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沙龙首页 郭为成 王超明 龙伟雄 梁国文
 
 
  

娱乐空间,顾名思义为人们提供了一个休闲消遣的场所,从当年的卡拉OK发展到现在的商务会所、量贩式KTV等等,娱乐空间的范围不在断扩充,其设计理念也伴随着时代发展而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本期《名师设计汇》为大家邀请到四位资深的娱乐会所设计专家郭为成、王超明、龙伟雄、梁国文,和大家共同探讨娱乐空间的设计理念,分析地域差异、消费者市场对于设计师的影响。

 

都市原点广州建筑装饰室内设计公司总设计师 郭为成

广州亚泰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董事/设计总监 王超明

广州拓亿室内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龙伟雄
广州格森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梁国文
嘉宾主持,育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峰    
郭为成
 
娱乐行业说白了就是解决温饱之后,可以去消遣的地方。在以前的理解当中,它可能被过于妖魔化了,有的人甚至对它产生了很多的误解。


其实娱乐空间不单是指夜总会,而是由很多元素组成的。


作为一个娱乐空间,我们简单的说,就是给大家提供工作之后的一个消遣环境。我觉得首先我们在功能上面应该有一些改善的地方。


色彩方面,我这几年也发现有一些调整。以前人们常认为娱乐场所一定是黑糊糊的一片,而现在人的消费心理已经走向沉静,娱乐场所的色彩设计也会选用一些明亮的色调。

王超明
 
我们做的娱乐的场所是给人做什么用的呢?玩的,消费的,或者是提供了一个交流的空间。其实我们现在的人对娱乐场所这个概念可能还存有一点偏见,我们设计师做设计的时候,也需要发挥一个正确的指引作用,我们要以“交流”为主要目的去做这个娱乐空间的设计。


以结婚为例,过去是在家里或是在酒楼,现在可能是在一个公园里面,或者是在一条船上面。其实现在的娱乐空间就是随着客人的需要,挖掘一些新颖的角度,提供一些新的玩意儿。

 

现代人的消费,从审美方面来看,已经对夜店的视觉冲击有一定要求了,不是单纯的一个色彩、灯光就可以满足其需求。

龙伟雄
 
从日本人发明了卡拉OK到现在,我觉得我们已经在娱乐空间里渗透很多中国特色的东西了。


在我看来,娱乐空间从以前纯粹的卡拉OK,演变成商务应酬的场所,或者是一些白领下班之后减压的场所,往后发展下去,可能还会加入更多的变化。


你应该发现了,这几年我们做的一些夜场的造价是越来越高,呈现几倍的增长趋势,同时它的回报周期也在拉长。

 

我们看到更多的高端的娱乐场所他们已经把它变成一个家居化的空间了,你家里面所能提供的,在一个卡拉OK房里面也能展现出来。

梁国文
 
我们要走出去看,现在江浙一带的一些所谓的夜总会也好,会所也好,他们现在已经把很多高科技的东西,包括一些我们不敢应用的奢侈的东西应用到整个夜总会里面去,比如当地的文化元素,或是把一些所谓的工艺品作为辅助经营的内容,我觉得这一块我们现在广东走得有点慢。


所以在我们设计的时候,可能更多的要考虑一点是,你这个市场是做给什么人的,然后你这个市场的回报趋势是怎么样的,因为这个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先解决了这个,然后才到这种所谓的风格。

 

伴随着投资造价的提高,投资的这种风险也会越来越高。

郭为成:网易家居的网友们大家好,我是来自都市原点广州建筑装饰室内设计公司的总设计师郭维成,今天非常容幸在这里跟大家见面。我认为设计是要认真的、用心去感悟生活的,所以我觉得设计,我会珍惜每天的点点滴滴。
王超明:网易家居的网友们你们好,我是来自广州亚泰建筑设计院的王超明。做设计十几年,我觉得设计师必须要做到的是不断提升自己,让自己更加丰满,谢谢。
龙伟雄:网易家居的朋友们你们好,我是来自广州拓艺设计的龙伟雄,做设计这么多年,最大的感受是尽可能做好每个项目,谢谢。
梁国文:网易家居的朋友们你们好,我是来自广东格森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梁国文,做设计二十多年,我的感受就是说,做一行爱一行,而且每个项目都希望有新的想法,有新的冲击,谢谢。
 

主持人高峰:各位网易家居的网友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广州育兰文化的高峰,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名师设计汇》,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娱乐空间设计”。本期我们邀请到的嘉宾分别是都市原点设计总监郭为成先生,广州亚泰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董事王超明先生,广州格森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设计总监梁国文先生,以及广州拓艺设计公司设计总监龙伟雄先生。下面我们就娱乐空间设计行业的热门话题展开讨论,大家各抒己见。

 

众所周知,娱乐是一些昼夜颠倒的行业,你们从事娱乐空间设计,是否也习惯了这个行业的一些特性,最大的心得怎么样,我们每个人简单的聊一下,首先郭工对这一块有什么心得?

