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玉在家乡造了一座在桥上的美术馆_网易家居图库

国画大师黄永玉今年96岁了,他自学美术,文学,是一代“鬼才”。90多岁的高龄开跑车,写自传体小说,开画展。

国画大师黄永玉今年96岁了,他自学美术,文学,是一代“鬼才”。90多岁的高龄开跑车,写自传体小说,开画展。

湖南湘西自治州是黄永玉的故乡。6年前,他打算为湘西自治州的首府吉首捐建一座美术馆,便找来了建筑师张永和。

湖南湘西自治州是黄永玉的故乡。6年前,他打算为湘西自治州的首府吉首捐建一座美术馆,便找来了建筑师张永和。

吉首市里有座4000年历史的乾州古城,万榕江从古城中流过。2013年,张永和在古城里转悠为美术馆找地,决定就在万榕江上建一座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桥”美术馆。

吉首市里有座4000年历史的乾州古城,万榕江从古城中流过。2013年,张永和在古城里转悠为美术馆找地,决定就在万榕江上建一座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桥”美术馆。

2019年4月,建筑面积达3600㎡的美术馆落成了,它的样子有点像吊桥,上面是混凝土桥,作为挂画的展厅,下面是钢桥,可以让乡亲们步行,所以这个美术馆实际上是两个桥摞在一起的,非常罕见!

2019年4月,建筑面积达3600㎡的美术馆落成了,它的样子有点像吊桥,上面是混凝土桥,作为挂画的展厅,下面是钢桥,可以让乡亲们步行,所以这个美术馆实际上是两个桥摞在一起的,非常罕见!

今年63岁的张永和,是中国当代最具有影响力的建筑师之一,也是有建筑界奥斯卡之称的“普利兹克奖”的第一位中国评委。而张永和的父亲张开济,是新中国的第一代建筑大师之一,曾被人们称作是“设计了半个北京城”。盖这个房子,也成了张永和寻找湘西的一个过程。

今年63岁的张永和,是中国当代最具有影响力的建筑师之一,也是有建筑界奥斯卡之称的“普利兹克奖”的第一位中国评委。而张永和的父亲张开济,是新中国的第一代建筑大师之一,曾被人们称作是“设计了半个北京城”。盖这个房子,也成了张永和寻找湘西的一个过程。

张开济有一批艺术家朋友,其中一位就是国画大师黄永玉。父亲和黄永玉的友谊延续到了张永和这一代,张永和总会亲切地唤风趣幽默的黄永玉老先生为“黄老”。年少时,爱画画的张永和会随着父亲去黄老家里做客,看黄老画画,还收到过黄老送给自己的画作。

张开济有一批艺术家朋友,其中一位就是国画大师黄永玉。父亲和黄永玉的友谊延续到了张永和这一代,张永和总会亲切地唤风趣幽默的黄永玉老先生为“黄老”。年少时,爱画画的张永和会随着父亲去黄老家里做客,看黄老画画,还收到过黄老送给自己的画作。

黄老第一次要给家乡盖房子,就是给吉首大学,把他的艺术和文物收藏捐给吉首大学。其中包括一个黄永玉博物馆,便是张永和设计的。2013年,黄老先生又想捐赠一笔钱给家乡盖美术馆。那个时候张永和已经在吉首大学设计了一栋楼,黄老就把张永和推荐给吉首市。

黄老第一次要给家乡盖房子,就是给吉首大学,把他的艺术和文物收藏捐给吉首大学。其中包括一个黄永玉博物馆,便是张永和设计的。2013年,黄老先生又想捐赠一笔钱给家乡盖美术馆。那个时候张永和已经在吉首大学设计了一栋楼,黄老就把张永和推荐给吉首市。

有了黄老的委托,张永和去了吉首市,看了两块当地政府建议的地。看完地的张永和有些疑虑:“两块地都很大很好,可是都在郊区,离人们的城市生活都远了。我当时就觉得这么一个文化设施应该在城里。”

有了黄老的委托,张永和去了吉首市,看了两块当地政府建议的地。看完地的张永和有些疑虑:“两块地都很大很好,可是都在郊区,离人们的城市生活都远了。我当时就觉得这么一个文化设施应该在城里。”

带着这个念头的张永和,开始在吉首的乾州古城里转悠。他发现万榕江就从古城中间穿过,而城里也的确没地了,后来他们就想造一个桥,是个真正的桥,是个步行桥。而在这之前,黄永玉已为家乡凤凰和吉首捐献修建了九座桥。

