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跑到农村画画 让"宰客村"变打卡圣地_网易家居图库

在农村,离乡的人越来越多,村子渐渐颓败下来,好多小院荒废了,道路上垃圾遍地没人理,老人们就打打麻将晒晒太阳度日…

在农村,离乡的人越来越多,村子渐渐颓败下来,好多小院荒废了,道路上垃圾遍地没人理,老人们就打打麻将晒晒太阳度日…

千万不要小看农村,经过艺术改造之后的农村足以成为热门景点。

千万不要小看农村,经过艺术改造之后的农村足以成为热门景点。

既有西方的构成感,又有中国风的磅礴气势。

既有西方的构成感,又有中国风的磅礴气势。

墙上的壁画。

墙上的壁画。

以上是北京的怀柔城北10公里处的大水峪村,还有山东寿光东头村,经80位艺术家换装之后,成为很多人都想去“打卡”拍照的圣地!

以上是北京的怀柔城北10公里处的大水峪村,还有山东寿光东头村,经80位艺术家换装之后,成为很多人都想去“打卡”拍照的圣地!

以前是这样。

以前是这样。

现在是这样。

现在是这样。

酷炫啊,有木有!?

酷炫啊,有木有!?

这户人家,门外有一颗柿子树,墙外应景地在壁画上添了几串柿子,取名“万事如意”,谐音“万柿如意”。

这户人家,门外有一颗柿子树,墙外应景地在壁画上添了几串柿子,取名“万事如意”,谐音“万柿如意”。

呵~这气势,让人想到“马到成功”。

呵~这气势,让人想到“马到成功”。

不管是门上还是墙上,到处都洋溢着艺术的喜庆。

不管是门上还是墙上,到处都洋溢着艺术的喜庆。

牡丹花寓意“富贵、圆满”。

牡丹花寓意“富贵、圆满”。

鸡谐音“吉”,寓意“吉祥如意”。

鸡谐音“吉”,寓意“吉祥如意”。

这是美院学生被村民强烈要求画上条大红鲤鱼,鱼头非得向着村里,因为“越游越有,财都往村里走”。

这是美院学生被村民强烈要求画上条大红鲤鱼,鱼头非得向着村里,因为“越游越有,财都往村里走”。

这是因房主孩子沉迷手机,艺术系学生创作出新旧结合的,《滚铁环的小男孩》。

这是因房主孩子沉迷手机,艺术系学生创作出新旧结合的,《滚铁环的小男孩》。

《海神出海》中的海神,因为眼神之间比较犀利,成为村民眼中凶残的“妖怪”。

《海神出海》中的海神,因为眼神之间比较犀利,成为村民眼中凶残的“妖怪”。

艺术系的学生不得不在画完之后加上备注,让村民明白这是庇护他们的神像。

艺术系的学生不得不在画完之后加上备注,让村民明白这是庇护他们的神像。

大水峪村曾经因“农家乐”收费问题,被人称为“宰客村”,如今游客迎来送往。

大水峪村曾经因“农家乐”收费问题,被人称为“宰客村”,如今游客迎来送往。

只因村委会请来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的师生们给村子来了个形象大改造。

只因村委会请来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的师生们给村子来了个形象大改造。

2个月时间,30多位师生创作了24幅壁画,绘出一条五彩斑斓的千米景观大道。

2个月时间,30多位师生创作了24幅壁画,绘出一条五彩斑斓的千米景观大道。

大水峪村摇身一变,成了长城脚下远近驰名的“壁画村”。

大水峪村摇身一变,成了长城脚下远近驰名的“壁画村”。

当震撼的24幅壁画全部完成,真的带旺了村子的人气!整个村子重新焕发生机。

当震撼的24幅壁画全部完成,真的带旺了村子的人气!整个村子重新焕发生机。

有人专门开车到这里摄影,还有画家来这里临摹写生。

有人专门开车到这里摄影,还有画家来这里临摹写生。

之前周末也没几个游客问津的小村庄,现在周一到周五都有人来了。

之前周末也没几个游客问津的小村庄,现在周一到周五都有人来了。

在故事的起初,艺术系的学生们快被村民虐哭。

在故事的起初,艺术系的学生们快被村民虐哭。

虽说村子在北京城里,但毕竟地处远郊,所以村民们对于这群北京城来的搞艺术的年轻人们,感到十分的好奇。

虽说村子在北京城里,但毕竟地处远郊,所以村民们对于这群北京城来的搞艺术的年轻人们,感到十分的好奇。

学生们刚刚开始创作,村里的大爷大妈都跳出来提意见了,这个说画牡丹,那个说画喜鹊。最多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不画花花草草呢?

