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1998年,吴长江创建雷士照明;从1999年到2002年,雷士照明业绩从3000万元跃升至2亿元;2003年至2008年期间,雷士照明保持高于行业3—4倍的速度增长;2010年,雷士照明成功赴港上市。2012年5月25日,吴长江突然辞任雷士董事长等职务,引发各界对该企业各种猜疑。到底是“内部斗争”遭遇资本大鳄逼宫,还是跨国集团上演吞并名牌民企之戏?疑局有待揭开……

雷士照明

pic
 
公司名称:雷士照明
上市日期:2010-05-20
主席:阎焱
雷士事件一波三折,你认为谁是最后赢家
起止时间:2012-07-12 至 2012-08-11
 
 网易家居独家家解读

(文/黄颖)雷士内讧事件自五月底发生以来,全国瞩目,也成为近年国内财经业内最为经典的一起创业家跟投资人、跟合资企业翻脸的案例。各方在微博上,媒体上隔空对骂,员工罢工、经销商抗议、休市,甚至向市政府请愿,所有的企业斗争狗血剧情都在雷士事件中上演。2012年7月19日下午,雷士照明内部召开董事会,确认吴长江将重回雷士,而包括现任CEO张开鹏在内的施耐德方高管,以及阎焱,都将退出管理层。剧本没有太多悬念,历史又一次让胜利归属于吴长江。

舆论的声音大多倾向于支持吴长江,吴长江也将如愿清退施耐德,重回雷士执掌大权。这个事件里,吴长江是否就能简单以完胜概之?雷士事件不是孤立的一个案例,从刘强东跳起指责阎焱,凡客反击维护,我们也看到,雷士是整个中国经济生态环境下的一出完整冲突的戏码,折射出中国创业家跟投资人与外资合作伙伴的各种角色利益冲突之殇。

吴长江:控制欲膨胀 被资本游戏所累

虽然在员工及经销商把怒火都集中到施耐德身上,抗议时也多次提及施耐德的管理导致雷士股价大跌,但实则上,客观冷静地看待雷士事件的话,吴长江应该为此负上最为主要的责任。其罪责包括:

一、重庆问题一意孤行 被调查引爆争端

在雷士总部搬迁重庆的决议会议上,董事会9人当中只有吴长江一人赞同,其余8人均反对搬迁,而吴长江却一意孤行。随后又爆出吴长江将与重庆政府协议获得的优惠土地及其他好处放入了自己控制的公司。 到最后爆出吴被当局调查的消息,直接导致吴长江被迫请辞。这并非董事会所逼,而是形势所迫,吴长江当时别无选择。5月25日吴长江在微博上对外公布从雷士辞职消息,雷士照明当日开盘价为2.16港元,至7月13日雷士照明股价跌幅超过40%,以1.41港元报收,后停牌至今。

二、关联交易惹董事会不满

吴长江利用自身职权,建立由亲属挂名管理的公司进行关联交易,有利益输送之嫌,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此乃大忌。阎焱对此一直忌惮,他曾经说过,有些创业者管理方式非常不规范,家里吃饭的钱也会随意从公司拿取,公司的经营管理非常个人化,必须让管理更加规范。吴在雷士获得36位省级总经销的誓死支持,底下3000多家专卖店渠道被吴长江牢牢掌控,究其原因,与吴长江给予经销商的大额授信密切相关。据了解,2011年,雷士照明给予经销商的授信额度高达4亿元。雷士对经销商的让利与授信在业内已经出了名,而翻查雷士财报,则发现近年雷士照明的盈利不断增长,而净利率却急剧下降,雷士股价持续下跌于此不无关系。公司层面让利,授信太多,吴长江的利益捆绑使得一众经销商忠诚紧密地围绕在了吴长江身边,而这一切都会让作为股东及合作方的阎焱与施耐德感到不满。公司的利润相当一部分进入了经销商的户口,而吴长江则得到了绝对的拥戴,也有可能获得更多私人层面上的便利。

