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裸辞造小人国 超逼真央视都为他打call_网易家居图库

乍一看,这里好像是我们的小学,黑板上还留着老师没写完的笔记。

乍一看,这里好像是我们的小学,黑板上还留着老师没写完的笔记。

不整齐的课桌里,塞满了书和小零食。

不整齐的课桌里,塞满了书和小零食。

一只大猫突然窜了进来,才发现原来这是个袖珍模型。

一只大猫突然窜了进来,才发现原来这是个袖珍模型。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居然有这样的模型?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居然有这样的模型?

和大家的童年记忆一模一样有没有!

和大家的童年记忆一模一样有没有!

西树是个70后,在经济危机的时候裸辞。在家人担忧的眼神里,晃荡了一整年。

西树是个70后,在经济危机的时候裸辞。在家人担忧的眼神里,晃荡了一整年。

2008年的春天,游荡了一年的西树,遇到了此生的挚爱——袖珍艺术。

2008年的春天,游荡了一年的西树,遇到了此生的挚爱——袖珍艺术。

被缩小了N倍的小店上,在青青的草地上,阳光斜照进去,为里面的小物件都撒上了一层暖色。

被缩小了N倍的小店上,在青青的草地上,阳光斜照进去,为里面的小物件都撒上了一层暖色。

“我感觉,自己变大了。”这种神奇的错觉一下就击中了西树的心。

“我感觉,自己变大了。”这种神奇的错觉一下就击中了西树的心。

没多久,他就决定开始尝试自己做这些小玩意。

没多久,他就决定开始尝试自己做这些小玩意。

没有材料,就捡些装修剩下的边角料、软陶、铁片。没有工具,就旧菜刀、美工刀、妈妈的大剪刀来一套。

没有材料,就捡些装修剩下的边角料、软陶、铁片。没有工具,就旧菜刀、美工刀、妈妈的大剪刀来一套。

边看别人的图,边学着做。

边看别人的图,边学着做。

用刀小心的把小木片劈成薄的和细的,用镊子和胶水,轻轻的把它们组合起来。

用刀小心的把小木片劈成薄的和细的,用镊子和胶水,轻轻的把它们组合起来。

这种细致的组合是最费时的,经常一做就是一整天。

这种细致的组合是最费时的,经常一做就是一整天。

这种毫无头绪的创作也是最费脑的,胶水粘的不好看,菜刀有点钝,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做出像图片上一样的效果呢,没人告诉他。

这种毫无头绪的创作也是最费脑的,胶水粘的不好看,菜刀有点钝,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做出像图片上一样的效果呢,没人告诉他。

虽然总会想到脑壳儿疼,但每当有一点点进步,那种满满的成就感,就足以扫去所有的疲惫。

虽然总会想到脑壳儿疼,但每当有一点点进步,那种满满的成就感,就足以扫去所有的疲惫。

爸妈看了急:儿子做的东西,能养活自己么?朋友也劝:现在形势不好,还是找个正经工作吧。

爸妈看了急:儿子做的东西,能养活自己么?朋友也劝:现在形势不好,还是找个正经工作吧。

他硬着头皮说了句让大家哭笑不得的话:“我这辈子可能哪一天突然就死了,我就想做自己喜欢的事。”

他硬着头皮说了句让大家哭笑不得的话:“我这辈子可能哪一天突然就死了,我就想做自己喜欢的事。”

他在做袖珍的同时,和朋友开起了微花店。

他在做袖珍的同时,和朋友开起了微花店。

把自己的袖珍模型,和迷你多肉放在小小的阳台上,一起拍照售卖。

把自己的袖珍模型,和迷你多肉放在小小的阳台上,一起拍照售卖。

他又学着做蛋糕、曲奇,开了个烘焙店。作品比较稳定后,在淘宝上也能接到些订单。

他又学着做蛋糕、曲奇,开了个烘焙店。作品比较稳定后,在淘宝上也能接到些订单。

一个人,一堆工具,一个房间,三只流浪猫,西树的世界里,拥有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一个人,一堆工具,一个房间,三只流浪猫,西树的世界里,拥有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他的技术越来越精湛,已经可以从一个单品,变成一个完整的空间作品。而他发在微博上的照片,也吸引了一波又一波人。

