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国内建筑都很难看 原因是灯光设计错了_网易家居图库

我叫齐洪海,吉林长春人,1975年出生,今年44岁了。我是一个照明设计师。照明设计这个专业可能很多人不了解,甚至是完全不知道。照明设计就是光的设计,包括自然光和人工光,人工光就是大家通常说的灯光。今天跟大家聊聊灯光,主要是讲一下城市灯光。

我叫齐洪海,吉林长春人,1975年出生,今年44岁了。我是一个照明设计师。照明设计这个专业可能很多人不了解,甚至是完全不知道。照明设计就是光的设计,包括自然光和人工光,人工光就是大家通常说的灯光。今天跟大家聊聊灯光,主要是讲一下城市灯光。

今年春节的时候故宫搞了一个灯光秀,社会反响强烈,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其实我觉得这都没关系,这个灯光秀我觉得该做。有人拿它跟日本京都二条城的光表演做对比。从这两个照片我们也能看出它对建筑本身、日本文化的呈现,包括一些真人介入的表演,确实很美。这跟故宫那个表演给我们的感受不一样。

今年春节的时候故宫搞了一个灯光秀,社会反响强烈,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其实我觉得这都没关系,这个灯光秀我觉得该做。有人拿它跟日本京都二条城的光表演做对比。从这两个照片我们也能看出它对建筑本身、日本文化的呈现,包括一些真人介入的表演,确实很美。这跟故宫那个表演给我们的感受不一样。

所以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同样是以传统历史建筑作为背景的光表演,它们的差别那么大?日本做的就比较好?说到城市灯光,这些年有几个城市的大规模建设,引起了全国人民的注意。杭州这个是2016年做的照明建设,非常明显的一个特点就是把山都照亮了,要用到数以万计的灯。

所以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同样是以传统历史建筑作为背景的光表演,它们的差别那么大?日本做的就比较好?说到城市灯光,这些年有几个城市的大规模建设,引起了全国人民的注意。杭州这个是2016年做的照明建设,非常明显的一个特点就是把山都照亮了,要用到数以万计的灯。

我们管这个叫“烧山”。杭州这次“烧山”之后,这种方式在全国大量景区里蔓延开了。后面这三个,厦门、青岛、深圳,这几个城市的照明建设,典型特征就是采用媒体立面的方式。

我们管这个叫“烧山”。杭州这次“烧山”之后,这种方式在全国大量景区里蔓延开了。后面这三个,厦门、青岛、深圳,这几个城市的照明建设,典型特征就是采用媒体立面的方式。

所谓媒体立面就是把整个城市建筑物的表面贴满LED光源,把它变成一个大电视。我们晚上就不用再看夜景了,不看城市,不看建筑,我们就看电视。

所谓媒体立面就是把整个城市建筑物的表面贴满LED光源,把它变成一个大电视。我们晚上就不用再看夜景了,不看城市,不看建筑,我们就看电视。

媒体立面是2013年在江西南昌最先出现的,后来在这几个城市的带动下,中国从一线城市到八线城市,大概都采用这种方式。

媒体立面是2013年在江西南昌最先出现的,后来在这几个城市的带动下,中国从一线城市到八线城市,大概都采用这种方式。

这种照明建设它是市民生活需要的方式吗?是不是非得采用媒体立面这种方式?难道没有别的方式可以选择吗?我们明知照明里存在严重的生态问题,我们为什么可以假装不知道呢?也有例外,上海在2018年底做了外滩的整体照明改造。虽然它也做了一些动态,但是还是用了比较传统的、投光的方式,把建筑物的形态呈现出来。

这种照明建设它是市民生活需要的方式吗?是不是非得采用媒体立面这种方式?难道没有别的方式可以选择吗?我们明知照明里存在严重的生态问题,我们为什么可以假装不知道呢?也有例外,上海在2018年底做了外滩的整体照明改造。虽然它也做了一些动态,但是还是用了比较传统的、投光的方式,把建筑物的形态呈现出来。

总结一下以上问题:为什么日本做的比较好?能不能跟日本学?是为国家事件还是为市民生活服务的?是市民生活需要的方式吗?为什么是这种方式?面临的生态问题?为什么上海做的比较好?这些问题我们总结一下就发现,它不是照明行业自己的问题,是今天我们中国各行各业,生活方方面面,各个维度都存在的问题。

总结一下以上问题:为什么日本做的比较好?能不能跟日本学?是为国家事件还是为市民生活服务的?是市民生活需要的方式吗?为什么是这种方式?面临的生态问题?为什么上海做的比较好?这些问题我们总结一下就发现,它不是照明行业自己的问题,是今天我们中国各行各业,生活方方面面,各个维度都存在的问题。