三、资本游戏里的滑铁卢

吴长江早就领略过资本游戏的力量,亚盛投资总裁毛区健丽在吴长江刚刚独立门户,需要资本扶持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之时,就“挟持”吴长江,运用高超的募款筹码以实际3.5倍的超低市盈率获得雷士20%股份,其后多次转手套现,最终获得近20倍的超高额回报。吴长江亲身领略到资本运作的神奇,亚盛作为当初雷士的“财务顾问”所运用的财技让吴长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后吴长江也深陷在资本市场里,在后期与赛富的股权争夺博弈中,为了重夺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不惜通过跟汇丰银行签订“看涨股权衍生品交易合约”和通过孖展(即向券商贷款买股票)的方式,开始在二级市场持续增持股份。这类风险极高的投资产品让吴长江遭遇资本滑铁卢,接连下跌的雷士股价让卷商对吴长江抵押的股票进行斩仓补亏,使得雷士股票继续下挫。

在未有利好因素,而且潜藏被调查风险的时候,吴长江急欲控股,铤而走险,反而立马卷入被资本吞噬的漩涡。而且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私下买入股票却不知会董事会,又一次违反了上市公司规定。严格来讲,联交所应该追究吴长江责任。

一些企业家,创业者既想能够在急需资金扩张的时候获得投资人的支持,在企业发展壮大后,又不满投资人在董事会中指手画脚,用条条框框规限自己。许多企业创始人在企业立稳脚跟后,容易产生一种唯我独尊的感觉,想要在企业内做的一些投资决定,却要受到投资人的左右,这时候矛盾油然而生。正如吴长江计划收购企业,计划进军家居业,都被否决,难免吴长江会感觉相当不爽。而这也正如很多企业既想上市融资,获取巨额资金投资发展,但过后却又深感上市公司信息公开,监管条例众多所碍,于是各种暗箱操作层出不穷。因此,遵守商业纪律,从道德上自我约束,按照契约行事显得尤为重要。

施耐德:急欲攫取好处

施耐德无疑是想找到一条快速切入市场的捷径,实现生产基地、销售渠道双丰收。但是对雷士经销商授信额度的下调,动了经销商奶酪。在渠道产品售卖方面,甚至有经销商指施耐德威胁经销商要更多地售卖施耐德产品,以后将减少雷士产品的售卖。一些雷士中层管理者深感自身处境岌岌可危,底下的员工因为开工量逐渐减少而鼓噪。吴长江离职后,朱海等召集雷士经销商开会,经销商称施耐德方如此表示:“你们做小工程就可以了,大工程就不要做了,你们也做不了。”这引来了经销商更为激烈的不满和反抗。

施耐德在中国市场发展未如理想,急切希望通过参股雷士,获得优质的销售渠道,同时更希望能够获得雷士本来拥有的工程项目的份额。但如此明显的利益侵蚀,不可能不受到分销渠道以及大代理商的强烈抵制。施耐德以简单粗暴的管理压制员工,改善施耐德在中国自身的经营困局。但在施耐德产品自身条件不改善,不适应中国环境的情况下,在雷士专营店里,雷士开关改换成施耐德开关后涨价30%多,即使吴长江出面帮助施耐德往渠道铺货8.3亿,还是卖不动。施耐德想通过简单的挟持雷士渠道求发展,甚至占领更多市场的愿景落空。投资更因为雷士股价持续下滑而带来相当损失,施耐德所收购的2.88亿雷士股份从当初购入的4.42元高位跌至现今1.41元,损失极为惨重。

阎炎:迟迟不愿离场 终陷困局

整个事件中,阎炎算是比较克制的一位,爆出与吴长江的争端以后,也一直保持着相对冷静的态度。这与他一惯冷面,雷厉风行的作风有关。而被事件中备受争议的,是赛富对雷士五年期过后依然不撤资抽身的与投资惯例相悖的做法。阎炎更被匿名信举报操纵雷士股票,意图趁低吸纳。