他的技术越来越精湛,已经可以从一个单品,变成一个完整的空间作品。而他发在微博上的照片,也吸引了一波又一波人。

粉丝的数量一点点增加,名气一点点变大,接采访、上电视、办展览、出书,连央视都来找他拍记录片,西树终于让自己的热爱,变成了可以维持生活的事业。

粉丝的数量一点点增加,名气一点点变大,接采访、上电视、办展览、出书,连央视都来找他拍记录片,西树终于让自己的热爱,变成了可以维持生活的事业。

2015年,在接到上海展览邀请后,西树去成都逛了逛找灵感,和朋友从一条老街走到另一条弄堂,回来便琢磨起了《老巷旧梦》。

2015年,在接到上海展览邀请后,西树去成都逛了逛找灵感,和朋友从一条老街走到另一条弄堂,回来便琢磨起了《老巷旧梦》。

《老巷旧梦》的灵感里,不只有这个城市,还有朦胧的梦境。

《老巷旧梦》的灵感里,不只有这个城市,还有朦胧的梦境。

制作《老巷旧梦》前后花了半年的时间,与西树一起做的,还有他的两只流浪猫——莫愁和小鱼儿。

制作《老巷旧梦》前后花了半年的时间,与西树一起做的,还有他的两只流浪猫——莫愁和小鱼儿。

莫愁总喜欢没头没脑地倒在一旁酣睡,压住纸和笔,虽然伤脑筋,但看到它舒服的打着呼噜,西树也不忍心推它下去。

莫愁总喜欢没头没脑地倒在一旁酣睡,压住纸和笔,虽然伤脑筋,但看到它舒服的打着呼噜,西树也不忍心推它下去。

终于完成了一棵树,感觉像是进行了一场漫长的潜水。纸做菜苗,雕刻出来,用铁丝做植物的根茎,拿着镊子用点力气就可以插在土里了。

终于完成了一棵树,感觉像是进行了一场漫长的潜水。纸做菜苗,雕刻出来,用铁丝做植物的根茎,拿着镊子用点力气就可以插在土里了。

有时候,莫愁和小鱼儿也会来凑热闹,莫愁皮,喜欢到处蹭,朋友们看了心惊胆战,大喊——猫要把房子挤垮啦!

有时候,莫愁和小鱼儿也会来凑热闹,莫愁皮,喜欢到处蹭,朋友们看了心惊胆战,大喊——猫要把房子挤垮啦!

小鱼儿倒是乖巧,总以为西树在和它躲猫猫,每次都隔着屋巷和他对望,让人忍俊不禁。

小鱼儿倒是乖巧,总以为西树在和它躲猫猫,每次都隔着屋巷和他对望,让人忍俊不禁。

为了做出和现实的老房子一样的年代感,西树也会细心的制造出墙皮脱落的痕迹。

为了做出和现实的老房子一样的年代感,西树也会细心的制造出墙皮脱落的痕迹。

但做到后面,他才发现,瓦片根本不算事儿,做植物才是最费神的。他想要的半壁爬山虎,光是粘树叶就花了好几天。

但做到后面,他才发现,瓦片根本不算事儿,做植物才是最费神的。他想要的半壁爬山虎,光是粘树叶就花了好几天。

在展览的前一天晚上,西树和助手还在通宵布展。天亮时,他抓起落叶抛撒,长吁了一口气,感觉到了这半年最畅快的时刻。

在展览的前一天晚上,西树和助手还在通宵布展。天亮时,他抓起落叶抛撒,长吁了一口气,感觉到了这半年最畅快的时刻。

这件作品,不仅震惊了看展览的人,连微博上也炸了。

这件作品,不仅震惊了看展览的人,连微博上也炸了。

有人说,那种感觉很奇特,既熟悉又遥远,好像午夜梦回。

有人说,那种感觉很奇特,既熟悉又遥远,好像午夜梦回。

有爸爸妈妈带着女儿去看,感叹旧屋瓦片的细节,念起烧尽的蜂窝煤与过往的晨昏。还有人问,这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有爸爸妈妈带着女儿去看,感叹旧屋瓦片的细节,念起烧尽的蜂窝煤与过往的晨昏。还有人问,这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他还是那个沉浸在自己“小小生活”里的人,做出的作品,每一个都精致到让人移不开眼。而他的猫,也成了他最好的模特。

他还是那个沉浸在自己“小小生活”里的人,做出的作品,每一个都精致到让人移不开眼。而他的猫,也成了他最好的模特。

猫会出现在卧室里。

猫会出现在卧室里。

猫也可能会出现在精心布置好的聚会上。

猫也可能会出现在精心布置好的聚会上。

它会穿过巷弄盯着你。

它会穿过巷弄盯着你。

会撒泼耍赖到,连戏台都不放过。

会撒泼耍赖到,连戏台都不放过。

瞅你咋的~

瞅你咋的~

它们是西树最忠实的粉丝,也因为它们的加入,让这些作品,有了独一无二的魅力和生命力。

它们是西树最忠实的粉丝,也因为它们的加入,让这些作品,有了独一无二的魅力和生命力。

说起袖珍的时候,西树的眼睛会发光。

说起袖珍的时候,西树的眼睛会发光。

其实,西树也是经历了无数的“无聊”、“质疑”、“被否定”,才有了现在的自由啊。

其实,西树也是经历了无数的“无聊”、“质疑”、“被否定”,才有了现在的自由啊。

来源:公众号“一人一城”,ID:yirenyicheng01。

来源:公众号“一人一城”,ID:yirenyicheng01。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大叔裸辞造小人国 超逼真央视都为他打call

大叔裸辞造小人国 超逼真央视都为他打call其余图片:
1 2 3 4 5 6 7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