我们聊聊什么样的夜景是好看的?日本每年都有一个幻觉大赛,其实叫视觉幻觉大赛、视觉误差大赛。这个小箭头,你怎么转它都冲右。

我们聊聊什么样的夜景是好看的?日本每年都有一个幻觉大赛,其实叫视觉幻觉大赛、视觉误差大赛。这个小箭头,你怎么转它都冲右。

换换角度,就揭示出了这个东西本质的形态。我当然不是在这要跟大家谈视觉幻觉的问题,我是提示大家,一般人会觉得我看到的是个东西,但其实你看到的是光线,是那个东西上投射出来的光线进入了你的眼睛。请大家把注意力放到光线上来。

换换角度,就揭示出了这个东西本质的形态。我当然不是在这要跟大家谈视觉幻觉的问题,我是提示大家,一般人会觉得我看到的是个东西,但其实你看到的是光线,是那个东西上投射出来的光线进入了你的眼睛。请大家把注意力放到光线上来。

我们看这两个熟悉的生活场景。左边是白天,这个汽车的头灯是开着的。白天我们盯着头灯看肯定没问题,你趴那看都没问题。但是晚上绝对不能。说明什么呢?

我们看这两个熟悉的生活场景。左边是白天,这个汽车的头灯是开着的。白天我们盯着头灯看肯定没问题,你趴那看都没问题。但是晚上绝对不能。说明什么呢?

给大家一个基本的概念,在比较暗的环境,比如一个咖啡馆,我没有觉得什么东西很刺眼,然后我们看到一个东西挺亮的,但是不难受,这个亮度都在10以内,一般也就是2到5这个水平上。这个头灯的亮度是110000,是一个非常非常高的亮度。这说明视觉亮度的感受不光和亮度有关,还跟其他因素有关。

给大家一个基本的概念,在比较暗的环境,比如一个咖啡馆,我没有觉得什么东西很刺眼,然后我们看到一个东西挺亮的,但是不难受,这个亮度都在10以内,一般也就是2到5这个水平上。这个头灯的亮度是110000,是一个非常非常高的亮度。这说明视觉亮度的感受不光和亮度有关,还跟其他因素有关。

我们来看一下这种典型的组合在生活中带来的感受。这个是高亮度高对比,白天天很亮,我们可以看车灯,但我们不可以看太阳。因为太阳实在是太亮了。所以即使在白天,只要是高对比,我们还是看着不舒服,看不了。

我们来看一下这种典型的组合在生活中带来的感受。这个是高亮度高对比,白天天很亮,我们可以看车灯,但我们不可以看太阳。因为太阳实在是太亮了。所以即使在白天,只要是高对比,我们还是看着不舒服,看不了。

第二个叫做高亮度低对比,就是我们刚才举的那个例子,白天可以看车灯。它虽然亮度很高,但是对比度不高,我们可以看。

第二个叫做高亮度低对比,就是我们刚才举的那个例子,白天可以看车灯。它虽然亮度很高,但是对比度不高,我们可以看。

第三个叫做低亮度高对比,在一个黑暗环境里我们拿一个手电筒把它调到最暗,对着你的眼睛。虽然手电筒亮度很低,但是它的对比度很高,你也受不了。

第三个叫做低亮度高对比,在一个黑暗环境里我们拿一个手电筒把它调到最暗,对着你的眼睛。虽然手电筒亮度很低,但是它的对比度很高,你也受不了。

第四种叫做低亮度低对比。照片拍不出来这个场景,但是生活经验我们有。比如晚上起夜上厕所,只要房间不是伸手不见五指,只要有一点路灯、月光透进来,我们睁开眼睛下地就去厕所,肯定不会找错,而且一定会准确地坐在马桶上。这些都不成问题。所以在低亮度低对比的环境下,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

第四种叫做低亮度低对比。照片拍不出来这个场景,但是生活经验我们有。比如晚上起夜上厕所,只要房间不是伸手不见五指,只要有一点路灯、月光透进来,我们睁开眼睛下地就去厕所,肯定不会找错,而且一定会准确地坐在马桶上。这些都不成问题。所以在低亮度低对比的环境下,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

举几个例子体验一下。这是罗马的祖国祭坛,很多人都去看过。祖国祭坛类似于中国的天安门广场,是国家象征。这是我自己在现场拍的照片,比较真实地还原了视觉感受,基本上就是这个感觉。

举几个例子体验一下。这是罗马的祖国祭坛,很多人都去看过。祖国祭坛类似于中国的天安门广场,是国家象征。这是我自己在现场拍的照片,比较真实地还原了视觉感受,基本上就是这个感觉。

所以这些例子可以让我们相信,亮度和亮度比能够创造出美的夜景。再看看不好的,比如中国的杭州。我们在2009年的时候接了一个活,做杭州城市照明的总体规划。这个工作有一个背景,当时杭州已经做了比较完整的城市照明建设,而且全国一片好评,说杭州引领了中国当时的照明。

