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在云南建2000平庄园 用了76万块砖_网易家居图库

云南保山的潞江坝,高黎贡山挡住了印度洋过来的暖湿气流,这里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咖啡产区。2014年开始,北京建筑师华黎用4年,把这里的一块荒废院子,改造成了一座咖啡庄园。有咖啡储存、加工空间,咖啡厅,及正在筹备中的咖啡博物馆。

云南保山的潞江坝,高黎贡山挡住了印度洋过来的暖湿气流,这里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咖啡产区。2014年开始,北京建筑师华黎用4年,把这里的一块荒废院子,改造成了一座咖啡庄园。有咖啡储存、加工空间,咖啡厅,及正在筹备中的咖啡博物馆。

整个建筑用76万块砖打造,面积2000㎡,柱廊、拱券贯穿,细节精巧,气质古典。身处其中,还望得见远处壮阔的怒江峡谷。

整个建筑用76万块砖打造,面积2000㎡,柱廊、拱券贯穿,细节精巧,气质古典。身处其中,还望得见远处壮阔的怒江峡谷。

真没想到在云南小村里,还有这样一座宁静雅致的现代建筑,而且与当地完美相融。虽然落成半年后,还没有完全投入使用,已经常有周围城镇的人们特意驱车前来,看一看建筑,喝一喝咖啡。

真没想到在云南小村里,还有这样一座宁静雅致的现代建筑,而且与当地完美相融。虽然落成半年后,还没有完全投入使用,已经常有周围城镇的人们特意驱车前来,看一看建筑,喝一喝咖啡。

2010年,建筑师华黎在云南腾冲建成了一座造纸博物馆,因此常到云南,通过朋友认识了谢先生。

2010年,建筑师华黎在云南腾冲建成了一座造纸博物馆,因此常到云南,通过朋友认识了谢先生。

谢先生在云南保山的潞江坝种着近一千亩的小粒咖啡林,在高黎贡山脚下的坝湾村,他买下了村中心一块地,想做一组房子来储存、加工制作咖啡豆,还有一个展示当地咖啡文化的博物馆。

谢先生在云南保山的潞江坝种着近一千亩的小粒咖啡林,在高黎贡山脚下的坝湾村,他买下了村中心一块地,想做一组房子来储存、加工制作咖啡豆,还有一个展示当地咖啡文化的博物馆。

地位于整个村的高处,开车进去要沿缓坡先在村中心兜上一圈,途经一个小学、一个中学,很热闹。抵达后,整块台地地势向着西北方向跌落,俯瞰怒江峡谷,视野所及都是连绵的青山。

地位于整个村的高处,开车进去要沿缓坡先在村中心兜上一圈,途经一个小学、一个中学,很热闹。抵达后,整块台地地势向着西北方向跌落,俯瞰怒江峡谷,视野所及都是连绵的青山。

回廊后可见废弃电影院的外墙。

回廊后可见废弃电影院的外墙。

废弃的电影院内部。咖啡庄园的地是以前乡政府的办公地,乡政府迁出去后,8000多平方的地上散落着一圈曾经的办公楼、房舍,还有一座两层高的电影院。

废弃的电影院内部。咖啡庄园的地是以前乡政府的办公地,乡政府迁出去后,8000多平方的地上散落着一圈曾经的办公楼、房舍,还有一座两层高的电影院。

电影院前的一棵250年树龄的老榕树,是这里的“镇院之宝”。

电影院前的一棵250年树龄的老榕树,是这里的“镇院之宝”。

2014年的6月份,华黎第一次来,便被这块地本身吸引了,“这儿有着强烈的历史感,十分宁静,尤其这个八十年代的老影院甚至有穿越感,气场很强大,很吸引我。”

2014年的6月份,华黎第一次来,便被这块地本身吸引了,“这儿有着强烈的历史感,十分宁静,尤其这个八十年代的老影院甚至有穿越感,气场很强大,很吸引我。”