带着这个念头的张永和,开始在吉首的乾州古城里转悠。他发现万榕江就从古城中间穿过,而城里也的确没地了,后来他们就想造一个桥,是个真正的桥,是个步行桥。而在这之前,黄永玉已为家乡凤凰和吉首捐献修建了九座桥。

在乾州古城的一座风雨桥上,张永和想象,大家以后每天上班买菜,带小孩去幼儿园上学,都从美术馆走过。也许有一天下雨,一个孩子避雨的时候就进去看看,发现一张画他喜欢,可能一下子这孩子的人生就改变了。

在乾州古城的一座风雨桥上,张永和想象,大家以后每天上班买菜,带小孩去幼儿园上学,都从美术馆走过。也许有一天下雨,一个孩子避雨的时候就进去看看,发现一张画他喜欢,可能一下子这孩子的人生就改变了。

这个“桥”是插在两条街上的。这两条街都非常地生活化,有些餐馆,有点旅游纪念品店,还有些小的客栈,美术馆跟旁边的房子完全是紧紧地挨着。

这个“桥”是插在两条街上的。这两条街都非常地生活化,有些餐馆,有点旅游纪念品店,还有些小的客栈,美术馆跟旁边的房子完全是紧紧地挨着。

实际上,张永和是建了两个桥摞在一起:下面是一座钢桥,古城的居民、游客都可以步行走过;上面是一个混凝土拱桥,有屋顶、有墙,里面是挂画、放雕塑的展厅。

实际上,张永和是建了两个桥摞在一起:下面是一座钢桥,古城的居民、游客都可以步行走过;上面是一个混凝土拱桥,有屋顶、有墙,里面是挂画、放雕塑的展厅。

从气质上,张永和也想跟传统的建筑有个对话:围合桥头的高墙,都是当地的水刷石;再一个就是用瓦;还有外形上,整个建筑体有一点点像吊桥旋转桥,因为上面有个弧度,两头微微翘起,有点像传统房屋飞起的檐角。

从气质上,张永和也想跟传统的建筑有个对话:围合桥头的高墙,都是当地的水刷石;再一个就是用瓦;还有外形上,整个建筑体有一点点像吊桥旋转桥,因为上面有个弧度,两头微微翘起,有点像传统房屋飞起的檐角。

他们有一个很清晰的期望,就是他们的桥,是这两条非常有生活气息的街道的一部分,尽管可能稍微高一点、大一点。

他们有一个很清晰的期望,就是他们的桥,是这两条非常有生活气息的街道的一部分,尽管可能稍微高一点、大一点。

桥的跨度大约60米,下面钢桁架的步行桥通行长度也是60米。

桥的跨度大约60米,下面钢桁架的步行桥通行长度也是60米。

视觉上看,向上翻折的屋顶围合起来抱住上面的混凝土桥,形成了一个大展厅空间。

视觉上看,向上翻折的屋顶围合起来抱住上面的混凝土桥,形成了一个大展厅空间。

上下两座桥,叠合出三个主要空间:底下的步行桥,围合出的大展厅,和最上面混凝土拱桥承载的细长展厅,面积加在一起大约3600平方米。步行桥的桥面大约400多个平方。钢桁架用的是耐候钢,看上去红里面透点黄。

上下两座桥,叠合出三个主要空间:底下的步行桥,围合出的大展厅,和最上面混凝土拱桥承载的细长展厅,面积加在一起大约3600平方米。步行桥的桥面大约400多个平方。钢桁架用的是耐候钢,看上去红里面透点黄。

桥架设的位置,按照万榕江50年发一次洪水的警戒线设定。如果遇上洪水通过,桁架桥两侧的腹杆还有切断大水中大树枝的作用,防止河道的淤塞。桥面的台阶上,未来还要再安置些板凳,张永和说,“最希望看到的是,以后小贩们可以来这里摆个摊卖东西,夏天居民们吃完晚饭,溜达溜达来这座桥上乘乘凉,买根冰棍吃。”

桥架设的位置,按照万榕江50年发一次洪水的警戒线设定。如果遇上洪水通过,桁架桥两侧的腹杆还有切断大水中大树枝的作用,防止河道的淤塞。桥面的台阶上,未来还要再安置些板凳,张永和说,“最希望看到的是,以后小贩们可以来这里摆个摊卖东西,夏天居民们吃完晚饭,溜达溜达来这座桥上乘乘凉,买根冰棍吃。”

