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夫妇隐居深山40年 把家变画廊和工作室_网易家居图库

在日本著名的湘南海岸边,有一个叫“叶山”的小镇。100年前昭和天皇在此兴建夏日避暑别墅后,小镇瞬间名声大噪。40年前,艺术家夫妇真砂秀朗先生和妻子三千代,带着刚出生的儿子,从东京移居叶山。

在日本著名的湘南海岸边,有一个叫“叶山”的小镇。100年前昭和天皇在此兴建夏日避暑别墅后,小镇瞬间名声大噪。40年前,艺术家夫妇真砂秀朗先生和妻子三千代,带着刚出生的儿子,从东京移居叶山。

他们在小镇就地取材,先生创立了自己的音乐厂牌,将这片美妙的自然风景写进乐谱里;太太三千代作为服饰艺术家,钻研用当地植物,做手工染织布设计服装。此外他们组织举办叶山艺术节、音乐节,给年轻艺术家提供驻地创作的机会。

他们在小镇就地取材,先生创立了自己的音乐厂牌,将这片美妙的自然风景写进乐谱里;太太三千代作为服饰艺术家,钻研用当地植物,做手工染织布设计服装。此外他们组织举办叶山艺术节、音乐节,给年轻艺术家提供驻地创作的机会。

最近,年近70岁的真砂先生重新设计了自己住了30年的家,把普通的两层小楼改造成集画廊、工作室、住宅于一体的空间,并取名“明风”。

最近,年近70岁的真砂先生重新设计了自己住了30年的家,把普通的两层小楼改造成集画廊、工作室、住宅于一体的空间,并取名“明风”。

“40年过去,我们的日常生活慢慢成了各自艺术创作的一部分,而这种体验我们希望能传递给更多人,所谓生活,也是一种设计,不是自己亲手规划,生活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40年过去,我们的日常生活慢慢成了各自艺术创作的一部分,而这种体验我们希望能传递给更多人,所谓生活,也是一种设计,不是自己亲手规划,生活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我们搬来叶山生活,有40年了。因为昭和天皇的度假别墅在这附近,所以从100多年前开始,这里就形成一种度假文化,但因为住在这儿的普通人也不少,所以这种度假文化与日常生活非常巧妙地混合在了一起。

我们搬来叶山生活,有40年了。因为昭和天皇的度假别墅在这附近,所以从100多年前开始,这里就形成一种度假文化,但因为住在这儿的普通人也不少,所以这种度假文化与日常生活非常巧妙地混合在了一起。

刚来叶山的时候,是一种旅行的心情,40年前,完全是原始风光,很像巴厘岛,靠山背海,别墅群被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包围,虽说地理位置上距离东京才一个小时的车程,但心里感觉是去到了很远的地方。

刚来叶山的时候,是一种旅行的心情,40年前,完全是原始风光,很像巴厘岛,靠山背海,别墅群被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包围,虽说地理位置上距离东京才一个小时的车程,但心里感觉是去到了很远的地方。

我们住的这栋房子,是流水别墅的建筑师法兰克·洛伊·莱特的徒弟,日本建筑师远藤新所设计的,有80年的历史了。这次改造最大的目的,是将这栋80年老建筑中的精髓保留,并加入时代的新鲜感,把画廊引入家中。

我们住的这栋房子,是流水别墅的建筑师法兰克·洛伊·莱特的徒弟,日本建筑师远藤新所设计的,有80年的历史了。这次改造最大的目的,是将这栋80年老建筑中的精髓保留,并加入时代的新鲜感,把画廊引入家中。

改造施工的两个半月时间里,我们暂住在朋友的海边别墅,那是一个纯白的空间,眼前只有一片海无限延伸,在那环境中,整个人好像都归零了,开始重新思考究竟生活中真正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改造施工的两个半月时间里,我们暂住在朋友的海边别墅,那是一个纯白的空间,眼前只有一片海无限延伸,在那环境中,整个人好像都归零了,开始重新思考究竟生活中真正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这栋两层楼的建筑,原本一楼是客厅和餐厅,二楼是起居室。现在一楼统统变成了我和三千代两人的工作及展示厅。

