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妹子36岁不结婚 回村出租深山别墅爆红_网易家居图库

“35岁那一年,我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幽暗的树林里。还没看清呢,居然就36了?!”这是纳微9月1日写下的话,那天她刚好36岁。

“35岁那一年,我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幽暗的树林里。还没看清呢,居然就36了?!”这是纳微9月1日写下的话,那天她刚好36岁。

纳微不太想过36岁生日,但还是拦不住妈妈千里迢迢赶到广州给自己做了顿包面。包面,是湖北地区对小馄饨的一种叫法。

纳微不太想过36岁生日,但还是拦不住妈妈千里迢迢赶到广州给自己做了顿包面。包面,是湖北地区对小馄饨的一种叫法。

这是纳微老家的“规矩”,36岁生日要和60岁一样隆重,要摆寿宴。但纳微这种在外的游子,难免“不守规矩”,可又不能拒绝妈妈的好意。况且,纳微猜妈妈应该是在深山老家憋久了,顺便找个借口出来玩。

这是纳微老家的“规矩”,36岁生日要和60岁一样隆重,要摆寿宴。但纳微这种在外的游子,难免“不守规矩”,可又不能拒绝妈妈的好意。况且,纳微猜妈妈应该是在深山老家憋久了,顺便找个借口出来玩。

纳微的老家在湖北,清江流域的一个偏远小山村,距离宜昌市有139公里,坐5个小时的车才能到。18岁上大学之前,纳微一直没离开过,但她不太喜欢这里。

纳微的老家在湖北,清江流域的一个偏远小山村,距离宜昌市有139公里,坐5个小时的车才能到。18岁上大学之前,纳微一直没离开过,但她不太喜欢这里。

小时候,妈妈总是不顾纳微的意见,分配干不完的农活,压榨了她看武侠小说的时间。为这个过去母女俩吵了无数次,也因此,她从小就不喜欢农村生活、山野生活,一心只想“逃”出去。

小时候,妈妈总是不顾纳微的意见,分配干不完的农活,压榨了她看武侠小说的时间。为这个过去母女俩吵了无数次,也因此,她从小就不喜欢农村生活、山野生活,一心只想“逃”出去。

事实上她也成功了,18岁去城里的大学,又留在广州工作,除了过年几乎不回湖北老家。这一走,就是10年。

事实上她也成功了,18岁去城里的大学,又留在广州工作,除了过年几乎不回湖北老家。这一走,就是10年。

纳微喜欢广州,够大够热闹,也不用干农活。

纳微喜欢广州,够大够热闹,也不用干农活。

在这里她有事业、有朋友,还有种说不出的小满足。

在这里她有事业、有朋友,还有种说不出的小满足。

但10年快节奏的生活也极度消耗了纳微的健康。

但10年快节奏的生活也极度消耗了纳微的健康。

她也曾深夜里站在CBD的30层,疲惫、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座向往许久的城市,灯火辉煌。

她也曾深夜里站在CBD的30层,疲惫、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座向往许久的城市,灯火辉煌。

直到2010年,纳微彻底病了,长期在电脑前久坐,她的颈椎、腰椎开始折腾着罢工。休养半年后,就坚持回广州继续工作。到了2012跨2013年的春节,她更是连家都没能回,直接躺在医院过了。

直到2010年,纳微彻底病了,长期在电脑前久坐,她的颈椎、腰椎开始折腾着罢工。休养半年后,就坚持回广州继续工作。到了2012跨2013年的春节,她更是连家都没能回,直接躺在医院过了。

为了把身体养好,她不得已又回到了这个好不容易走出的小村庄。

为了把身体养好,她不得已又回到了这个好不容易走出的小村庄。

纳微原来的工作是教育媒体,并不是很受办公环境的制约。回家休养期间,朋友和以前的客户经常介绍兼职,纳微干脆转为了自由职业者,在深山里过起了白领生活。

纳微原来的工作是教育媒体,并不是很受办公环境的制约。回家休养期间,朋友和以前的客户经常介绍兼职,纳微干脆转为了自由职业者,在深山里过起了白领生活。

和之前不同,这次纳微回家,住上了新房子。2012年,纳微还在广州工作时,父母就开始张罗着盖新房。纳微不同意,因为弟弟和自己都不会再回村生活,原来的土房也够父母住,没必要再花钱了。

