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夫妇改2300㎡庄园 种菜烧陶吸引无数人_网易家居图库

轻轻推开那扇木门,经过白毛绿水的荷塘与竹篱。

轻轻推开那扇木门,经过白毛绿水的荷塘与竹篱。

惊叹于暖房中,整齐青翠的蔬果。

惊叹于暖房中,整齐青翠的蔬果。

抬眼就看到一排新造的土屋。

抬眼就看到一排新造的土屋。

敲敲门,你就能听见温柔的回答,来应门的夫妇对你点头微笑。

敲敲门,你就能听见温柔的回答,来应门的夫妇对你点头微笑。

欢迎你来捏泥、做陶、饮茶、发呆。

欢迎你来捏泥、做陶、饮茶、发呆。

在京郊这座三亩半的拙朴工舍内,老黄和甜甜两夫妇生活得惬意闲适。

在京郊这座三亩半的拙朴工舍内,老黄和甜甜两夫妇生活得惬意闲适。

时间的流淌在这儿,变得缓慢而安静。

时间的流淌在这儿,变得缓慢而安静。

若是从北京中心,一路自驾到这儿,便能深刻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若是从北京中心,一路自驾到这儿,便能深刻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纪伯伦说:“所有工作都是空虚的,除非有了爱”。

纪伯伦说:“所有工作都是空虚的,除非有了爱”。

当你们带着爱工作时,你们就与自己、与他人合为一体。

当你们带着爱工作时,你们就与自己、与他人合为一体。

北京服装学院毕业的老黄,做过平面设计、空间展示,开过广告公司,也开过餐厅。

北京服装学院毕业的老黄,做过平面设计、空间展示,开过广告公司,也开过餐厅。

在旁人眼中,老黄无疑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

在旁人眼中,老黄无疑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

但其实早在十年前,他就已有搬到乡下居住的念头。

但其实早在十年前,他就已有搬到乡下居住的念头。

2010年,老黄下决心不再等待,动身前往景德镇学习陶艺。

2010年,老黄下决心不再等待,动身前往景德镇学习陶艺。

两年后,他在北京近郊租下2300平的院子,终于将“越来越没意思”的城中工作放下,过回他怀念已久的、悠然自在的乡间生活。

两年后,他在北京近郊租下2300平的院子,终于将“越来越没意思”的城中工作放下,过回他怀念已久的、悠然自在的乡间生活。

老黄亲自操刀,设计了他和甜甜未来的家。

老黄亲自操刀,设计了他和甜甜未来的家。

夯土的墙、原木的屋梁与长桌……所有的摆设,都质朴刚健却不失趣味,正合着“拙朴”二字的审美。

夯土的墙、原木的屋梁与长桌……所有的摆设,都质朴刚健却不失趣味,正合着“拙朴”二字的审美。

庄园的建筑面积比想象得要大,每天的时间都被整修收拾占去大半。两人心心念念的手艺生活,眼看就要泡汤……

庄园的建筑面积比想象得要大,每天的时间都被整修收拾占去大半。两人心心念念的手艺生活,眼看就要泡汤……

他们望着精心制作的柴烧作品,灵机一动,决定开辟新的经营渠道:陶艺体验课程。

他们望着精心制作的柴烧作品,灵机一动,决定开辟新的经营渠道:陶艺体验课程。

这个做法可谓一呼百应,庄园支出平衡后,院子也有了帮助打理的朋友。

这个做法可谓一呼百应,庄园支出平衡后,院子也有了帮助打理的朋友。

来访者在参与制作中产生了共鸣,也让希望器物有好归宿的老黄万分欣慰。

来访者在参与制作中产生了共鸣,也让希望器物有好归宿的老黄万分欣慰。

来院子的人形形色色,有带孩子学艺的母亲,有前来驻场做陶的学生,有专程等候开窑的柴烧爱好者。

来院子的人形形色色,有带孩子学艺的母亲,有前来驻场做陶的学生,有专程等候开窑的柴烧爱好者。

但更多的是慕名前来的初访者。

但更多的是慕名前来的初访者。

这些初访者在来过一次后大多都会再次拜访。

这些初访者在来过一次后大多都会再次拜访。

因为在拙朴工舍的生活,实在是轻盈舒适而又幸福充实。

因为在拙朴工舍的生活,实在是轻盈舒适而又幸福充实。

你能看见明月高悬,万物复苏,窗外花朵淡紫金黄,变幻在白窗帘上,闻之清爽。

你能看见明月高悬,万物复苏,窗外花朵淡紫金黄,变幻在白窗帘上,闻之清爽。

十里春风,轻柔吹拂你的脸颊。

十里春风,轻柔吹拂你的脸颊。

你能吃到各色的果实,红的红,绿的绿,是经过漫长等待后的喜悦。

你能吃到各色的果实,红的红,绿的绿,是经过漫长等待后的喜悦。

远方的客人闻蝉鸣而来,冗长的夏日也变得甜而愉快。

远方的客人闻蝉鸣而来,冗长的夏日也变得甜而愉快。