学生们刚刚开始创作,村里的大爷大妈都跳出来提意见了,这个说画牡丹,那个说画喜鹊。最多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不画花花草草呢?

画了一只鹿,村民们不满意了,说:腿儿太细!

画了一只鹿,村民们不满意了,说:腿儿太细!

有村民说要有水有鱼,那再画一条龙,够霸气了吧?村民们又发话了:不行,画龙镇不住!

有村民说要有水有鱼,那再画一条龙,够霸气了吧?村民们又发话了:不行,画龙镇不住!

画一个八戒,就问:猴哥呢?师父呢?耙子呢?

画一个八戒,就问:猴哥呢?师父呢?耙子呢?

最热情的两位“意见大师”,也是学生们最怕的两位,一个叫田大妈,天天来和孩子们唠嗑,一口地道的北京话,“画一个小河,里头流点小鱼,齐了!”

最热情的两位“意见大师”,也是学生们最怕的两位,一个叫田大妈,天天来和孩子们唠嗑,一口地道的北京话,“画一个小河,里头流点小鱼,齐了!”

“画一母鸡,底下小鸡,撒上食,吃食儿呢!”

“画一母鸡,底下小鸡,撒上食,吃食儿呢!”

这些思想超前的艺术青年哪里能听得下去这建议,只得“昧着良心”翘起大拇指:“挺好挺好,我一定跟村委会反映,他们同意了我就画!”

这些思想超前的艺术青年哪里能听得下去这建议,只得“昧着良心”翘起大拇指:“挺好挺好,我一定跟村委会反映,他们同意了我就画!”

还有一位马爷爷,每天骑着一匹马在村子里巡视。

还有一位马爷爷,每天骑着一匹马在村子里巡视。

看到孩子们在画海就问:“你们知道海里该画啥?核!潜!艇!”

看到孩子们在画海就问:“你们知道海里该画啥?核!潜!艇!”

负责带队的美院教授吴啸海,在公共厕所外墙上临摹了德国艺术家丢勒的作品《野兔》。

负责带队的美院教授吴啸海,在公共厕所外墙上临摹了德国艺术家丢勒的作品《野兔》。

马爷看到又不满意了,说:“你不能画一个兔子那么孤立,你能不能再添俩小崽儿呢?”

马爷看到又不满意了,说:“你不能画一个兔子那么孤立,你能不能再添俩小崽儿呢?”