这栋两层楼的建筑,原本一楼是客厅和餐厅,二楼是起居室。现在一楼统统变成了我和三千代两人的工作及展示厅。

从玄关进去,正中间的房间,是我为三千代特别设计的,属于她的展示空间。

从玄关进去,正中间的房间,是我为三千代特别设计的,属于她的展示空间。

她是一位服装设计师,现在展出的最新一季的设计,那客人可以在这边试装、对设计进行探讨。

她是一位服装设计师,现在展出的最新一季的设计,那客人可以在这边试装、对设计进行探讨。

左边的这一个大空间原本是客厅,现在作为我的工作室,一般画大幅作品的时候我会在这里。

左边的这一个大空间原本是客厅,现在作为我的工作室,一般画大幅作品的时候我会在这里。

右边还有个小画廊,用来展示我的绘画作品。

右边还有个小画廊,用来展示我的绘画作品。

这两三年里,我和妻子都喜欢上中国茶,所以在设计家的时候,各个空间都做了一张茶席,保证随时有地方可以坐下来喝茶。

这两三年里,我和妻子都喜欢上中国茶,所以在设计家的时候,各个空间都做了一张茶席,保证随时有地方可以坐下来喝茶。

中国茶之所以吸引我们是因为东方文化中的文人气息,就像山水画中那样,有茶和花,生活慢慢地也变成了艺术的一部分。

中国茶之所以吸引我们是因为东方文化中的文人气息,就像山水画中那样,有茶和花,生活慢慢地也变成了艺术的一部分。

厨房是改变最大的的地方,用了最新的建筑材料做基础设施,包括地板、墙面。毕竟80年前的设计,灶台还都是用土砖堆砌、烧柴生火煮饭的,已经不符合现代人的生活。

厨房是改变最大的的地方,用了最新的建筑材料做基础设施,包括地板、墙面。毕竟80年前的设计,灶台还都是用土砖堆砌、烧柴生火煮饭的,已经不符合现代人的生活。

这次家里所有的室内设计都是我来设计,家具也是自己画完了图纸,找工匠职人来实现。我还给这个空间取了名字叫“明风”,“明”由汉字日与月组成,代表一种时间的组成,“风代”表一种新鲜感吧,希望这个家一直都有新风吹进。

这次家里所有的室内设计都是我来设计,家具也是自己画完了图纸,找工匠职人来实现。我还给这个空间取了名字叫“明风”,“明”由汉字日与月组成,代表一种时间的组成,“风代”表一种新鲜感吧,希望这个家一直都有新风吹进。

我大学是在东京艺术大学念的设计,在我自己的摸索中,所谓设计就是创造出具体的看得见的东西。以此来唤起人们心中某些抽象的感知,可能是通过音乐,可能是通过绘画。我会有很多表现手段。70年代,还在读大学的我,也是听着欧美流行音乐,当时的日本流行文化都学美国,时间久了,我对这股风潮是有疑问的。于是我决定到印度去看看人类文明的起源,在那里我接触到了印度横笛,后来又在美洲印第安的古村落遇到了竖笛,这些古老乐器所发出的悠远之声,给了我很大创作上的灵感。

我大学是在东京艺术大学念的设计,在我自己的摸索中,所谓设计就是创造出具体的看得见的东西。以此来唤起人们心中某些抽象的感知,可能是通过音乐,可能是通过绘画。我会有很多表现手段。70年代,还在读大学的我,也是听着欧美流行音乐,当时的日本流行文化都学美国,时间久了,我对这股风潮是有疑问的。于是我决定到印度去看看人类文明的起源,在那里我接触到了印度横笛,后来又在美洲印第安的古村落遇到了竖笛,这些古老乐器所发出的悠远之声,给了我很大创作上的灵感。

在结束了一段自我寻找之旅回到东京后,我遇到了妻子三千代,当时我们都在东京最时髦的南青山工作,她是时装设计师比我大几岁,我是平面设计师。大家住在同一栋公寓楼里,相识相恋。结婚后没多久,因为有了孩子,我们夫妻俩就决定都辞掉工作,带着肚子里的宝宝去环游世界。

在结束了一段自我寻找之旅回到东京后,我遇到了妻子三千代,当时我们都在东京最时髦的南青山工作,她是时装设计师比我大几岁,我是平面设计师。大家住在同一栋公寓楼里,相识相恋。结婚后没多久,因为有了孩子,我们夫妻俩就决定都辞掉工作,带着肚子里的宝宝去环游世界。

孩子出生后,我们全家在巴厘岛住了好几个月。如果说去印度是为了寻找自我,在巴厘岛,我和三千代找到生活的真谛。所谓衣食住,是必须和自然融为一体的。艺术创作、日常生活、农野劳作,我突然意识到这三者是不可分割的。来到叶山后,我就有开始农作。

孩子出生后,我们全家在巴厘岛住了好几个月。如果说去印度是为了寻找自我,在巴厘岛,我和三千代找到生活的真谛。所谓衣食住,是必须和自然融为一体的。艺术创作、日常生活、农野劳作,我突然意识到这三者是不可分割的。来到叶山后,我就有开始农作。

距离家车程10分钟的一片山谷,我在那儿租了五块小梯田,已经种稻谷有20年了。使用冬季淹水不耕起农法。简单来说就是到了冬季,不耕作而是在田里蓄满水,一直到春天开始播撒种子。

