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也能进的育婴室 儿童友好型城市太贴心_网易家居图库

在许多公共卫生间里,我们轻轻弯腰就能够得着的洗手盆,低龄的孩子却踮足了脚尖都够不着。如果没有家长把他们拎上去,那就只好在身上摩擦摩擦小手,带走一身细菌。儿童用的洗手盆比大人的要矮许多,但不是每个公共卫生间都有配备。

在许多公共卫生间里,我们轻轻弯腰就能够得着的洗手盆,低龄的孩子却踮足了脚尖都够不着。如果没有家长把他们拎上去,那就只好在身上摩擦摩擦小手,带走一身细菌。儿童用的洗手盆比大人的要矮许多,但不是每个公共卫生间都有配备。

在大庭广众之下,饿了的宝宝要喝口母乳,妈妈们都像在打游击。她们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厕所、储物室,甚至楼梯间,然后一边喂奶,一边警惕外边的动静。候车厅里简陋的哺乳区,相当没有安全感。

在大庭广众之下,饿了的宝宝要喝口母乳,妈妈们都像在打游击。她们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厕所、储物室,甚至楼梯间,然后一边喂奶,一边警惕外边的动静。候车厅里简陋的哺乳区,相当没有安全感。

社区里公开摆放的健身器材,可以让大人们尽情摇摆,但孩子常常会意外受伤。孩子们总喜欢把这些当成“大玩具”,并创造出一些容易受伤的玩法,卡住了自己。

社区里公开摆放的健身器材,可以让大人们尽情摇摆,但孩子常常会意外受伤。孩子们总喜欢把这些当成“大玩具”,并创造出一些容易受伤的玩法,卡住了自己。

这种存在于一二三四五六线城市,商场、超市甚至药店出门左拐,就能遇见的儿童娱乐设施,大多儿童都对它们没有抵抗力。

这种存在于一二三四五六线城市,商场、超市甚至药店出门左拐,就能遇见的儿童娱乐设施,大多儿童都对它们没有抵抗力。

诡异的是,再可爱的卡通人物,一旦被摇摇车附身,就像中了咒般的丑到变形。当你给它投喂了一枚硬币,它便顷刻如诈尸般跃起,亮瞎眼的七彩灯泡和辣耳朵的广场音乐,估计连版权方都不敢认领。

诡异的是,再可爱的卡通人物,一旦被摇摇车附身,就像中了咒般的丑到变形。当你给它投喂了一枚硬币,它便顷刻如诈尸般跃起,亮瞎眼的七彩灯泡和辣耳朵的广场音乐,估计连版权方都不敢认领。

而我们的孩子,在娘胎里听着巴赫莫扎特的胎教音乐,出生后却只能一边听着“爸爸的爸爸叫爷爷”,一边在摇摆中长大。

而我们的孩子,在娘胎里听着巴赫莫扎特的胎教音乐,出生后却只能一边听着“爸爸的爸爸叫爷爷”,一边在摇摆中长大。

儿童游乐场的波波池,成千上万个波波里,翻滚着一个又一个的孩子。然而巨量的波波,大多只经历过简单的喷洒消毒。残留的细菌,在波波池里自在生长,和孩子们亲密接触,猝不及防,就会玩出了手足口病。

儿童游乐场的波波池,成千上万个波波里,翻滚着一个又一个的孩子。然而巨量的波波,大多只经历过简单的喷洒消毒。残留的细菌,在波波池里自在生长,和孩子们亲密接触,猝不及防,就会玩出了手足口病。

在这种一夜就能建起的城堡里,孩子们可以自由的旋转,跳跃,哪怕闭着眼。反正怎么摔,都是Q弹的感觉。但是它充满气体的庞大身躯,偶尔会经不起狂风的考验。我们时不时会听到它的报道,结果总是触目惊心。

在这种一夜就能建起的城堡里,孩子们可以自由的旋转,跳跃,哪怕闭着眼。反正怎么摔,都是Q弹的感觉。但是它充满气体的庞大身躯,偶尔会经不起狂风的考验。我们时不时会听到它的报道,结果总是触目惊心。

护栏也是经常“吃小孩”的地方,孩子被卡的新闻屡见不鲜。

护栏也是经常“吃小孩”的地方,孩子被卡的新闻屡见不鲜。

一篇走红网络的小学生作文里,表示兴趣班太多,感到“人生受到了限制”。

一篇走红网络的小学生作文里,表示兴趣班太多,感到“人生受到了限制”。

“小心被坏人带去卖掉”,几乎每个小孩,都会被家长灌输这样的阴影。许多孩子们的活动半径,大一点的,就在自家小区,小一点的,就是离爸妈一根安全绳的距离。城市给人的不安全感,就是一种极度的不友好。