事实上,作为雷士第二大股东的代表,阎炎跟吴长江无可置疑地是利益共同体,他们的目标非常一致:希望雷士发展壮大,业绩飙升,股价上涨,双方能够获得最大的资金回报。一向作风凌厉的阎炎,在作为投资人却眼见吴长江一些超越权限的企业运作,将上市公司的规则视为无物时,开始在意企业经营管理权限的争夺,期望在发展方向上对雷士有一定的把持控制权。但双方的沟通显然缺乏有效的渠道,吴长江也视自己的任意作为为理所当然。碰到了性格强硬的阎炎对管理事项横加插手时,吴长江不免感到束手束脚。最后吴长江被调查辞任股价暴跌而令双方矛盾激化引爆争端。

阎炎迟迟不从雷士投资当中抽身离开,是看好雷士在行业当中的发展前景,但由于意想不到的吴长江被调查而辞任引致股价大跌,继而引发吴长江炒孖展被券商强行卖出抵押股票进一步引发连锁反应,导致双方反目矛盾激烈化公开化。雷士在股票市场更是一再探底,阎炎一直留恋寄予厚望的雷士让他全盘失算。

如果阎炎已经看到了雷士在管理方面的问题所在,及早抽身,赛富早已获利离场。但留恋雷士,甚至介入管理,却让阎炎陷入雷士困局烦扰不堪。

合作之殇 三方手都伸得太长

为什么中国创业者与投资者往往会因为股权控制的争夺,发展方向的博弈产生种种矛盾,最后不欢而散?

在雷士纠纷事件当中,我们会发现作为创业者的吴长江,作为投资人的阎炎以及作为外资合作方的施耐德,都把手伸得太长,都在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过多参与。正如郎咸平在评论雷士事件时所说:吴长江最大的问题是不该玩他不熟悉金融,朱海最大的问题是不该玩他不熟悉的渠道,阎焱最大的问题,他最不该做的就是做个管理者,三方都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而另一个原因,中国的创业者大多就如阎炎口中形容的,都是草莽英雄,都习惯了野蛮生长,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惯于不尊重各种条条框框的规则。而他们却又善于借助感情投资,笼络人心,因此往往对渠道、人才等核心资源有着牢固的掌控力。这都是投资人所无法具备的。中国的投资人往往出身于金融,很少有实业管理经验。在发生矛盾的情况下相互沟通成本很高。

如何尽可能避免创业者与投资人的矛盾产生,根本还是在于建立更能保障双方平等利益的契约,各司其职。而创业者需更加注意约束自我,以符合上市公司规条或法律途径等更为资本市场所认可的方式解决问题。

