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穷鬼不怕鬼!8.8万人排队抢凶宅_网易家居图库

明星陈浩民曾在综艺节目里曝光了自己一家六口住在120平的房子里,生活空间也并不宽裕。明星尚且如此,普通人的住房情况就可想而知了。对于房子的渴求,已经让极重视“风水命理”的港人开始“百无禁忌”,香港《明报》和《苹果日报》曾刊登出一则新闻,“8.8万人抢公屋凶宅!申请者:百无禁忌:我是个穷鬼”。

明星陈浩民曾在综艺节目里曝光了自己一家六口住在120平的房子里,生活空间也并不宽裕。明星尚且如此,普通人的住房情况就可想而知了。对于房子的渴求,已经让极重视“风水命理”的港人开始“百无禁忌”,香港《明报》和《苹果日报》曾刊登出一则新闻,“8.8万人抢公屋凶宅!申请者:百无禁忌:我是个穷鬼”。

这是一座疯狂的城市,想要生存,就要比它更疯狂。

这是一座疯狂的城市,想要生存,就要比它更疯狂。

这些凶宅里都发生过各式各样曾经轰动的社会案件,“双尸命案”、“自焚案”,被披露的案件细节和新闻图片都看得叫人头皮发麻,但这些都未曾动摇申请者的热情。

这些凶宅里都发生过各式各样曾经轰动的社会案件,“双尸命案”、“自焚案”,被披露的案件细节和新闻图片都看得叫人头皮发麻,但这些都未曾动摇申请者的热情。

根据香港现在的收入水平,想要买上房子则需要一家人不吃不喝攒上近20年才有可能。而如果你是单身,根据17200港币每月的人均收入,则需要30年足够买到一套600万港币的房子。那买不起就租吧,但在港租房也并不容易,要知道在过去十年里,房屋租金上涨了88.6%,把上涨了52.4%的家庭月收入中位数远远甩在了后头。

根据香港现在的收入水平,想要买上房子则需要一家人不吃不喝攒上近20年才有可能。而如果你是单身,根据17200港币每月的人均收入,则需要30年足够买到一套600万港币的房子。那买不起就租吧,但在港租房也并不容易,要知道在过去十年里,房屋租金上涨了88.6%,把上涨了52.4%的家庭月收入中位数远远甩在了后头。

分布在深水埗等地区旧楼里的“笼屋”最早出现在上世纪50年代,原是为当时赴港务工的新移民所提供的临时住所。但却一直留到了现在 ,一张张铁丝网圈出的一块卧榻之地就是你所享有的空间,而你就像是被笼子所圈养起的动物。

分布在深水埗等地区旧楼里的“笼屋”最早出现在上世纪50年代,原是为当时赴港务工的新移民所提供的临时住所。但却一直留到了现在 ,一张张铁丝网圈出的一块卧榻之地就是你所享有的空间,而你就像是被笼子所圈养起的动物。

在一个70平的屋子里,密密匝匝地可以堆叠起几十个三层铁笼,塞进近200个人。一个铁笼罩起的一个床位,就是一个家,可以做饭,可以做梦,也可以上锁。有些人甚至在这样的笼子里一住就是40年。他们也因此被叫做“笼民”。

在一个70平的屋子里,密密匝匝地可以堆叠起几十个三层铁笼,塞进近200个人。一个铁笼罩起的一个床位,就是一个家,可以做饭,可以做梦,也可以上锁。有些人甚至在这样的笼子里一住就是40年。他们也因此被叫做“笼民”。

香港曾做过一档综艺节目《穷富翁大作战》,让香港G2000的老板田北辰,居住到一个1.67平的“笼屋”里体验香港底层的生活。深信“自由市场和奋斗精神”的田北辰不到三天就宣布退出了。

香港曾做过一档综艺节目《穷富翁大作战》,让香港G2000的老板田北辰,居住到一个1.67平的“笼屋”里体验香港底层的生活。深信“自由市场和奋斗精神”的田北辰不到三天就宣布退出了。