 

郭为成:娱乐行业说白了就是解决温饱之后,可以去消遣的地方。在以前的理解当中,它可能被过于妖魔化了,有的人甚至对它产生了很多的误解。但是现在我感觉,娱乐会所、夜总转变成了商务会所,不少人可能会由于工作上的洽谈或是朋友聚会,进入这样一个环境。我们作为一个环境的营造者,设计师需要去配合他们这种消费习惯和这种消费行为,这个是我们现在要关注的一些热点,这是我的一个感受。

 

主持人高峰:王总,在这个行业也是沉浸多年了。

 

王超明:我们做的娱乐的场所是给人做什么用的呢?玩的,消费的,或者是提供了一个交流的空间。其实我们现在的人对娱乐场所这个概念可能还存有一点偏见,我们设计师做设计的时候,也需要发挥一个正确的指引作用,我们要以“交流”为主要目的去做这个娱乐空间的设计。

主持人高峰:梁总怎样看这个问题呢?

 

梁国文:其实从日本人发明了卡拉OK到现在,我觉得我们已经在娱乐空间里渗透很多中国特色的东西了,包括中国传统的酒文化也都参与进去了,而且这个空间呢,像刚才王总说的,从以前纯粹的卡拉OK,演变成商务应酬的场所,或者是一些白领下班之后减压的场所,往后发展下去,可能还会加入更多的变化。

 

郭为成: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很多人对“娱乐”存有一定的误解,特别是早年经济比较急速发展的时候,可能很多人都觉得娱乐行业是一个不正当的东西,特别是夜总会,包括一些类似于桑拿会所这样的,其实娱乐空间不单是指夜总会,而是很多元素组成的。我们现在城市里面比较发达的所谓的量贩KTV,有一些城乡结合的一些所谓的夜总会,也有一些单门独户的一些俱乐部,也有一些现在城市里面升级的一些会所,其实有很多不同的形式。刚才高总提到的这个话题,所谓的什么日夜颠倒,我是觉得娱乐现在是全方位进入我们的生活,是一个全天候产业。比如,现在江浙一带的很多会所,它可以根据你的需求为你提供服务。

 

王超明:其实在这个娱乐的场所来说,不能够把它限制在一些酒吧、PUB还有一些什么舞厅之类的东西。其实随着现代社会跟环境的发展,大家的娱乐方式也有很大的提升。

 

郭为成:对,需求也不同。

 

王超明:就好象你去结婚,过去是在家里到酒楼,到现在可能是在一个公园里面,或者是在一条船上面,其实现在的娱乐方式是随着客人的需要,就找一些很新颖的地方,包括一些新的玩意儿。

主持人高峰:其实娱乐的这种范畴更广。

 

王超明:很多人,就包括过去没有读过什么书,挣了钱,他也投资一个夜总会,他的娱乐方式现在也变了。你不要说他附庸风雅,最起码他是这么做了。所以对我们设计师的要求现在高了很多。

 

主持人高峰:我们谈到娱乐,其实这边还是要关注到娱乐的设计,我们说娱乐设计对功能、风格,一些智能化、安全性,一些空间的气场等等各方面有一定的要求。我们今天各位设计师根据那么多年的经验分析一下,娱乐设计需要把握什么要点。

 

郭为成:作为一个娱乐空间,我们简单的说,就是给大家提供工作之后的一个消遣环境。对他来说,我觉得首先我们在功能上面应该有一些改善的地方。比方说现在城市里面最流行的量贩式KTV,它的数量在中国呈现膨胀式的增长,相对以前那种简单的唱唱卡拉OK,到现在增加了自助餐,这个已经在引导人们的一种消费习惯。

再往近了说,你看我们早前做那个包房的时候,包房都有卡拉OK的,是吧,这是以前做餐饮这块的一个功能配套,但是现在这块慢慢的被移到KTV这里面来了,从KTV又反过来又把餐饮又带进去了。所以说这就是一个功能上面的变化。

色彩方面,我这几年也发现有一些调整。以前人们常认为娱乐场所一定是黑糊糊的一片,而现在人的消费心理已经走向沉静,娱乐场所的色彩设计也会选用一些明亮的色调。再有,就是类似于智能点歌这种技术手段的运用,比如一些酒吧吧台,已经将桌面游戏植入进去了,所以说这个就是亲朋好友在一起共享的娱乐空间。

 

主持人高峰:王总,您怎么看待娱乐设计?