“小心被坏人带去卖掉”,几乎每个小孩,都会被家长灌输这样的阴影。许多孩子们的活动半径,大一点的,就在自家小区,小一点的,就是离爸妈一根安全绳的距离。城市给人的不安全感,就是一种极度的不友好。

看病一号难求,众多家长在北京儿童医院大厅排队。

看病一号难求,众多家长在北京儿童医院大厅排队。

每个去过日本的妈妈,都会被强大的母婴便利系统感动到哭。日本商场有快捷通道,可以直达母婴室。

每个去过日本的妈妈,都会被强大的母婴便利系统感动到哭。日本商场有快捷通道,可以直达母婴室。

在日本,法律规定只要有婴儿逗留,面积超过5000平米的场地,都要建立母婴室。妈妈在这里,可以关起门来喂奶,或用恒温热水机泡奶粉,还能顺手给宝宝称个重,甚至,爸爸也有允许进入的区域。

在日本,法律规定只要有婴儿逗留,面积超过5000平米的场地,都要建立母婴室。妈妈在这里,可以关起门来喂奶,或用恒温热水机泡奶粉,还能顺手给宝宝称个重,甚至,爸爸也有允许进入的区域。

2003年的土耳其儿童节,成千上万的孩子们涌进了伊斯坦布尔的MiniaTurk公园。在这里,134座拜占庭教堂、奥斯曼清真寺和罗马遗址都被缩小到原来的二十五分之一。这样孩子们就能身临其境地,去感受自己国家历史的伟大。

2003年的土耳其儿童节,成千上万的孩子们涌进了伊斯坦布尔的MiniaTurk公园。在这里,134座拜占庭教堂、奥斯曼清真寺和罗马遗址都被缩小到原来的二十五分之一。这样孩子们就能身临其境地,去感受自己国家历史的伟大。

芬兰艾斯堡大苹果服务中心,中央区域是图书馆,在这里看书,分为成人区和儿童区。更奇妙的混搭是,儿童区图书馆的外围是儿科、妇科和全科医生的诊室。妈妈来问诊,孩子可以在一旁自己玩耍。大人小孩,相互陪伴,又各取所需。

芬兰艾斯堡大苹果服务中心,中央区域是图书馆,在这里看书,分为成人区和儿童区。更奇妙的混搭是,儿童区图书馆的外围是儿科、妇科和全科医生的诊室。妈妈来问诊,孩子可以在一旁自己玩耍。大人小孩,相互陪伴,又各取所需。

在伦敦,你会看到一群孩子,领头有家长充当“司机”,队尾有家长充当“售票员”,他们行走在固定的路线上,沿途会在设好的“巴士站”停下,在规定的时间里接上其他的孩子。这种“步行巴士”,从伦敦发起,已经推广到了美国和新西兰。有了它,家长再也不用担心孩子的出行。

在伦敦,你会看到一群孩子,领头有家长充当“司机”,队尾有家长充当“售票员”,他们行走在固定的路线上,沿途会在设好的“巴士站”停下,在规定的时间里接上其他的孩子。这种“步行巴士”,从伦敦发起,已经推广到了美国和新西兰。有了它,家长再也不用担心孩子的出行。

在日本,我们总会遇见独自背着书包出行的小学生。其貌不扬的书包里,都暗藏玄机,不仅能随时定位,还能一键报警,向路人求助。

在日本,我们总会遇见独自背着书包出行的小学生。其貌不扬的书包里,都暗藏玄机,不仅能随时定位,还能一键报警,向路人求助。

更重要的是,日本孩子从小就接受“社会信任”教育,小时候他们接受到大人们的帮助,长大后他们也会自然的去帮助小孩。

更重要的是,日本孩子从小就接受“社会信任”教育,小时候他们接受到大人们的帮助,长大后他们也会自然的去帮助小孩。

全国第一班“步行巴士”已在深圳开通。我们的城市也在不断进步。

全国第一班“步行巴士”已在深圳开通。我们的城市也在不断进步。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爸爸也能进的育婴室 儿童友好型城市太贴心

爸爸也能进的育婴室 儿童友好型城市太贴心其余图片:
1 2 3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