢华是俗气的,如今,金色却进阶成高级色,在时尚界混得风生水起。

这是因为色彩也需要设计,需要平衡与调和,同理,我们换成相对宏观角度,当金色应用于空间时,如果轻重有度,明暗有序,富有变化性,而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堆砌,这即是:“雅奢”。

他说,希望传递的是品质与艺术的生活态度,而非纯粹意义的奢靡,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昆明·阳光花园别墅

2

收藏是得失之间的游戏

”雅奢”是郑树芬的标签,但绝非全部,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收藏家,古董世家出身的他,似乎在以另一种形式致敬家族。

如果以一条故事线勾勒出郑树芬的收藏轨迹,大概要追溯到20年前,也就是90年代的中国内地。当时,经济、文化各行各业都在复苏,恰逢香港回归后,也让两地交流更加频繁,他接下兰州铁路局的办公室项目,从香港往返兰州整整一年。

元朗别墅

他喜欢走遍当地的古董市场,即便市场鱼龙混杂,容易捡漏但也容易踩雷。

一幅以当时1万价格收回来的古画,后来有行家鉴定是名贵的宫廷画,捡漏带给他很多惊喜,但他一直挂着的首要原因是喜欢,而非“出身”。

关于收藏,他觉得最有趣的部分,是真假之外,全身心去享受“寻”的过程。

《王怀庆雕塑作品》

这种过程往往不会预设结果,也不带有任何目的性,有人说,艺术是创作者潜意识对世界的真实反映,郑树芬追寻的也是艺术家本身的思想与状态。

除了“寻”中作乐的过程,艺术还有一种不可预估性,梵高永远不会知道,卖不出的作品竟被后世所追捧,当一件藏品在收藏家手中不断升值时,对收藏家眼光肯定的满足感远大于价值本身,并且升值还有一个附加好处是可以不断更新更多藏品。

元朗别墅

当然,有得也有失,说到最遗憾的收藏,他回忆起约在10年前,当时在两幅相同价格的作品之间选择,一幅是赵无极普通之作,一副是法国艺术家的顶尖之作,他选择了后者,后者如今已翻了三倍,可赵无极却是十倍之多……

虽然旁人听了都难免扼腕,但收藏就是得失之间的游戏,很难为未来的价值做预判,郑树芬的收藏观,“喜欢”排列第一,如果凡事都经过精密计算,不免会失去跌宕起伏的乐趣。

香港加多利山别墅


3

艺术会上瘾,设计则要保持清醒

艺术是会让人上瘾的,但设计却需要保持头脑清醒

作为最懂艺术的设计师,郑树芬不免总被问到设计与艺术的复杂命题,虽然我们知道不是所有问题都要有答案,也不是每一件发生的事情都需要有意义,但艺术之于设计显然意义非凡。

香港加多利山别墅

先说区别,艺术是独一无二的表达,无关乎商业逻辑,但设计更多是重复行为后的产物。郑树芬在解释如何构建艺术与设计之间的连接时,他提供了另一种解题思路:

“创作一幅画时,是在小框架内行事,设计也是如此,有自己既定的框架,但框架本身,不构成任何局限,重要的是框架之内的呈现。”

无论是艺术还是设计,都是一种传达,只是最终表现的内容不同。

有区别就有共性,若要揭示艺术与设计更深层次关系,那么,在某些层面上,艺术是高于设计的。就如画作中的构图、色彩、光影、笔触……无一不对设计有着启示意义。

香港深水湾文礼苑别墅


艺术对于设计的影响显而易见,当然设计的价值在于,在成为设计师之前,你永远不会知道,人的创意能让一幅画衍生成一个空间……

所以,很难去界定,设计行为本身是否就是一种艺术。

“我做设计时,更偏好把中西与新旧相结合,“耐看”二字很简单,但背后却需要更深的功力,追随昙花一现的潮流很容易,实际上是一种浪费。对于住宅,往往我会留出未来的空间,一个好的家,是可以和主人一起成长,我希望我的设计是有弹性的,能够在长时间保存,就像艺术作品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依然有价值。”

香港深水湾文礼苑别墅


艺术时间Q&A


【网易设计】:您最欣赏哪个艺术家?

【郑树芬】:赵无极。他在死亡的那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创作,从他的画中,很容易可以辨别出当时所处的年代,以及他个人的生活状态,例如文革时期,他去了法国,但难掩思乡之情,那个时期的作品带有明显的中国元素;还有,当他和第二个妻子结婚时,他的画变得色彩很鲜艳,那应该是他最幸福的时期。

赵无极擅长用法国的油彩和抽象的方式来表达中国,绿色、红色、蓝色……色彩的丰富性完全有别于张大千的水墨画,但其间依然有极重的中国痕迹。

同样他的画作中,有很多类似的处理手法,他所展现的内容也极其丰富,油彩可以重叠可以立体也可以超尺度,他的聪明之处在于用油画的特点去呈现东方的韵味。

一个成功的画家,一生最多能画2000多幅,赵无极算是很长寿与成功的画家了,生前也极尽荣誉,他至死都在画画,能留下来的也只有寥寥1800多幅作品,数量非常有限。


【网易设计】:如果您不考虑经济附加值、购买力等客观因素,最想收藏哪件艺术品?

【郑树芬】:我已经收藏了赵无极的作品,现在最想要的是常玉的,他的画很简约,但用色很特别,他去表达东西方的时候,有些像马蒂斯,但却能看出很多中国元素,还有一些作品非常酷,以黑色为底,搭配轻盈的色彩,看见真正的很现代很东方的东西。



【网易设计】:听说艺术品收藏会上瘾,您上瘾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郑树芬】:几乎每周都会有全世界的艺廊,以及熟悉的art dealer会传最新的资讯给我,春秋两季的拍卖会也一定会去看,那么多年的收藏经验,也促使在大量的信息中及时发现重点。每年9月我也会飞过去,在法国大皇宫会有艺术展销会,古董、珠宝各种不同类型的艺术品,即便去参观一下,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当然艺术品市场和其他市场一样,会有一些模式与讨论,拍卖公司最擅长发掘一些被埋没的艺术家作品,突然推出,只要有人买,之后就会买不着,毕竟创作与量产的不同,数量是有限的,这也是艺术品的价值之一。

(以上为郑树芬先生推荐艺术家)


采访手记


网易记者于香港郑树芬设计事务所拍摄


“幸运”是郑树芬先生在接受采访时提及的高频词语,似乎在解释他成功中运气的占有率,但“幸运”只是初始值,如果把幸运当作披荆斩棘的武器,结局显而易见,充满变数、不可预测才是我们真实的人生,而幸运,不过是成功者对努力的另一种表达。


除此之外,让笔者印象最深的,不是他信手拈来的艺术发展史,也不是他的平易近人与爆棚的亲和力,而是即便他的分享对象是艺术小白,他仍饶有兴致地翻开一本常玉画集,耐心解释每一幅作品以及画家的境遇,那一瞬,分不清楚他是专注还是执迷,但唯一能确定是,因为热爱,所以身上有光。


采访、撰文/吴焰超

吴焰超 本文来源:网易设计 作者:吴焰超 责任编辑:吴焰超_NOG10580

装修严选

更多

免费设计

免费提供多种设计方案

请输入您的称呼
请输入手机号
立即申请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家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