除了笼屋,还有更多人居住在劏房里,劏房比较近似内地的“群租房”,香港可以做到把三室一厅改作18间房,劏房的面积和其中生活也就可想而知。

除了笼屋,还有更多人居住在劏房里,劏房比较近似内地的“群租房”,香港可以做到把三室一厅改作18间房,劏房的面积和其中生活也就可想而知。

在去年获得金像奖的电影《一念无明》里,余文乐扮演的躁郁症青年和他开货柜车的父亲就住在几平米的劏房里,搭着上下铺的屋子里摆满了生活用品,几乎很少有转身之地。

在去年获得金像奖的电影《一念无明》里,余文乐扮演的躁郁症青年和他开货柜车的父亲就住在几平米的劏房里,搭着上下铺的屋子里摆满了生活用品,几乎很少有转身之地。

把横向空间分隔到极致的劏房之外,还延伸出了分隔纵向空间的“棺材房”,密密匝匝地在其中像火车上下铺一样,分隔出“井”字形的六个1.5平左右的床位来,只留下一条窄窄的过道。

把横向空间分隔到极致的劏房之外,还延伸出了分隔纵向空间的“棺材房”,密密匝匝地在其中像火车上下铺一样,分隔出“井”字形的六个1.5平左右的床位来,只留下一条窄窄的过道。

由于床位狭小,进去之后只能直挺挺地躺着,由此被人笑侃“还活着就先住进了棺材里”。无疑这些用模板替代钢丝网的现代版“笼屋”,仍然像是联合国经社会所说,“是对人类尊严的极端侮辱”。

由于床位狭小,进去之后只能直挺挺地躺着,由此被人笑侃“还活着就先住进了棺材里”。无疑这些用模板替代钢丝网的现代版“笼屋”,仍然像是联合国经社会所说,“是对人类尊严的极端侮辱”。

可是面对生活,我们没有选择。今年年初,当堆累在天桥下的水泥管微型公寓出来的时候,香港青年更多不是惊讶,而是觉得还不错,“住这里当然好过住劏房。”

可是面对生活,我们没有选择。今年年初,当堆累在天桥下的水泥管微型公寓出来的时候,香港青年更多不是惊讶,而是觉得还不错,“住这里当然好过住劏房。”

越住越小、越住越贵,成了生存在香港的事实。

越住越小、越住越贵,成了生存在香港的事实。

当北上广的年轻人望着高房价兴叹时,香港青年似乎已经慢慢接受和习惯了这样高不可攀的房价事实。那么,到底为什么住得好在香港显得那么难?首先是规划用地少。

当北上广的年轻人望着高房价兴叹时,香港青年似乎已经慢慢接受和习惯了这样高不可攀的房价事实。那么,到底为什么住得好在香港显得那么难?首先是规划用地少。

另外,从1885年港英政府开始被要求自食其力以来,卖地就成了政府重要的收入组成。地产市场的波谲云诡在于股票市场捆绑之后,更开始变得不可捉摸。

另外,从1885年港英政府开始被要求自食其力以来,卖地就成了政府重要的收入组成。地产市场的波谲云诡在于股票市场捆绑之后,更开始变得不可捉摸。

围拢建设的新市镇也开始派生出诸多问题。就业空间基本空白,让30万人偏居一隅的新市镇天水围,就成了社会问题频发的地方。低技能社会弱势人口的聚集,和缺乏就业空间,“住在天水围,挣钱在港九”,相对高昂的交通成本,更让所住这里的人生活不易。

围拢建设的新市镇也开始派生出诸多问题。就业空间基本空白,让30万人偏居一隅的新市镇天水围,就成了社会问题频发的地方。低技能社会弱势人口的聚集,和缺乏就业空间,“住在天水围,挣钱在港九”,相对高昂的交通成本,更让所住这里的人生活不易。

到了90年代的屋邨,“迷茫焦虑”、“潦倒悲观”、“不安焦躁”的气息开始在这些老旧的屋邨里集聚。走廊狭长昏暗,时不时跑过几个少年,这些狭窄空间里的青春往事是陈果1997的作品《香港制造》里记录的画面,也是当时香港公屋生活的另一个侧面。

到了90年代的屋邨,“迷茫焦虑”、“潦倒悲观”、“不安焦躁”的气息开始在这些老旧的屋邨里集聚。走廊狭长昏暗,时不时跑过几个少年,这些狭窄空间里的青春往事是陈果1997的作品《香港制造》里记录的画面,也是当时香港公屋生活的另一个侧面。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香港穷鬼不怕鬼!8.8万人排队抢凶宅

香港穷鬼不怕鬼!8.8万人排队抢凶宅其余图片:
1 2 3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