和之前不同,这次纳微回家,住上了新房子。2012年,纳微还在广州工作时,父母就开始张罗着盖新房。纳微不同意,因为弟弟和自己都不会再回村生活,原来的土房也够父母住,没必要再花钱了。

很意外,这次父母格外坚持,不惜和孩子起冲突。之后妈妈和纳微说:“这是你爸的心愿”。纳微爸爸从没和儿女说过,他沉默寡言,一辈子为了儿女在外工作,自己却舍不得多花一分钱。盖个新房,可能是这个农村男人念想已久的事了。

很意外,这次父母格外坚持,不惜和孩子起冲突。之后妈妈和纳微说:“这是你爸的心愿”。纳微爸爸从没和儿女说过,他沉默寡言,一辈子为了儿女在外工作,自己却舍不得多花一分钱。盖个新房,可能是这个农村男人念想已久的事了。

纳微没再说什么,开始着手帮忙。在广州边工作边给父母找外观设计图,最后父母选了一个红顶白墙的欧式风格,纳微觉得父母眼光挺好,之后建造过程父母就全权负责了。他们那时不怎么会用网络,也没智能手机,交流基本靠打电话。

纳微没再说什么,开始着手帮忙。在广州边工作边给父母找外观设计图,最后父母选了一个红顶白墙的欧式风格,纳微觉得父母眼光挺好,之后建造过程父母就全权负责了。他们那时不怎么会用网络,也没智能手机,交流基本靠打电话。

房子建好之后,纳微回来一看,有点哭笑不得,切身体会了什么是“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区别。不过比起原来的老房子,要好上许多倍,最重要的是父母特别开心,这就够了。

房子建好之后,纳微回来一看,有点哭笑不得,切身体会了什么是“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区别。不过比起原来的老房子,要好上许多倍,最重要的是父母特别开心,这就够了。

纳微家的新房。

纳微家的新房。

屋后是山,门前是河。

屋后是山,门前是河。

河对岸还是山,差不多就是深山老林了。

河对岸还是山,差不多就是深山老林了。

纳微的新书房正对着老屋前的一排树,还有2亩玉米地。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光线透过树梢,照在玉米地里。那一种美,纳微无法形容。

纳微的新书房正对着老屋前的一排树,还有2亩玉米地。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光线透过树梢,照在玉米地里。那一种美,纳微无法形容。

夏天,纳微一般5点就起床,然后拿着相机往深山里跑。

夏天,纳微一般5点就起床,然后拿着相机往深山里跑。

清晨的深山总是有股清新的泥土味,纳微很喜欢,而且越深的山越有趣,会偶遇很多不知名的动物和植物。

清晨的深山总是有股清新的泥土味,纳微很喜欢,而且越深的山越有趣,会偶遇很多不知名的动物和植物。

在茶园发现一窝蓝色的鸟蛋,发了朋友圈才有人告诉她,那是知更鸟的蛋。一直以为知更鸟在书里、在远方,没想到就在身边。

在茶园发现一窝蓝色的鸟蛋,发了朋友圈才有人告诉她,那是知更鸟的蛋。一直以为知更鸟在书里、在远方,没想到就在身边。

还有树底下不知名的蘑菇,怎么看都像前些天时尚杂志里看到的包。拍下来一对比,果然,艺术源于生活。

还有树底下不知名的蘑菇,怎么看都像前些天时尚杂志里看到的包。拍下来一对比,果然,艺术源于生活。

还有最惊艳的,有次晚上纳微在躺椅上看星星,密密麻麻地都挂在天上、山上,还在动。仔细看才发现是漫山遍野的萤火虫!说来奇怪,回家6年就见过那么一次盛况,不过倒是可以回味一辈子。

还有最惊艳的,有次晚上纳微在躺椅上看星星,密密麻麻地都挂在天上、山上,还在动。仔细看才发现是漫山遍野的萤火虫!说来奇怪,回家6年就见过那么一次盛况,不过倒是可以回味一辈子。