四年后,华黎在电影院的一侧并排修建起两栋新建筑,一共1800多个平方。

四年后,华黎在电影院的一侧并排修建起两栋新建筑,一共1800多个平方。

一栋红砖砌筑的两层咖啡厅,另一栋有三层高,外观上看由灰砖包裹,是咖啡的加工厂和储藏间。

一栋红砖砌筑的两层咖啡厅,另一栋有三层高,外观上看由灰砖包裹,是咖啡的加工厂和储藏间。

从下沉庭院进回廊,从回廊进红砖砌筑的咖啡厅。咖啡厅紧挨着的就是咖啡庄园的主体建筑。

从下沉庭院进回廊,从回廊进红砖砌筑的咖啡厅。咖啡厅紧挨着的就是咖啡庄园的主体建筑。

主体建筑三层高:一层是咖啡豆的储藏空间。储藏需要恒温恒湿的物理环境,红砖砌筑出十字拱的结构, 阴影之下甚至有些幽暗,像酒窖一般。这儿地面比户外的中心庭院地面低一大截,更像一个地下室的空间,厚重的柱子密集地扎入地里。

主体建筑三层高:一层是咖啡豆的储藏空间。储藏需要恒温恒湿的物理环境,红砖砌筑出十字拱的结构, 阴影之下甚至有些幽暗,像酒窖一般。这儿地面比户外的中心庭院地面低一大截,更像一个地下室的空间,厚重的柱子密集地扎入地里。

二层是咖啡豆的加工制作的车间。考虑加工设备器械的体积大,华黎用连续的多个平行单向拱串联出一个开阔的、没有柱子的大空间。

二层是咖啡豆的加工制作的车间。考虑加工设备器械的体积大,华黎用连续的多个平行单向拱串联出一个开阔的、没有柱子的大空间。

外面围绕了一圈环廊,南北走向的拱结构从室内延伸到环廊,视觉上看,把南边庭院里的景致和北边是峡谷的风景联系起来。

外面围绕了一圈环廊,南北走向的拱结构从室内延伸到环廊,视觉上看,把南边庭院里的景致和北边是峡谷的风景联系起来。

三层安置了几间客房,给业主谢先生来这儿玩的亲友住。

三层安置了几间客房,给业主谢先生来这儿玩的亲友住。

楼层越高,看峡谷的视野越好,建筑本身也从砖砌体脱胎换骨成了混凝土的结构,多了更多的开窗和更大面积的玻璃,从形体上也变得透明、轻快起来。

楼层越高,看峡谷的视野越好,建筑本身也从砖砌体脱胎换骨成了混凝土的结构,多了更多的开窗和更大面积的玻璃,从形体上也变得透明、轻快起来。

二层和三层之间,华黎设计了一个单跑楼梯,有很强的方向指引性。

二层和三层之间,华黎设计了一个单跑楼梯,有很强的方向指引性。

二层往三层走,人朝着中心庭院,透过拱形的窗洞,眼里是郁郁葱葱的庭院树荫;

二层往三层走,人朝着中心庭院,透过拱形的窗洞,眼里是郁郁葱葱的庭院树荫;

到达三层的楼面,转过身来,视野面向的是怒江峡谷。楼梯一侧的公共休息间用了透明的玻璃房围合,连同露台一起,框出开阔的视野。玻璃上映出了一重镜像的景色,更显得有趣。

到达三层的楼面,转过身来,视野面向的是怒江峡谷。楼梯一侧的公共休息间用了透明的玻璃房围合,连同露台一起,框出开阔的视野。玻璃上映出了一重镜像的景色,更显得有趣。

整个建筑从下到上,从一层到三层呈现出一种从重到轻、从厚重到透明的转变,在华黎眼中,这是一个从大地向天空逐渐过度的过程,和咖啡是一样的性质:“咖啡是生长在土里面,这个建筑也是从土里面生长出来。”

整个建筑从下到上,从一层到三层呈现出一种从重到轻、从厚重到透明的转变,在华黎眼中,这是一个从大地向天空逐渐过度的过程,和咖啡是一样的性质:“咖啡是生长在土里面,这个建筑也是从土里面生长出来。”