 
 事件进展
5月25日 雷士照明突然发布公告,创始人吴长江因个人原因已辞去公司及附属公司所有一切职务,非执董、赛富亚洲基金创始合伙人阎焱获选为董事长。
5月25日晚间 吴长江发布微博否认对赌失败导致辞职一说,称辞职是由于近期身心疲惫,想休整一段时间,“并不是外界猜疑的什么对赌输了出局,也与董事间股东间没有任何分歧矛盾。”
6月4日 吴长江被指辞职后套现离场。联交所发布资料显示,吴长江辞任雷士照明及其附属公司一切职务的第二天,以每股平均价1.789港元及1.707港元,先后减持雷士400万股及4426万股(共4826万股),套现8271万港元,持股由19.97%减至18.45%。
6月4日晚间 吴长江发微博否认套现:“各位投资者朋友,我不得不告诉大家真相,由于前段时间我孖展增持了许多股票,上周被券商强行平仓还钱,我没有套现,也没有忽悠大家。”
6月11-12日 吴长江从增持雷士股份,重回第一大股东地位。据联交所资料,吴长江在6月11日及12日,合共增持676.5万股雷士股份,入市平均价为1.748元及1.824元,涉及金额约1,227万元,持股量提升至19.19%。
6月14日 有媒体报导称,吴长江疑因在重庆卷入一宗案件,已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6月14日午间 吴长江14日午间发微博澄清被调查传闻:“本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也顺便总结自己这十几年的创业体会和得失……12号下午我参加了公司董事会,我也向董事会推荐了我弟吴长勇出任公司董事一职。
6月19日午间 雷士照明召开股东大会,第一大股东吴长江缺席。
7月2日 有媒体报道称接到匿名邮件爆料,指吴长江的出走,是雷士照明现任董事长阎焱与施耐德电气联手促成。
7月6日 阎焱回覆邮件回复香港媒体称,操控雷士股价说法是彻底的谎言(completely unt rue)。赛富对于吴长江突然辞任只能作被动式的反应,更不可能事先知晓吴长江的个人行为。
7月9日 阎焱表示,只要吴长江满足三个条件就可回归雷士照明。第一,必须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必须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
7月12日凌晨 吴长江微薄回应称,阎焱所提出的回雷士的三个条件其实是罪证,称自已辞去雷士照明董事长职务只因阎焱等要求,不该让外行进入董事会。
7月12日 经销商、供货商和员工三方“逼宫”雷士:从7月13日天起,雷士员工将举行全国范围的罢工,经销商停止下订单,而供应商也停止向雷士照明供货。以上三方表示,如果吴长江不回归雷士照明,员工、经销商和供应商将自立品牌,并请吴长江出山,供应商将全力支持,免费供货半年支持新品牌。
7月12日下午 京东商城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也加入了吴长江与赛富阎焱的隔空对骂战,他在微博上称阎焱违背投资人职业道德、强势欺压创始人、侵害创业者利益。
7月12日晚 吴长江现身重庆接收媒体采访,称“回董事会没有任何障碍”。
7月13日午间 雷士照明发公告公布12日闭门会议内容:吴长江支持者提出了4点要求:吴长江重选为董事长及执行董事;任命管理层及分销商代表为公司额外董事;给予管理层及核心人员期权;现有管理层部分人员需更换。
7月18日午间 吴长江现身重庆接收媒体采访,称“回董事会没有任何障碍”。
7月19日 网易财经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雷士照明非执行董事、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朱海表示,希望吴长江回归让雷士重回正常运营轨道,雷士现任CEO张开鹏也表明愿意离开来平息罢工事件。雷士内斗以吴长江的大获全胜告终。
7月20日 阎炎否认施耐德推出管理层,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施耐德是雷士的股东,当然不会退出雷士,但会调整管理层。“施耐德完全退出,是员工的诉求。”
7月25日 雷士董事局召开会议,讨论吴长江回归与否。
 雷士员工逼宫现场最新图片
 图解各方诉求
 雷士照明经营情况
 回顾:雷士照明人士大震荡
5月25日, 雷士照明创设人吴长江辞任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董事会所有委员会职务。接任者为公司的非执行董事、赛富亚洲基金创始合伙人阎焱;施耐德张开鹏继任首席执行官
pic

吴长江:

1965生,重庆铜梁人,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总裁。2009广东十大经济风云人物。1998年底,吴长江创立雷士照明,在行业率先导入品牌专卖模式和运营中心模式,先后领导了中国照明行业的“品牌革命” 和“渠道革命”。

pic

阎焱 :

54岁,软银思科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总裁及执行董事总经理,中国风险投资协会理事;中国海洋石油服务公司,香港四通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亚洲网通公司、Bocom数码、Mobi天线、盛大网络媒体及移数通公司董事会成员,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圈教父级人物。

pic

张开鹏:

雷士官方公告中指:张开鹏在工业和制造业方面超过16年经验,加盟雷士照明前,自2010年起在任为施耐德中国区低压终端运营总监。张先生在企业整体管理,特别是电气行业,拥有丰富的经验。他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获得电子工程专业学士学位。

 雷士人物关系图
 吴长江请辞四大猜想
猜想一:“对赌”失败?