你能听见大自然讲述它的故事,秋日染红了枫叶。

你能听见大自然讲述它的故事,秋日染红了枫叶。

照拂着清晨的露珠,陪伴着你的一粥一饭,一口暖胃,一碗暖心。

照拂着清晨的露珠,陪伴着你的一粥一饭,一口暖胃,一碗暖心。

你能数着年关,一步步走来,贴上火红的贴纸,祈祷新一年的好运。

你能数着年关,一步步走来,贴上火红的贴纸,祈祷新一年的好运。

雪不慌不忙地飘,哈出的白气瞬间消散,冬季严酷,是为让春天更温暖。

雪不慌不忙地飘,哈出的白气瞬间消散,冬季严酷,是为让春天更温暖。

一年四季,周而复始。夫妇二人迎来送往,慢慢便认识了许多人。

一年四季,周而复始。夫妇二人迎来送往,慢慢便认识了许多人。

要搬家的朋友,带来多余的桌椅,附近村落的邻居悄悄捎来柴火,更有“好事”的客人,建议他们烤些面包。

要搬家的朋友,带来多余的桌椅,附近村落的邻居悄悄捎来柴火,更有“好事”的客人,建议他们烤些面包。

原来的空间不够用了,他们干脆新建了一排房子。

原来的空间不够用了,他们干脆新建了一排房子。

既有了展示名匠作品的独立空间,又新开设了茶室与杂货铺,欢迎志同道合的手艺人进驻。

既有了展示名匠作品的独立空间,又新开设了茶室与杂货铺,欢迎志同道合的手艺人进驻。

有个房间,是专门为夏布手艺人谭师傅准备的。

有个房间,是专门为夏布手艺人谭师傅准备的。

十几台织布机依次排开,空无一人时,也能听见轻轻的机杼声。

十几台织布机依次排开,空无一人时,也能听见轻轻的机杼声。

手工捻线、上浆、提综、纺织……夏布的制作,横贯了夏季与冬季,再到最后植物染色。

手工捻线、上浆、提综、纺织……夏布的制作,横贯了夏季与冬季,再到最后植物染色。

每一根线,每一梭纱,都是手艺人的心血。

每一根线,每一梭纱,都是手艺人的心血。

老黄说,大部分当代的设计师只是将“手工艺”作为一种元素来使用,虽然提高了品牌的价值,却并未使手艺人从中得到“实惠”。

老黄说,大部分当代的设计师只是将“手工艺”作为一种元素来使用,虽然提高了品牌的价值,却并未使手艺人从中得到“实惠”。

他想尽自己全力,伸出援手,让手艺人更有尊严地活着。

他想尽自己全力,伸出援手,让手艺人更有尊严地活着。

每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拙朴公社”会摇身一变,成为原创手工艺人的市集。

每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拙朴公社”会摇身一变,成为原创手工艺人的市集。

夫妇俩希望“拙朴”的院子可以作为手工艺者的交流平台,创造出更多可能。

夫妇俩希望“拙朴”的院子可以作为手工艺者的交流平台,创造出更多可能。

作家萧红,在《生死场》里有一句话:“在乡村,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

作家萧红,在《生死场》里有一句话:“在乡村,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

在老黄和甜甜看来,所谓的好日子,不过是白白的米饭,热热的汤,天上的星辰,未到的远方,想要认真做好的事,和心底很爱很爱的人。

在老黄和甜甜看来,所谓的好日子,不过是白白的米饭,热热的汤,天上的星辰,未到的远方,想要认真做好的事,和心底很爱很爱的人。

“拙朴工舍”于他们而言,一半是工作,一半是家舍。

“拙朴工舍”于他们而言,一半是工作,一半是家舍。

他们做普通的器皿,吃健康的饭菜,过简朴的日子。

他们做普通的器皿,吃健康的饭菜,过简朴的日子。

他们的生活方式,全部是纯然的喜悦所致。

他们的生活方式,全部是纯然的喜悦所致。

人的一生,一定需要一个爱好,不靠爱好挣钱,不用练到顶尖,但可以通过它,在四季轮换的人生里,保全生命中最珍贵鲜活的那部分。

人的一生,一定需要一个爱好,不靠爱好挣钱,不用练到顶尖,但可以通过它,在四季轮换的人生里,保全生命中最珍贵鲜活的那部分。

你看,月光,鲜花,竹影,风鸣,猫在膝下。平常日子,小小满足,小小幸福。

你看,月光,鲜花,竹影,风鸣,猫在膝下。平常日子,小小满足,小小幸福。

时间本无多,只够用来做喜欢的事。

时间本无多,只够用来做喜欢的事。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北京夫妇改2300㎡庄园 种菜烧陶吸引无数人

北京夫妇改2300㎡庄园 种菜烧陶吸引无数人其余图片:
1 2 3 4 5 6 7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