人一进来实际上不能先进到展厅,得往上一层,所以张永和就希望把“上”的过程做得更吸引人。

人一进来实际上不能先进到展厅,得往上一层,所以张永和就希望把“上”的过程做得更吸引人。

张永和说,“把这个楼梯的造型做得稍微花哨一点,让人慢慢地有一个期待。”

张永和说,“把这个楼梯的造型做得稍微花哨一点,让人慢慢地有一个期待。”

在步行桥设计上,张永和考虑的是城市居民使用上的便捷,到了楼上二层和三层的美术馆空间,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光线的研究上:“美术馆的空间,会展示各式各样的艺术品。如果展雕塑,自然光就挺好;如果是绘画作品,就不希望自然光直接照在画上。”

在步行桥设计上,张永和考虑的是城市居民使用上的便捷,到了楼上二层和三层的美术馆空间,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光线的研究上:“美术馆的空间,会展示各式各样的艺术品。如果展雕塑,自然光就挺好;如果是绘画作品,就不希望自然光直接照在画上。”

二层展厅的整个立面上,把瓦片纵向排列,可以调节室内光线。除了瓦的遮阳之外,以后还有窗帘,窗帘关上后就是一个半透明的界面,光透进来一点,但是非常柔和,非常均匀。

二层展厅的整个立面上,把瓦片纵向排列,可以调节室内光线。除了瓦的遮阳之外,以后还有窗帘,窗帘关上后就是一个半透明的界面,光透进来一点,但是非常柔和,非常均匀。

三楼的屋顶有若干个天窗,这里是一个专门展画的空间,天窗的光并不直接照下来,有一个自然光和人工光的结合。

三楼的屋顶有若干个天窗,这里是一个专门展画的空间,天窗的光并不直接照下来,有一个自然光和人工光的结合。

2019年4月底,美术馆的施工收尾的时候,张永和要来验收,桥上桥下地跑,一直在盯细节,砖垒错的,门头没做好的,他就再解释给工人听,让他们再做一遍。工人开玩笑说,“张老师来一次,好多地方就要复工。”

2019年4月底,美术馆的施工收尾的时候,张永和要来验收,桥上桥下地跑,一直在盯细节,砖垒错的,门头没做好的,他就再解释给工人听,让他们再做一遍。工人开玩笑说,“张老师来一次,好多地方就要复工。”

在张永和看来,这个建筑它不是一个精致的建筑,可是它的空间、它的结构、它的光跟环境的关系,又完成得很准确。

在张永和看来,这个建筑它不是一个精致的建筑,可是它的空间、它的结构、它的光跟环境的关系,又完成得很准确。

设计和盖吉首美术馆这个房子,前后一共花了六年,在张永和的事务所“非常建筑”来说,也算很正常。

设计和盖吉首美术馆这个房子,前后一共花了六年,在张永和的事务所“非常建筑”来说,也算很正常。

但建造吉首美术馆的难度前所未有,设计伊始他们就遇到了一个很特殊的问题,这个建筑是用建筑规范,还是用桥梁规范?最终的结果就是要用两部规范,等于难极了。桥梁规范要比建筑规范复杂得多,桥梁共振的问题等等,他们前后跟三波结构工程师进行了合作。这样的项目,张永和说可能一辈子就一次,以后也不太会遇到了。

但建造吉首美术馆的难度前所未有,设计伊始他们就遇到了一个很特殊的问题,这个建筑是用建筑规范,还是用桥梁规范?最终的结果就是要用两部规范,等于难极了。桥梁规范要比建筑规范复杂得多,桥梁共振的问题等等,他们前后跟三波结构工程师进行了合作。这样的项目,张永和说可能一辈子就一次,以后也不太会遇到了。

即使花费了大功夫建造,但现在吉首美术馆也不收费,就像一开始说的,他们想做的不是一个艺术殿堂,是一个能找到艺术的城市公共空间。

即使花费了大功夫建造,但现在吉首美术馆也不收费,就像一开始说的,他们想做的不是一个艺术殿堂,是一个能找到艺术的城市公共空间。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黄永玉在家乡造了一座在桥上的美术馆

黄永玉在家乡造了一座在桥上的美术馆其余图片:
1 2 3 4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