所以这些例子可以让我们相信,亮度和亮度比能够创造出美的夜景。再看看不好的,比如中国的杭州。我们在2009年的时候接了一个活,做杭州城市照明的总体规划。这个工作有一个背景,当时杭州已经做了比较完整的城市照明建设,而且全国一片好评,说杭州引领了中国当时的照明。

但是一线工作的主管领导心里很清楚,杭州的照明存在什么问题,以后还需要做哪些建设改善,所以他们非常期待一个照明规划能够指导他们的工作。咱们从这两张图上就可以看出来,上面是西湖的自然人文景观,下面是东岸的城市。

但是一线工作的主管领导心里很清楚,杭州的照明存在什么问题,以后还需要做哪些建设改善,所以他们非常期待一个照明规划能够指导他们的工作。咱们从这两张图上就可以看出来,上面是西湖的自然人文景观,下面是东岸的城市。

当时杭州的照明受东岸影响非常大,因为东岸是城市中心,亮度非常高。西湖周边的照明亮度必须追上东边,否则就看不见了。所以整体的呈现是很差的,它非常片段化,高亮度比。雷锋塔,城隍庙,断桥,还有当时已经“烧”了的宝石山。而且每个建筑单体也是高亮度比,没有整体的呈现。

当时杭州的照明受东岸影响非常大,因为东岸是城市中心,亮度非常高。西湖周边的照明亮度必须追上东边,否则就看不见了。所以整体的呈现是很差的,它非常片段化,高亮度比。雷锋塔,城隍庙,断桥,还有当时已经“烧”了的宝石山。而且每个建筑单体也是高亮度比,没有整体的呈现。

另外一个问题是在我们有限的调研范围内,拍到了至少31种路灯。2009年之前杭州的领导都强调一路一景,要求每条路的路灯都长得不一样。这个带来的问题不仅是景观上的,更严重的是维护问题。30多种路灯可能是30多个厂家,有大有小。有些厂家在灯坏的时候已经倒闭了,你根本没有办法维护。

另外一个问题是在我们有限的调研范围内,拍到了至少31种路灯。2009年之前杭州的领导都强调一路一景,要求每条路的路灯都长得不一样。这个带来的问题不仅是景观上的,更严重的是维护问题。30多种路灯可能是30多个厂家,有大有小。有些厂家在灯坏的时候已经倒闭了,你根本没有办法维护。

所以我们在做规划的时候,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正视杭州照明的问题。我们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照明需求,其实就是照明问题。

所以我们在做规划的时候,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正视杭州照明的问题。我们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照明需求,其实就是照明问题。

从1949年杭州有了城市规划开始,就要求西湖周边的建筑高度不能超过25米。25米是梧桐树树梢的高度,也就是说在西湖周边不能够看到超过树的建筑物,这是一个非常严格的规定。但是历次的城市建设都不断地违规了,我们要面临的就是这么一个现实问题,我们必须得认识到问题,不能把它躲过去。

从1949年杭州有了城市规划开始,就要求西湖周边的建筑高度不能超过25米。25米是梧桐树树梢的高度,也就是说在西湖周边不能够看到超过树的建筑物,这是一个非常严格的规定。但是历次的城市建设都不断地违规了,我们要面临的就是这么一个现实问题,我们必须得认识到问题,不能把它躲过去。

这不是一张黑白照片,是一张彩色照片。在一个有云有雾的环境里,杭州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觉得照明也应该去追求这个目标,把它的完整、多层和灰调子呈现出来。

这不是一张黑白照片,是一张彩色照片。在一个有云有雾的环境里,杭州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觉得照明也应该去追求这个目标,把它的完整、多层和灰调子呈现出来。

带着这个目标我们做了照明规划。我们知道在物理环境里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那么空间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用时间来解决。我们提了一个概念,西湖时段。

带着这个目标我们做了照明规划。我们知道在物理环境里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那么空间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用时间来解决。我们提了一个概念,西湖时段。

在这里我们也提出一个亮度关系,天空是亮度1,背景亮度是亮度2,重点亮度是亮度3,最亮的建筑物是天空亮度的10倍以内。

在这里我们也提出一个亮度关系,天空是亮度1,背景亮度是亮度2,重点亮度是亮度3,最亮的建筑物是天空亮度的10倍以内。

规划中另外一个重要的想法是把整个城市的路灯整合成三个系列,分别是西湖区,传统街区和新城区,按照这三个系列来做灯具。在西湖这个区域我们提了一个非常严格的防眩光要求。从西湖的游船上不能看到周围路灯的发光面,尽可能减少路灯对景观的影响。

规划中另外一个重要的想法是把整个城市的路灯整合成三个系列,分别是西湖区,传统街区和新城区,按照这三个系列来做灯具。在西湖这个区域我们提了一个非常严格的防眩光要求。从西湖的游船上不能看到周围路灯的发光面,尽可能减少路灯对景观的影响。