 

王超明:其实做了那么多所谓的夜店设计,很多的甲方都会问一句,有什么新概念。

 

梁国文:有什么新玩法。

 

王超明:其实这个就是新玩法。我可以这么说,我给你一个不同的空间,不同的形式,可以,但是要我提出一个不同的玩法的话,可能是,其实我想了十多年没想出来。其实现在所谓的夜店,它的一种娱乐方式都集中在酒跟所谓的色盅上。其实我们可以到外国去看看,他们的娱乐方式可能更看重的是聊天,是不是?所以说有时候我们去到外国,去一些酒吧里面玩儿,变成我们不习惯了,其实他们对这种娱乐的方式其实他们是比我们走在更前面的。当然我们现在社会的团体、消费的客群,需要这么一种娱乐方式,我只能是这么给他。但是假如我能提出一个新概念,让人家觉得你这个东西是好玩的,那这就是个绝妙的创意。

 

主持人高峰:对,其实设计不光是设计一个场所,还是引导一个消费。

 

王超明:引导消费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引导一种娱乐方式,怎么样去给人一种向上的娱乐方式,而且是开心的。因为你开到这种场所,主要是一种开心、放松嘛,你不可能说我来到这里还要开会嘛,是吧。

梁国文:我们每一次之前的项目都是我们下一次项目的很好的一个聚焦点,或者是构思的来源点。

主持人高峰:对于堂会那个项目,大家有什么样的看法?

 

郭为成:我对刚才王总说的那个深有感触,就是说作为老板来说,他不再当你是设计师了,而是把你当作策划了,为什么呢?我们等于是一个行业的策划,但是、有些老板现在把我们也搞成跨界的了,就是你最好是把策划、营业、设计等工作全都包纳进去。

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也不是神仙啦。但是我们毕竟就是说做了那么多年,可能有一点点经验,对整个潮流的把握,我觉得就是受很多很多因素影响的,社会的环境、文化,消费的习惯。而且就是说我们当年一开始提的就是说本来中国发展很急速膨胀,高速发展的这几十年,中国从卡拉OK学日本,到现在我们去日本考察卡拉OK我觉得我们的卡拉OK比日本的大得不知多少,豪华不知多少。

 

梁国文:不能从这方面说,其实你在日本看那些卡拉OK,它是很娱乐性的。

 

郭为成:其实日本呢,我就是说,就从表面上看,但是他们,就人家卡拉OK就是纯粹的卡拉OK,作为我们来说的卡拉OK呢,就已经是有中国特色的卡拉OK了我觉得。这个我首先不管它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从中国发展,包括东南亚,就我们现在也有机会走出去干一点小的活儿嘛,跟他们设计夜总会或者是酒吧,或者是这些娱乐场所,我觉得就是说从概念上,还是觉得这个做法,变化还是蛮快的。包括刚才说的一个玩的概念啦,一个就是说材料的运用啊。我觉得我们去外国看那些东西,反而我觉得变化没有我们这边快。

 

主持人高峰:对,刚好你不是在柬埔寨有一个项目,那你讲讲看,你觉得柬埔寨他们对娱乐方面跟我们国内有一些什么不同的地方?

 

郭为成:主要是柬埔寨这个地方现在的发展肯定没有中国那么稳定,而且从环境,从客流量上是没法儿比的。整个一个柬埔寨地方可能跟广东省差不多大,人口才两千三百多万,而广东省是一亿人。

 

梁国文:它也需要它的娱乐方式。

 

主持人高峰:龙总?