吴长江离职公告太过突然,网传“对赌协议”生效的可能性很大。吴长江个性直爽但非常要强,在雷士上市前与投行“对赌”中赢出,但去年底的“对赌”可能让他受伤。[查看]

猜想二:内部斗争 遭遇逼宫?
雷士照明的董事一直由投资人占主导,2011年年报显示,在雷士照明的董事会中,董事会成员共6人,代表企业方的仅有执行董事吴长江和穆宇,其他4名董事皆为投资人,吴长江的离开很有可能与投资人认为董事长与首席执行官的角色不应由一人担任有关。[查看]
猜想三:施耐德吞并“阴谋”?

种种迹象显示,雷士这一突变的背后与施耐德电气密切相关。它并非表面上的风投与创始人的苦逼故事那么简单,而更像是一个跨国巨鳄对一个优秀中国企业的阴谋“捕杀”。[查看]

猜想四:祸起“迁都”?
去年10月,雷士照明总部从惠州迁至重庆,曾引发多方关注,事实上,雷士内部也存在很多分歧。[查看]
pic
吴长江通过微博回应 指辞任纯属个人原因
 资本变换 吴长江渐失“话事权”

雷士照明能有目前行业领先的地位,背后一群声名显赫的风险投资机构也可谓是助推者,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雷士照明上市时,赛富基金与高盛分别占30.73%和9.39%股份,而其中软银赛富当时的股份已超过了吴长江持有的29.33%股份,在资本变局中,吴长江逐步失去“话事权”。

雷士股权
 
雷士股权
 
对赌
 
 联姻施耐德 变鲸吞大戏?

从1980年代起,施耐德先后收购了TE电器、实快电力、梅兰日兰和奇胜等世界著名电工品牌企业。2010年,施耐德的全球销售额达200亿欧元。纵观施耐德从1979年进入中国以来的发展轨迹,“收购和兼并”一直是该公司在华扩张的主线。施耐德之所以选择雷士照明,主要看中的是公司渠道方面的优势,雷士照明在全国拥有近3000家渠道门店,这些资源是施耐德不具备的,施耐德希望通过这种战略合作进一步打开国内市场。去年7月,施耐德入股雷士照明,以12.75亿港币收购公司9.1%的股份。由此,施耐德成为雷士照明的第三大股东。有分析人士指出,通过与雷士照明合作,施耐德无疑是找到了一条快速切入市场的捷径,实现了生产基地、销售渠道双丰收。

 雷士、施耐德“联姻”及影响图
雷士股权
 施耐德入主雷士后“步步为营”
时间   举措   影响
1980年起
从1980年代起,施耐德先后收购了TE电器、实快电力、梅兰日兰和奇胜等世界著名电工品牌企业。2010年,施耐德的全球销售额达200亿欧元
“收购和兼并”一直是该公司在华扩张的主线
2010年
雷士照明刚刚上市,施耐德开始“暗送秋波
2011年7月
以12.75亿港币收购雷士公司9.1%的股份

施耐德成为雷士照明的第三大股东

2011年9月13日
士照明与施耐德在北京宣布正式启动战略合作,根据合作协议,雷士照明授予施耐德中国及其关联方进入、共享及使用公司的销售网络,合作期限为10年
雷士照明在全国拥有近3000家渠道门店,为施耐德在中国推广、销售其产品提供非常大的便利
2012年3月
施耐德将位于万州的重庆恩林电器有限公司(吴长江拥有恩林电器近40%的股份)整体收入囊中,用于建设西南首个生产基地
生产基地、销售渠道双丰收
2012年5月
吴长江辞任首席执行官,施耐德运营总监张开鹏就赴雷士照明新任首席执行官
暗示施耐德欲增强话语权的企图
 