这些搞艺术的大学生,哪里被一群外行这么指摘过,一到晚上,大家都围在一起偷偷吐槽。

这些搞艺术的大学生,哪里被一群外行这么指摘过,一到晚上,大家都围在一起偷偷吐槽。

几天下来算是深深体会到了,一个字:虐;两个字:心累;三个字:好想哭~

几天下来算是深深体会到了,一个字:虐;两个字:心累;三个字:好想哭~

村民们可不懂具体什么是艺术,“画普通的花草还不会?底下一个小河,里头流点小鱼,不就这样着吗?”村民田大妈强烈表示她的不满。

村民们可不懂具体什么是艺术,“画普通的花草还不会?底下一个小河,里头流点小鱼,不就这样着吗?”村民田大妈强烈表示她的不满。

村民们更宁愿要一些简简单单,接近生活的画作。

村民们更宁愿要一些简简单单,接近生活的画作。

但学生们并不见得十分愉快。搞创作的人都多少有点个性和想法,谁也不希望在创作的时候,被别人的议论打断或者改变想法。

但学生们并不见得十分愉快。搞创作的人都多少有点个性和想法,谁也不希望在创作的时候,被别人的议论打断或者改变想法。

起初学生们都采取不理睬的态度,但时间长了,听到的抱怨多了,心里也开始不舒服起来,一来二去,分歧变得越来越大。但是他们最终决定还是要听取部分意见。

起初学生们都采取不理睬的态度,但时间长了,听到的抱怨多了,心里也开始不舒服起来,一来二去,分歧变得越来越大。但是他们最终决定还是要听取部分意见。

一位王同学在牛大妈家的墙上根据《山海经》创作了一幅海神画,村里人都指指点点,王同学大笔一挥,写下八个大字:“海神出海 万事大吉”,便没人敢质疑了。

一位王同学在牛大妈家的墙上根据《山海经》创作了一幅海神画,村里人都指指点点,王同学大笔一挥,写下八个大字:“海神出海 万事大吉”,便没人敢质疑了。

那位画八戒的同学,就真的给添上了师父、猴哥、耙子,还附送了一枚沙师弟!

那位画八戒的同学,就真的给添上了师父、猴哥、耙子,还附送了一枚沙师弟!

这幅《鸡毛信》的主角不是王二小,而是村子南边的杨二小,也是个放羊娃,和村里人不怎么来往的老杨家,因为这幅画一下子成了村里的红人,和乡亲的关系都亲近了起来。

这幅《鸡毛信》的主角不是王二小,而是村子南边的杨二小,也是个放羊娃,和村里人不怎么来往的老杨家,因为这幅画一下子成了村里的红人,和乡亲的关系都亲近了起来。

更神奇的当数下面这幅“百元大钞”。这里原本是垃圾场,垃圾随意丢,没人清理。吴教授机智地画上百元大钞,谁会和钱过不去呢?从那之后村民们也不再乱扔垃圾了。

更神奇的当数下面这幅“百元大钞”。这里原本是垃圾场,垃圾随意丢,没人清理。吴教授机智地画上百元大钞,谁会和钱过不去呢?从那之后村民们也不再乱扔垃圾了。

经过了一番相爱相杀,慢慢地,大水峪村开始发生变化,首先是学生们和村民的关系,之前难搞定的大爷大妈们,渐渐开始把这些孩子当成自家人。

经过了一番相爱相杀,慢慢地,大水峪村开始发生变化,首先是学生们和村民的关系,之前难搞定的大爷大妈们,渐渐开始把这些孩子当成自家人。

看到孩子们晚上也在赶工,下雨也继续作画,在脚手架上一画就是好几个小时。田大妈、张大妈、李大妈都来了,拿自己家的厚外套给学生们披上,夜里还升起篝火给他们烤红薯吃。

看到孩子们晚上也在赶工,下雨也继续作画,在脚手架上一画就是好几个小时。田大妈、张大妈、李大妈都来了,拿自己家的厚外套给学生们披上,夜里还升起篝火给他们烤红薯吃。

壁画完成后带旺村里人气,村里游乐气氛越来愈好,但变化最大的,还是村民自己。

壁画完成后带旺村里人气,村里游乐气氛越来愈好,但变化最大的,还是村民自己。

靠壁画村出名后,村里干部再和村民商量统一物价菜价的事,这回没一个人反对了,大家都想着,可不能给这些大学生抹了黑。

靠壁画村出名后,村里干部再和村民商量统一物价菜价的事,这回没一个人反对了,大家都想着,可不能给这些大学生抹了黑。

央美吴啸海教授说:这些壁画就像开了一扇更明亮的窗户,在大水峪每家墙面上,也开在人心里。

央美吴啸海教授说:这些壁画就像开了一扇更明亮的窗户,在大水峪每家墙面上,也开在人心里。

来源:公众号“益美传媒”,ID:YeeMedia。

来源:公众号“益美传媒”,ID:YeeMedia。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大学生跑到农村画画 让"宰客村"变打卡圣地

大学生跑到农村画画 让"宰客村"变打卡圣地其余图片:
1 2 3 4 5 6 7 8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