距离家车程10分钟的一片山谷,我在那儿租了五块小梯田,已经种稻谷有20年了。使用冬季淹水不耕起农法。简单来说就是到了冬季,不耕作而是在田里蓄满水,一直到春天开始播撒种子。

用这种务农法,不用耕种、不放农药、不施肥料。只是铁铲、铁锹、镰刀等简单工具就能搞定。我们家里这20年从没有买过稻谷类的粮食、全都是我自己种植,像种我们一年两人份稻谷的量,真的就和做庭院工作一样轻松。

用这种务农法,不用耕种、不放农药、不施肥料。只是铁铲、铁锹、镰刀等简单工具就能搞定。我们家里这20年从没有买过稻谷类的粮食、全都是我自己种植,像种我们一年两人份稻谷的量,真的就和做庭院工作一样轻松。

我有很多个身份,画画、也做音乐。之前2005年日本爱知县世博会,政府建造了一个地球村,那里面所有的视觉就都是我设计的。

我有很多个身份,画画、也做音乐。之前2005年日本爱知县世博会,政府建造了一个地球村,那里面所有的视觉就都是我设计的。

这次为了“明风”的开幕,我还特地创作了一组新作品,名为“门”,心中对于未知世界的探索大门,一直都在那儿。

这次为了“明风”的开幕,我还特地创作了一组新作品,名为“门”,心中对于未知世界的探索大门,一直都在那儿。

还有之前为儿童做过一套绘本,被英国图书杂志评为“全球最具代表性的儿童读物之一”。以彩虹为主题,从孩子的视觉出发,通过颜色、形状去更好的了解这个世界。这套书籍在90年代出版,最近有听到说,小时候看这套书绘本的小孩,现在已经做妈妈了,开始给自己的孩子看这套书,感觉自己的设计得到了生命的传递。

还有之前为儿童做过一套绘本,被英国图书杂志评为“全球最具代表性的儿童读物之一”。以彩虹为主题,从孩子的视觉出发,通过颜色、形状去更好的了解这个世界。这套书籍在90年代出版,最近有听到说,小时候看这套书绘本的小孩,现在已经做妈妈了,开始给自己的孩子看这套书,感觉自己的设计得到了生命的传递。

音乐的话,至今也出过15张专辑以上,所以我也很难定义自己,究竟是做什么的。

音乐的话,至今也出过15张专辑以上,所以我也很难定义自己,究竟是做什么的。

对我来说,生活也是一种设计。

对我来说,生活也是一种设计。

我和三千代,是灵魂伴侣。今年刚好是我们结婚40周年。作为共同都是创作者,日常的生活一直都是我们创作的源泉,两个人在一起互相刺激互相扶持,一路走了40年。

我和三千代,是灵魂伴侣。今年刚好是我们结婚40周年。作为共同都是创作者,日常的生活一直都是我们创作的源泉,两个人在一起互相刺激互相扶持,一路走了40年。

三千代是只做女装的,但我有音乐演出、或者上舞台表演的时候,她都会帮我准备服装,与其说我穿着她设计的衣服,应该是因为她的设计,我的演出才变得更加精彩,非常喜欢她的品味。

三千代是只做女装的,但我有音乐演出、或者上舞台表演的时候,她都会帮我准备服装,与其说我穿着她设计的衣服,应该是因为她的设计,我的演出才变得更加精彩,非常喜欢她的品味。

有一位我一直合作的钢琴演奏家黄永灿先生。最初介绍我们认识的就是三千代,我们第一张专辑的监制也是三千代。

有一位我一直合作的钢琴演奏家黄永灿先生。最初介绍我们认识的就是三千代,我们第一张专辑的监制也是三千代。

我们俩,既是对方最初的欣赏者,也是对方的批判者,是爱人、是家人、也是朋友,可以说相处模式非常的多元。

我们俩,既是对方最初的欣赏者,也是对方的批判者,是爱人、是家人、也是朋友,可以说相处模式非常的多元。

从年龄上说,我们都步入老年了,但我们俩的创作状态和30岁的年轻人没什么区别,甚至比他们还年轻。虽然人总有一天会终结,但创作是永恒的,直到死为止,我们俩都愿意为此付出所有。

从年龄上说,我们都步入老年了,但我们俩的创作状态和30岁的年轻人没什么区别,甚至比他们还年轻。虽然人总有一天会终结,但创作是永恒的,直到死为止,我们俩都愿意为此付出所有。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日本夫妇隐居深山40年 把家变画廊和工作室

日本夫妇隐居深山40年 把家变画廊和工作室其余图片:
1 2 3 4 5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