类似的小惊喜不胜枚举,纳微觉得自己貌似回到了幼儿状态,对什么都充满好奇。那种感觉,特别棒。

类似的小惊喜不胜枚举,纳微觉得自己貌似回到了幼儿状态,对什么都充满好奇。那种感觉,特别棒。

原本只想休养半年,却将回广州的计划一推再推。一不小心,就推了6年。

原本只想休养半年,却将回广州的计划一推再推。一不小心,就推了6年。

要说这6年时间里最大的难点,应该是刚开始和妈妈相处。妈妈看不惯年轻人晚睡晚起的毛病,总是站在卧室门口或者电脑前,不停地催纳微赶紧休息。纳微偏不,回家休养又不是坐牢,就得听自己的,因为晚睡,她俩一个月能吵20次。

要说这6年时间里最大的难点,应该是刚开始和妈妈相处。妈妈看不惯年轻人晚睡晚起的毛病,总是站在卧室门口或者电脑前,不停地催纳微赶紧休息。纳微偏不,回家休养又不是坐牢,就得听自己的,因为晚睡,她俩一个月能吵20次。

其实纳微知道晚睡不好,但更讨厌被强迫扭转,按照别人的心理需要来生活,就像小时候被分配下来的农活,明明也能干,就是不喜欢“你逼我干”。

其实纳微知道晚睡不好,但更讨厌被强迫扭转,按照别人的心理需要来生活,就像小时候被分配下来的农活,明明也能干,就是不喜欢“你逼我干”。

天天在一块,不能总这么吵吧。纳微开始反省,逼自己要先让一步。某天,母女俩又大吵一架,纳微愤怒地走出房间,5秒后返回来,强迫自己平静下来说:“我向你大吼是我不对,说明我个人修养不够。但你也经常冲我发脾气甩脸子,改变需要时间,我们得慢慢来。”

天天在一块,不能总这么吵吧。纳微开始反省,逼自己要先让一步。某天,母女俩又大吵一架,纳微愤怒地走出房间,5秒后返回来,强迫自己平静下来说:“我向你大吼是我不对,说明我个人修养不够。但你也经常冲我发脾气甩脸子,改变需要时间,我们得慢慢来。”

这是母女俩第一次良性沟通。后来,妈妈还半开玩笑说,“你啊,长相完全遗传了我和你爸的优点,性格完美遗传了所有缺点……”这种话,纳微往往只听前半句。

这是母女俩第一次良性沟通。后来,妈妈还半开玩笑说,“你啊,长相完全遗传了我和你爸的优点,性格完美遗传了所有缺点……”这种话,纳微往往只听前半句。

相处久了,纳微才渐渐发觉妈妈也有自己的需要。平时爸爸、自己和弟弟都在外工作,只有妈妈一个人在家,房子空着,食物也吃不完都浪费了。而妈妈本身生性敏感、好强,总想挣脱现状又受困于农村环境和繁琐的家务,始终也没有踏出家门半步。

相处久了,纳微才渐渐发觉妈妈也有自己的需要。平时爸爸、自己和弟弟都在外工作,只有妈妈一个人在家,房子空着,食物也吃不完都浪费了。而妈妈本身生性敏感、好强,总想挣脱现状又受困于农村环境和繁琐的家务,始终也没有踏出家门半步。

纳微始终计划着要回广州,在此之前能为妈妈做点什么?想了想,老家风景不错,可以租给想体验农村生活的人,自己又擅长传播,如果能利用网络把房子租出去,让妈妈有点事儿干,应该很有意思。

纳微始终计划着要回广州,在此之前能为妈妈做点什么?想了想,老家风景不错,可以租给想体验农村生活的人,自己又擅长传播,如果能利用网络把房子租出去,让妈妈有点事儿干,应该很有意思。

妈妈起初不相信会有人来这大山沟里,但抱着一丝期待,全力配合,还给自己起了网名叫“清江兰妈”。清江,是纳微故乡的母亲河,兰,是妈妈的名字,组合起来简单好记。

妈妈起初不相信会有人来这大山沟里,但抱着一丝期待,全力配合,还给自己起了网名叫“清江兰妈”。清江,是纳微故乡的母亲河,兰,是妈妈的名字,组合起来简单好记。

2015年6月1日儿童节,纳微通过网络发文《把我深山老家租给你》,很短的时间里就突破了10万。当天晚上,7月的房就订满了。接下来的几天里,暑假和十一的房也都预定完了,很多是带孩子来体验的。