 

龙伟雄:因为刚才说到了,我们一般在设计前期的时候,就需要考虑怎样把新的元素运用到我们这个娱乐的设计里面。其实我们在珠三角周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发言权了,我们要走出去看,现在江浙一带的一些所谓的夜总会也好,会所也好,他们现在已经把很多高科技的东西,包括一些我们不敢应用的奢侈的东西应用到整个夜总会里面去,比如当地的文化元素,或是把一些所谓的工艺品作为辅助经营的内容,我觉得这一块我们现在广东走得有点慢。刚才说到一个话题是说,在一些房间里面的一些高科技的内容,包括一些视频也好,包括一些台面的电子游戏,然后包括一些什么智能控制这块,其实这些已经是标准配置了,我见到的一些娱乐场所基本上是标准设计。在广东这块由于是我们这个行业发展比较早,很多会所的老板在发展时会很注重成本,还有一个回报的周期。跟江浙一带那种娱乐场所会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区别,他们那边那种一百寸的LED电视,一个房间就最起码一台、两台。我们这边用一个六十几寸的都觉得很夸张。然后他们那边用一套,一个房间里面就是一个(19:42英),也是二十几万一套,我们这边一个房间如果用五、六万的音响已经觉得很高。所以这个是根据不同的市场,涉及到我们里面所配制的内容能不能达到这个市场的一种经济规律。所以在我们设计的时候,可能更多的要考虑一点是,你这个市场是做给什么人的,然后你这个市场的回报趋势是怎么样的,因为这个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先解决了这个,然后才到这种所谓的风格。这是我的看法。

 

郭为成:其实有时候虽然是做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城市,其实你的做法都不一定会一样的。虽然是我们可能是甲方都喜欢说我要做一个欧式的装饰,可能你放在不同的城市你的做法就不一样,在上海、广州等地实际上差别是很大的。你放在一些二线的城市,可能是要做法就不一样。我们上次去上海考察,然后我们是很羡慕我们上海的一些同行,他们是可以很放心地运用很多高新科技的东西,我们是没办法,最起码我们在这边的一些行业里面,就算是你在当地,包括整个珠三角、广州也好,最高端的娱乐场所,它其实也达不到那种要求,所以在运用上要结合当地市场的实际情况考虑。

 

主持人高峰:跟当地的投资回报都有联系。

 

梁国文:这点来说就,可能我们还没有经过很准确的测算,你应该发现了,这几年我们做了一些夜场的造价是越来越高,是几倍的增长。但是它的回报率应该是拉长。

 

龙伟雄:对,没错。

 

梁国文:所以说变成这样的话,它能不能再生存下去呢?

 

龙伟雄:以前我们所说的一般夜总会吧,如果是超过两年不能回报的话,这个夜场已经很危险。因为一般夜场是属于那种对风格要求是比较明显的,你一个风格下来,可能是一、两年这个风潮就过去了,因为它是很前沿的一些东西,如果是一、两年的概念你没有一个很明确的回报,那周边一个新的场一上来你就要倒掉。现在我们看到了以前最疯狂的时候,三个月、半年可以回本,慢慢的现在是变成,几乎整个珠三角,变成了是最起码要算一年半到两年,也就是说其实我们现在看到很多甲方在这个区域里面你要投资这块,你真的要想一下,因为毕竟本身第一个投入越来越大,以前我们看到的一平方的夜总会,一千五、一千六是一个很正常的概念,现在是两千五、两千六是一个很正常的概念,去到五、六千一平米的也大有人在,所以这个投资的这种造价、总价会越来越高,投资的这种风险也会越来越高。

 

梁国文:本来这些不应该是我们去考虑的问题。但是现在来说都要我们来面对。

 

王超明:比较现实。

 

龙伟雄:因为甲方要求你帮他统算,帮他核算这个项目。

 

梁国文:龙总刚才说的那个事情,我也去江浙那边也去考察一下,他们那边真正好的夜总会基本上一万块钱左右。

 

龙伟雄:对,我们这边是天价。

 

梁国文:我们这边目前没几家,暂时吧,四、五千的就比较多一点。

 

主持人高峰:装修是吧?

 

梁国文:对,因为我现在还在,因为那边有一个行业准备投资,他可能就是一万平方,他就拿一个亿出来投资。

 

王超明:这方面可能还有一些用地呀,买楼啊?