进入咖啡庄园后,从庭院到回廊,又进入主体建筑看远处风景而豁然开朗,给人从收到放、先抑后扬的体验。一组混凝土的回廊把老电影院和两栋新建筑串联起来,在整片地上围合出三个庭院,大小不一,高低不同。

进入咖啡庄园后,从庭院到回廊,又进入主体建筑看远处风景而豁然开朗,给人从收到放、先抑后扬的体验。一组混凝土的回廊把老电影院和两栋新建筑串联起来,在整片地上围合出三个庭院,大小不一,高低不同。

第一个庭院在整块地的最中心,也最大,是场地上的老办公楼、新建筑和回廊一起围出来的。人们从外面熙攘的街道走进来,一下子安静和放松下来;

第一个庭院在整块地的最中心,也最大,是场地上的老办公楼、新建筑和回廊一起围出来的。人们从外面熙攘的街道走进来,一下子安静和放松下来;

第二个是大树庭院,在中心庭院的西边,回廊围绕着250年的大榕树。院子以这棵树为中心,回廊的每个洞口都能自由地穿行。

第二个是大树庭院,在中心庭院的西边,回廊围绕着250年的大榕树。院子以这棵树为中心,回廊的每个洞口都能自由地穿行。

第三个庭院,紧挨着大树庭院,利用地形做出了两层高的院子,沿着楼梯往下走,到达这个“下沉庭院”。院子串连着旁边的咖啡厅,承担起这块地上的交通枢纽角色。

第三个庭院,紧挨着大树庭院,利用地形做出了两层高的院子,沿着楼梯往下走,到达这个“下沉庭院”。院子串连着旁边的咖啡厅,承担起这块地上的交通枢纽角色。

华黎喜欢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的诗歌《庭院》,诗歌里写道:庭院被天空浸润。庭院是一道斜坡,是天空流入屋舍的通道。下沉庭院强调的便是和天的关系,“这是一个向天空致敬的庭院”。

华黎喜欢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的诗歌《庭院》,诗歌里写道:庭院被天空浸润。庭院是一道斜坡,是天空流入屋舍的通道。下沉庭院强调的便是和天的关系,“这是一个向天空致敬的庭院”。

在这里,人对空间的感觉是竖向的,身处其中,不自觉地会抬头看,先看到围合庭院的裸露混凝土,往上是电影院的灰砖墙面和小拱券窗,然后是云南清澈的天空。

在这里,人对空间的感觉是竖向的,身处其中,不自觉地会抬头看,先看到围合庭院的裸露混凝土,往上是电影院的灰砖墙面和小拱券窗,然后是云南清澈的天空。

夕阳下,老电影院的墙面上闪烁着斑驳的树影,散发出肃穆的气质。华黎下一步的计划是把它改造为咖啡博物馆,曾经的礼堂功能也会被保留下来。

夕阳下,老电影院的墙面上闪烁着斑驳的树影,散发出肃穆的气质。华黎下一步的计划是把它改造为咖啡博物馆,曾经的礼堂功能也会被保留下来。

整个咖啡庄园的两栋新建筑一共用了76万块砖,红砖有40多万块,灰砖有30多万块。在咖啡庄园的建造上选择砖,华黎的考量也是来源于这片地给自己的直接感受:“这场地跟当下我们的生活有一点脱离,老的电影院自身就带着怀旧气质,而且它本身也是灰砖砌筑的。

整个咖啡庄园的两栋新建筑一共用了76万块砖,红砖有40多万块,灰砖有30多万块。在咖啡庄园的建造上选择砖,华黎的考量也是来源于这片地给自己的直接感受:“这场地跟当下我们的生活有一点脱离,老的电影院自身就带着怀旧气质,而且它本身也是灰砖砌筑的。