我们把规划做好了之后,跟杭州一线的领导沟通,他们觉得这个效果是很好的,大家伙都很支持我们。我们就去给市委书记汇报,那天的会上我们甲乙双方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场面一度十分难看。我们的规划没有被接受。到今天,杭州的照明建设还是这个基础的状态,高亮度比,片段化 “烧山”,以及在钱塘江那部分继续做媒体立面。

我们把规划做好了之后,跟杭州一线的领导沟通,他们觉得这个效果是很好的,大家伙都很支持我们。我们就去给市委书记汇报,那天的会上我们甲乙双方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场面一度十分难看。我们的规划没有被接受。到今天,杭州的照明建设还是这个基础的状态,高亮度比,片段化 “烧山”,以及在钱塘江那部分继续做媒体立面。

那国内就没有好的照明设计吗?其实也还是有的,讲几个我做的。这是我们去年完成的,在长春。我是长春人,这里叫伪满国务院旧址,后来是白求恩医科大学的基础医学楼。

那国内就没有好的照明设计吗?其实也还是有的,讲几个我做的。这是我们去年完成的,在长春。我是长春人,这里叫伪满国务院旧址,后来是白求恩医科大学的基础医学楼。

这是路灯的整体照明效果,也是我们为那条街做的设计。

这是路灯的整体照明效果,也是我们为那条街做的设计。

这条街中间有个绿化带,我从小就在这玩。绿化带里有一个两公里左右的城市空间,线性的。领导当时希望把整个绿化带照亮,在城市里始终都看到它亮。我们在这做了一个有拉索有预应力的桥,目的是为了让立杆和立杆之间的间距尽量地远,结构看起来尽量地轻,对景观的影响也尽量地小。

这条街中间有个绿化带,我从小就在这玩。绿化带里有一个两公里左右的城市空间,线性的。领导当时希望把整个绿化带照亮,在城市里始终都看到它亮。我们在这做了一个有拉索有预应力的桥,目的是为了让立杆和立杆之间的间距尽量地远,结构看起来尽量地轻,对景观的影响也尽量地小。

说一下我们做古建的态度。2005年我做了南京夫子庙,大家现在去看看,非常不好意思,还是那个样子。当时我也像其他人一样,把很多灯装在屋顶上。

说一下我们做古建的态度。2005年我做了南京夫子庙,大家现在去看看,非常不好意思,还是那个样子。当时我也像其他人一样,把很多灯装在屋顶上。

那次之后我追悔莫及,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哪怕是彻底失去工作,我也不要再把灯装在屋顶上。后来我们做的所有古建照明,不管是真古建还是假古建,都坚决不把灯放屋顶上。

那次之后我追悔莫及,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哪怕是彻底失去工作,我也不要再把灯装在屋顶上。后来我们做的所有古建照明,不管是真古建还是假古建,都坚决不把灯放屋顶上。

左边是江西赣州,右边这张图是西安。我们不做审美比较,审美是主观的,咱们做客观比较。这两种照明方式的根本区别是,左边灯具不上屋顶,右边灯具上屋顶。

左边是江西赣州,右边这张图是西安。我们不做审美比较,审美是主观的,咱们做客观比较。这两种照明方式的根本区别是,左边灯具不上屋顶,右边灯具上屋顶。

接下来讲讲我们做的四川自贡。从2007年到2019年,我们在自贡做了12年。从城市照明规划开始,然后到单体,到街区。到2018年,我觉得自贡的照明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状态。

接下来讲讲我们做的四川自贡。从2007年到2019年,我们在自贡做了12年。从城市照明规划开始,然后到单体,到街区。到2018年,我觉得自贡的照明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状态。

这个状态区别于国内几乎所有城市。这个场景里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没有把任何一栋楼当成一个照明对象,非得照成什么样。目前中国大部分城市的状况是,没有几栋楼好看,没有几栋楼真的值得被照成什么样。所以我觉得用光来形成一定的亮度和色彩节奏是更有价值的,而不是跟一个楼较劲。

这个状态区别于国内几乎所有城市。这个场景里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没有把任何一栋楼当成一个照明对象,非得照成什么样。目前中国大部分城市的状况是,没有几栋楼好看,没有几栋楼真的值得被照成什么样。所以我觉得用光来形成一定的亮度和色彩节奏是更有价值的,而不是跟一个楼较劲。

比较一下左右两个状态,其实很清晰。我觉得左边是适合人类居住的,右边适合人类偶尔High一下。

比较一下左右两个状态,其实很清晰。我觉得左边是适合人类居住的,右边适合人类偶尔High一下。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为何国内建筑都很难看 原因是灯光设计错了

为何国内建筑都很难看 原因是灯光设计错了其余图片:
1 2 3 4 5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