 

梁国文:没有,没有,纯粹装修,纯粹装修。

 

王超明:还有设备,设备这块。

 

梁国文:对,就好像那种几千块钱的玉石他可以随便用。但是我们这边就是作为成本控制,就是说甲方要求珠三角这边的设计师,材料不要那么贵,而又希望达到理想效果。

 

郭为成:其实这个对我们这个区域的这些设计的行业来说,也是一种制约。因为很多东西毕竟我们做了一种商业的设计,而不是那种艺术型的,或者是工艺型的设计。对我们整个这个设计的行业来说是一种比较大的制约。现在我们也看到一点说,我们在江浙那一带的行业,他们其实也是发展速度特别快。这个跟他的市场也有一个很大的关系。

 

梁国文:而且包括整个消费习惯啦,每个房间的消费水平,就是说还有挺大区别的。我现在正在做一个项目,他们可以让我用很多LED的屏,但是他也规定我不能超过八平方,甲方觉得我们给的方案好,但是他又希望你不能够用太多。

 

王超明:其实这个可以调配的,因为看它的总造价来去定位什么是该用的和不该用的。

 

龙伟雄:毕竟我们这边现在这一块看到的我们这边的消费力确实也是跟人家有区别,一般像江浙那一带的高端的娱乐场所,一般房间下来,平均过一万,我们这边如果是上三、五千已经是NO·1了,这也是一个很明显的一个市场的前提,制约着你这个投资,必须要按照这样一个规律,也制约着我们做设计的时候我们所投入的一些内容,包括设施,你必须要按照这个规律来做。

 

主持人高峰:刚才我听了几位谈到投资回报,我们就想到设计跟经营的关系了。就是说每个老板投资一个场所,多少年能回本这方面也是他考虑的重点。下面我们就探讨一下设计跟经营的关系,就是说作为我们做设计的时候,我们首先要想到这个项目什么时候回本,就是投资回报,这方面的关系,设计娱乐怎么体现,在这一块我们可以延伸一下。

 

郭为成:其实刚才的话题已经引申到这个点去了,我觉得这种娱乐空间是一种商业性的空间,商业性的空间刚才也聊过,必须要符合这种商业性的准则,你要有个投入,还要有个回报,它不是说像我们自己家里一样,我觉得舒服就OK了,我喜欢就可以。你要考虑到的是你的客户,就是他来这里消费的那一类人群,他的喜好是什么,所以说作为设计师,一个投资者把这样一个场地的这种设计权交到你的手上的时候,你要站在他的角度上,不是说设计师喜欢,也不是说你的甲方喜欢就OK,是整个的客户群要能够接受你这样一种概念,所以说这样的话才可以为他以后带来一种良性经营。

 

王超明:其实站在商业来说我们大家都会说一句话,首先感谢我们的甲方对我们的信任,我们每年帮他们花去三、两个亿,所以说就说到它的回报,我们每年做了三、五个,我们在座的各位可能一年花了十个亿、八个亿是吧,所以说我们要感谢甲方对我们的信任。这种投资回报,说实在的我们是责无旁贷的。

在消费很贵的地方,我们要把这个娱乐空间做到足够时尚。时尚,相信我们在座的都很容易能够做出来,但是倍有面子这样东西就说的就是要影响我们设计的那种个性,我相信在座各位都会试过的。每个客人对面子的那种界限不一样,有些是这么来的,有些是那么来的。有些人我说我穿个拖鞋进来我就有面子,有些是我看到你这里有穿拖鞋的人我就不进来,是吧。

 

郭为成:其实我自己看这一块,就是这个娱乐设计跟经营这块,我是这样认为,首先我们碰到的客户要分成几种,有些客户他们会有一个很明确的经营思路,包括市场定位,他需要我们配合的是一种风格,包括一些细致的功能;有一些客户可能会对这个行业比较感兴趣,但是他不懂,他需要的就是“你帮我做成什么一个效果”,然后其他他可以不管,这是一种。像以前早期深圳经常会有这种客户。

有一种客户呢,他可能也不懂,但是又懂一点点,这种客户我们是比较尴尬的,比较头疼的,他会在你方案的时候他会给很多的意见,但是他的意见又不一定是对的,这种项目我们是做得最辛苦,但是这种客户确实也蛮多,特别是在这个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经常会有这样的客户。

那我们做设计的时候,怎么样跟他这个经营去挂钩去配合,首先我们要看我们的客户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很简单一个道理,最舒服的莫过于刚才说的第一种跟第二种。因为这两种我们要么就做一个纯粹的装饰的这样一个设计,另外一种就是把我们设计师定位在一个较高的水准,我们从策划到经营、到设计,都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高。

 

龙伟雄:摆得越高,责任就越大。

 

郭为成:对,那设计费也可以相对高一点点。其实第一种的客户在我们公司的一些客户的网络里面,属于一种战略型的客户。我们可以在他们的身上吸取到一种娱乐的经营、策划理念,而且他们在这个行业里面也算是比较精英的团队,所以这种客户我们比较重视。但是这种客户是可遇不可求的。

另外,我们除了要做好一个后期的装饰,前期我们还要投入很多的精力去了解这个市场。因为刚才说过了,在这个地域里面,你要去经营好,首先要了解这个市场,然后要根据甲方提供给你的预算,去跟他分析这个场所的定位在什么水准。

 

主持人高峰:有没有补充的?