结语
施耐德获得雷士在国内无人比拟的销售渠道,并购电器公司设为生产基地,实现了生产基地、销售渠道双丰收,张开鹏的上任更是预示着更大的话语权,加重在雷士股份的控制权或是必然选择。种种迹象表明,施耐德成为雷士变局中的大赢家。
 雷士将何去何从
证券师:雷士或现危机
浙商证券分析师赖艺蕾表示,风投的正常轨迹是“干一票就走”,事实上,在雷士照明上市后,软银赛富和高盛两大风投机构已赚得盆满钵满。但从雷士照明的新任命人选来看,投资方控制了董事会,进入了前端的产业,这在资本市场上是不多见的。 “由于资本方的不确定性,他们是否了解这个行业,能否对行业的整体市场作出准确的预判,都是未知的。雷士照明或将出现一些危机。”[查看]

媒体:吴长江或弃雷士另起炉灶
5月30日,据国内媒体报道,原雷士照明董事长吴长江闪辞背后或另有隐情。吴长江将“另起炉灶,东山再起”,打造新品牌重回照明业。[查看]
员工:士气受损
雷士内部员工表示公司未发布内部邮件和安抚信息,一些常年跟随吴长江的员工十分吃惊,并表示担忧“没有吴总的雷士,还会是雷士么?” 吴长江的突然辞职对于员工士气打击不小。 [查看]
关联公司:面临“去家族化”
雷士照明被吴长江家族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关联交易频繁,吴长江岳父、岳母所持股份的公司,一直租赁雷士照明的商标、使用雷士照明的销售渠道。而此次吴长江的 “退位”,或许使吴在雷士照明的家族化布局面临挑战。[查看]
企业回应:公司没什么变化
雷士照明新闻发言人石勇军表示:“公司目前运作良好,没有什么变化。” 内部人士表示,“从情感上我们是无法接受的,但是从公司利益出发,我们必须接受这个结果。” [查看]
 赌徒吴长江
吴长江,47岁,是地地道道的重庆人,1965年出生于铜梁。在业界,吴长江素有“赌徒”、“照明狂人”之称,做事“胆大敢赌”。面临资本带来的优劣,从媒体报道中,我们能看出他隐秘内心世界的矛盾。
pic

吴长江:2005年末是我最艰难时光,股东内讧,我一度被迫离开公司。但仅过一周,几乎全部经销商都呼吁我回去。那段时间,我被迫四处找钱,甚至拆借过5分利的高利贷,我晚上天天做噩 梦。在绝境的时候,一位素昧平生的美籍华人与我第一次见面就借我2000万,他相信我的人品,甚至没有抵押。靠天时地利人和,我最终熬了过去。[查看]

吴长江:很多人都这样问我:你的股权稀释了,你怎么控制这个公司?他们担心公司会失控,我说我从来不担心这一点。因为投资机构投资雷士是希望雷士赚钱,希望在雷士 身上赚钱,希望雷士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回报。我是一个做事的人,包括高盛、软银赛富在内的投资者非常喜欢我,对我评价很高,他们很难找到我这样一个有这么好 的心态,这么尽心尽职,这么不辞辛苦做事的人。他们非常认同我,非要我来做雷士不可。 [查看]

 吴长江“史记”-从发迹到下野
 微博热议
 滚动播报
   吴长江辞去在雷士照明的一切职务,是否暗示其将对自己一手创立的企业彻底放手仍是未知数。在家居企业暗涌集体上市潮的环境中,雷士无疑为行业提供了一个极具参考意义的标本价值。国内企业主不熟悉资本市场,缺乏资本经验,处理不善容易迷失在资本局中。同时,也警示着资本运营是把双刃剑,关键在于怎么运用,用的不好,反而害了企业。上市在给企业带来强大发展动力的同时,也给企业的管理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策划编辑:艾媚  时间:2012-05  分享到:
| 家居首页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