砖具有泥土的质感和手工感,我们手掌就可以比划出它的大小。砖这个材料如果用在这里,造出的新房子可以和这个场地原有的宁静气质很契合。”而砖要变成结构,最古老最自然的方式就是先成为拱,贯穿整栋建筑的“砖拱”结构由此而来。

砖具有泥土的质感和手工感,我们手掌就可以比划出它的大小。砖这个材料如果用在这里,造出的新房子可以和这个场地原有的宁静气质很契合。”而砖要变成结构,最古老最自然的方式就是先成为拱,贯穿整栋建筑的“砖拱”结构由此而来。

建造初期,华黎有些担心:“拱的建造是这个项目最有挑战的地方。咖啡储藏的一层空间里满是十字拱的砌筑,十字拱在45度交线的地方需要砍砖。拱的交线往顶部走,每一皮砖需要砍去的角度也不一样的,没法用机器做精确的角度测量,完全要通过工人师傅的目测和手头功夫来控制。”

建造初期,华黎有些担心:“拱的建造是这个项目最有挑战的地方。咖啡储藏的一层空间里满是十字拱的砌筑,十字拱在45度交线的地方需要砍砖。拱的交线往顶部走,每一皮砖需要砍去的角度也不一样的,没法用机器做精确的角度测量,完全要通过工人师傅的目测和手头功夫来控制。”

“找来的老师傅都是五十岁以上的。先用木头做出模板,然后在模板上面进行砌筑,完成之后再拆掉木模板。需要有耐心去把它实现出来。”

“找来的老师傅都是五十岁以上的。先用木头做出模板,然后在模板上面进行砌筑,完成之后再拆掉木模板。需要有耐心去把它实现出来。”

在二层咖啡加工车间里的拱形窗洞上,华黎做了很细节的坚持:没有窗框,让玻璃和砖墙直接接触。

在二层咖啡加工车间里的拱形窗洞上,华黎做了很细节的坚持:没有窗框,让玻璃和砖墙直接接触。

华黎对地方文化和民间技艺有特殊的敏感和好奇,曾有建筑学者评价华黎“他的建筑常常使用一种混杂了地方工艺和外来要求的’中间技术’”,这一点在咖啡庄园里有着明显的体现。

华黎对地方文化和民间技艺有特殊的敏感和好奇,曾有建筑学者评价华黎“他的建筑常常使用一种混杂了地方工艺和外来要求的’中间技术’”,这一点在咖啡庄园里有着明显的体现。

建造所有的灰砖都来自当地砖窑,而红砖则来自保山附近的砖窑。

建造所有的灰砖都来自当地砖窑,而红砖则来自保山附近的砖窑。

对红砖和灰砖各自使用在哪,他也有精心的布局:老电影院是原有的灰砖,相连的两层咖啡厅用红砖,新的三层建筑在外廊用灰砖,从外观上看,呈现出灰到红再到另一种灰的色彩间隔;三层建筑的内部又再次使用了红砖,使室内的氛围温暖亲和。

对红砖和灰砖各自使用在哪,他也有精心的布局:老电影院是原有的灰砖,相连的两层咖啡厅用红砖,新的三层建筑在外廊用灰砖,从外观上看,呈现出灰到红再到另一种灰的色彩间隔;三层建筑的内部又再次使用了红砖,使室内的氛围温暖亲和。

户外庭院的裸露混凝土围廊,以更简约的形式恰到好处地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户外庭院的裸露混凝土围廊,以更简约的形式恰到好处地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咖啡庄园落成的时间还不久,业主谢先生也正在慢慢着手来使用咖啡仓储、加工车间。而房子建成以后,口碑相传,很多保山当地或者周边的人会特意驱车来这里看一看建筑,喝喝咖啡。

咖啡庄园落成的时间还不久,业主谢先生也正在慢慢着手来使用咖啡仓储、加工车间。而房子建成以后,口碑相传,很多保山当地或者周边的人会特意驱车来这里看一看建筑,喝喝咖啡。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建筑师在云南建2000平庄园 用了76万块砖

建筑师在云南建2000平庄园 用了76万块砖其余图片:
1 2 3 4 5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