 

王超明:其实这也是一个经验了。夜店的设计呢,其实是好玩,难度就在于怎样去给人家营造一种好玩的氛围。

 

梁国文:很多时候我们所说的,很多,特别是早期的时候,我们会看到很多人对娱乐设计有一种误解,他会觉得娱乐设计就是做一些花俏的东西就可以了,确实也是,在某一个年代也确实有很多很花俏的场所,不会有什么很固定的东西,也不会给到你什么样的感受。

 

王超明:其实现在人的消费,从审美方面来看,他已经对夜店的视觉冲击有一定要求了,不是单纯的一个色彩、灯光就可以满足了。

 

梁国文:现在我们说的,就算我们设计一个包房,现在其实我们看到更多的高端的娱乐场所他们已经是把它变成一个家居化的空间了,把你家里面所能提供的,包括一些会所里面所能提供的内容,把它在一个卡拉OK房里面能展现出来。

 

王超明:其实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说我到了你这个卡拉OK,为什么像家一样呢?能不能提供不像家的一个环境,而是像一个田园一样?让顾客寻求到一种不同的感觉。

 

龙伟雄:对,卡拉OK不一定就是那个样子的嘛,刚才王总的意思就是说,它可以以一种全新的面目展现在大家眼前。

 

王超明:我们在尝试,业主也在尝试,他们可能会拿一个、两个房间来做一些尝试,把它做成酒吧形状的房子,或者是做成一个比较浪漫的家居式的房子。其实他们都是面对不同客源时做一些新的尝试,只不过他们不敢违背这个市场的那种情境,只能拿一、两个房间来尝试一下。

 

主持人高峰:小心的探索。

郭为成:其实说到这个我又觉得我们可以讨论一个不同的话题了,就是说说到这个,你不同的风格,其实不同的设计公司本身都有自己一个不同的风格。但娱乐设计,因为它的,首先它的经营的定位很明确,它是做高端的,那你就只能做某一、两种的形式,可能它所需要的这种形式不是你最擅长的,当这个情况出现的时候,我们怎么解决?大家可以说一下。

 

王超明:其实这么来说吧,如果说从一种设计手法跟风格,我觉得比方说你能够平常做开一种简欧方式的,要你突然做一些解构的,我觉得是很难做得来的。因为它那个是反差太大了。但是你说简欧的能够做,但是我相信新东方主义也能够做,因为它是纯粹一种文化跟一些元素的再现。但是你能够做解构的,我想他也能够做高级派,其实你能够把一、两个房间去变化的话,我想是很容易学习的。最怕就是说它本来唱卡拉OK是坐着来唱的,他说不,我要站在桌子上唱,这样就有点难了。

其实我记得在日本,他们有一些所谓的酒吧,就是说我们这儿围起来,就是一个桌子,他那个桌子很有意思,中间高一点点,人可以上去跳舞的,我们不要管它那种娱乐的方式,但是我觉得下面在喝酒的,然后就剪刀石头布,输了就上去跳舞,其实他们那种比较开放的一种娱乐方式,但是我们现在大陆人只能够停留在剪刀石头布,但是不会站在桌子上跳舞。其实我们可以就是说做一些比较有趣的一些解构空间。

其实有时候我们觉得挺好玩,有时候我们去帮业主去满足他们的一个愿望。我碰到一个业主,他说我要在K房里面做一个旋转的小木马。

 

梁国文:找回童年的回忆?

 

王超明:对,我说好啊,你做一个房间,我就给你一个凳子做个小木马,其实我觉得这是可以的,因为你是娱乐嘛,我们就多一点这个有趣的东西在里面。

 

主持人高峰:其实王总刚才谈的也是,我们做设计其实也是为甲方圆梦,也是为这个市场找到一些更时尚,一些新的消费方式,以前大家可能纯粹就是品酒,喝酒,现在慢慢的也是体验一种文化,去减压,这样慢慢的转向。

我们今天娱乐空间专题讨论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收看。

 

 
编辑:实习生桂田田  时间:2012-05 转发到微博 | 家居首页 | 回到顶部  
联系电话:020-85105163 主编信箱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