2015年6月1日儿童节,纳微通过网络发文《把我深山老家租给你》,很短的时间里就突破了10万。当天晚上,7月的房就订满了。接下来的几天里,暑假和十一的房也都预定完了,很多是带孩子来体验的。

兰妈很惊喜,卯足了劲招待客人。来的人也都把这儿当家,和兰妈一起干农活。

兰妈很惊喜,卯足了劲招待客人。来的人也都把这儿当家,和兰妈一起干农活。

去深山转转,采几朵花回来,做成插花装饰屋子。

去深山转转,采几朵花回来,做成插花装饰屋子。

最让兰妈开心的是,大家都很喜欢她做的好吃的。

最让兰妈开心的是,大家都很喜欢她做的好吃的。

走之前也要大包小包的带回去给家人尝尝。

走之前也要大包小包的带回去给家人尝尝。

经过几年,全国各地的许多客人成了兰妈的粉丝。每年如期寄来礼物,还有国外的粉丝邀请兰妈去玩,这完全超出了母女俩的想象。兰妈也从原来的不自信变得越来越有期待了,和邻居聊起来也是满满的自豪。 每当有正向反馈,纳微总是第一时间把夸赞告诉兰妈,带着她一点点摸索更多的可能性。她教兰妈在线打牌、自拍、玩微信、发红包……这些都让兰妈高兴得像个发现新大陆的孩子。

经过几年,全国各地的许多客人成了兰妈的粉丝。每年如期寄来礼物,还有国外的粉丝邀请兰妈去玩,这完全超出了母女俩的想象。兰妈也从原来的不自信变得越来越有期待了,和邻居聊起来也是满满的自豪。 每当有正向反馈,纳微总是第一时间把夸赞告诉兰妈,带着她一点点摸索更多的可能性。她教兰妈在线打牌、自拍、玩微信、发红包……这些都让兰妈高兴得像个发现新大陆的孩子。

2017年初,深圳卫视的《宅人食堂》特意邀请了纳微和兰妈出镜,兰妈特开心说,“又有人来陪我玩了!”长达45分钟的纪录片《山野之夏》在B站上传不到一周,播放量超过10万,弹幕4000多条。

2017年初,深圳卫视的《宅人食堂》特意邀请了纳微和兰妈出镜,兰妈特开心说,“又有人来陪我玩了!”长达45分钟的纪录片《山野之夏》在B站上传不到一周,播放量超过10万,弹幕4000多条。

纳微突然成了名人,附近的村民都希望她能帮忙把房子租出去。电视台来采访,出版社想约稿,旅游区也想谈合作。面对巨大的商机,纳微一一拒绝了。

纳微突然成了名人,附近的村民都希望她能帮忙把房子租出去。电视台来采访,出版社想约稿,旅游区也想谈合作。面对巨大的商机,纳微一一拒绝了。

纳微说,我不是做生意的料,把房子租出去也不过是个偶然的想法,没想到能火。我们村也不是世外桃源,和很多偏僻的小村庄一样,村里多数是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

纳微说,我不是做生意的料,把房子租出去也不过是个偶然的想法,没想到能火。我们村也不是世外桃源,和很多偏僻的小村庄一样,村里多数是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

只不过出门就是山水,一呼一吸间都是混着泥土味的空气。城市里生活久了,这种最平常的农村生活才更显得可贵,那些老家有闲置房却不知道怎么处理的人也可以考虑试试这个方法。而对纳微来说,把房租出去,其实最重要的是,能让家里人、尤其是妈妈开心。

只不过出门就是山水,一呼一吸间都是混着泥土味的空气。城市里生活久了,这种最平常的农村生活才更显得可贵,那些老家有闲置房却不知道怎么处理的人也可以考虑试试这个方法。而对纳微来说,把房租出去,其实最重要的是,能让家里人、尤其是妈妈开心。

或许,陪你出走,是我爱你最好的方式。

或许,陪你出走,是我爱你最好的方式。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湖北妹子36岁不结婚 回村出租深山别墅爆红

湖北妹子36岁不结婚 回村出租深山别墅爆红其余图片:
1 2 3 4 5 6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