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家居 > 正文

中科院刘迎秋教授:抓住用好战略机遇期

2012-12-15 18:22:57 来源: 网易家居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12年12月15日,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成立十周年庆典系列活动在北京饭店隆重举行。庆典期间,商会三届四次理事会、第八届中国家居业总裁论坛、2011-2012中国家居业双年总评榜颁奖仪式、十周年庆典晚会等活动精彩纷呈,充分的展现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家居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展示了商会十年来的光辉历程。

中科院刘迎秋教授:抓住用好战略机遇期

在下午举行的总裁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院长、著名经济学家刘迎秋教授就十八大报告为我们做深度解析。以下是刘迎秋教授讲话:

谢谢主持人,谢谢丁会长邀请我出席家具装饰业商会十周年及本次总裁论坛,非常高兴。丁会长跟我说能不能就“十八大”的问题讲一讲,大家都学了“十八大”讲话,“十八大”报告,最近大家也看到了党中央一系列的重大决策,也包括新修订的宪法30周年了,总书记习近平有重要的讲话,我也建议大家好好学艺学。当然最近习近平总书记会见几个国家的元首的时候也有重要的讲话,展示了新一届党的领导人怎样带领中国人民走向更加繁荣富强的雄心壮志和具体谋略。我想“十八大”的报告讲的非常多,有十几个问题,那我就主要问题说一点我自己的学习体会。抓住用好战略机遇期,我就主要谈这个问题。

党的“十八大”报告有一个非常精彩的分析,说纵观国际国内大事,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准确判断其内涵和条件的变化,全面把握机遇,赢得主动,赢得优势,赢得未来,确保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这里面有三个层次,一个是仍然是重要战略机遇期,二是要判断它的内涵和条件的变化,三是要把握,要应对三个“赢得”,赢得主动优势和未来,未来中国实现伟大的复兴。这个概括实际上是对“十六大”所做出的21世纪头20年,对我国来说还是一个要紧紧抓住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的认识深化和展开,所以刚才这三个层次的东西是一个新的展开。

我们现在认真地学习、领会这个报告和中央做出的新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做一个分析,对于我们确确实实的实现认识国际经济形势的变化、国内经济转变发生的变化,以及我国正处于各种矛盾的突显期这样一个认识深化。通过这样的认识深化来发觉发挥我们可能利用的红利,来推动我国经济继续持续健康较快发展。三个要点:

第一个要点是来自国内和国际的挑战。首先是来自国际的挑战,众所周知,2007年美国发生了次贷危机,次贷危机发生的原因是美国“三无”人员可以申请贷款,圆美国梦。就是在美国的美国人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工作,也没有抵押能力的人员是三无人员,人人有房住,他们可以申请美国次级贷款,买了房子之后可以做五次包装,包括贷款抵押,包括抵押债券的互换证券,以及各种公司对他们的鉴定和交易五个层次,最后抵押贷款变成了一个实际上没有人负责的投机对象,就导致了美国在2007年秋季的时候发生了次贷危机,首先倒闭的是雷曼兄弟银行,接下来就发生了由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欧洲债务危机和整个国际的金融危机。在这个危机的影响下,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国民财富大幅度缩水,全球经济持续低迷,一直到今天仍然没有能够得到恢复。随着矛盾的不断深化,全球经济在危机中也开始进入一个新的调整期,这个调整期表现为产业结构的适度调整,这就是我们大家知道和听到的,以奥巴马为代表的美国人进行的调整,就是美国产业的空心化,要尽心纠正。美国要重点发展新的以高科技领先的制造业,就是美国现在的制造业已经非常萎缩了,可以叫金融活动和虚拟资本的活动所控制了。

第二个是治理结构的调整期,转型期,过去有工业七国集团,九国集团,现在不仅仅是他们了,要G20乃至于“金砖五国”还有东盟这样一些联合体,包括上海合作组织这样的国际组织出现了。全球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治理结构,原来的一个国家支配的格局已经不存在了。

第三个就是金融体系的大变革,大调整,美元的支配地位正在下降,去年我访问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我兜里装的是美元,想去买东西。商店的店员就说,我们不需要这种货币,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这是垃圾货币,我说给你人民币你要吗,他说要,但是还要再去换,不太方便,但是仍然愿意要人民币。这就是美元的地位在下降,因为1944年美元成为与黄金挂钩的货币之后,到1977年脱钩,之后它就是一个以美国政府为完全担保的符号,美国人叫它绿色的纸片,美元所有的币值都是绿色的。伴随着这样的深化和调整,新一轮的科技革命正在酝酿、发展,实现新的转换,这是整个国际上对我们发起的挑战。

来自于国内的挑战,这可以分短期和长期两方面来看。从短期来看,2010年一季度开始,我国GDP连续11个月下降,下降了1.8个百分点到0.1个百分点不等,目前已经降到了7.4。按月度算估计今年有所回升,全年估计是7.7—7.8,所以经济下滑是我们见到的一个现实,这是一个挑战。因为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一个百分点,就意味着中国的在业工人下降140万—150万人。居民消费价格也持续下降,2011年7月上涨到6.5是最高点,以后连续15个月下降,目前降到了2.0,10月份是1.7,这是我们大家平常说的CPI。工业品出厂价格是TPI,也是连续下降,2011年7月达到最高点7.5%,现在已经降到了-2.2%,上个月是-2.8%。总之工业品出厂价格在负增长,我们可以再看看出口,历史上的中国是一个长期保持出口高增长的国家,那么今年2011年3月累计增长27.4%,以后持续下降,到今年9月份下降到7.4%,10月份到7.8%,11月份下降到7.3%。只有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是保持在20%的增长,估计11月份的增长是百分之二十一点多。

就是说改革开放以来,支撑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传统优势,已经和正在消失,劳动低成本,生产高消耗,发展高投入,产出低附加的外延型,粗放式的道路越走越窄,经济结构的调整,历史过程已经提前到来,这是国内的挑战。

那么我们看看未来中国经济增长会怎么样,国内外的学术机构普遍认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黄金期已经成为过去,中国经济将从现在开始进入一个7.6—8.2之间的增长,可以给大家看一个表,这个表里有社科院秋季预测的报告,今年是7.7,明年是8.2,世界银行预测的是明年8.1,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的是8.2,发展银行预测的是8.1,高盛公司他们的预测是8.0,中国银行预测今年是8.0,有点高估了,这是他们一般的预测。我们认为这种预测不十分准确,我带领研究团队也做了研究,我们估计今年是7.7—7.8,明年是8.5左右,高于他们的预期。再从中长期来看,未来的十年怎么样?我们估计中国还没有进入一个低增长期,还是一个中高增长期,我报它叫做次高增长阶段,这个阶段大致维持在8—9之间,平均而言可能在9左右,不会低于8,也不会长期高于9。

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我们学习“十八大”这样一个战略机遇期的估计,和这个估计的内涵与条件的变化,我认为这个战略机遇期告诉我们如下一系列的机会和选择,可能在十年,或者是更长的时间,虽然个别年份会出现较低增长的可能性,比如说今年是7.7—7.8,但是我们国家整个经济增长的潜在水平还在,支撑我国经济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的因素和条件还很多,我们还有很多可以把劣势转化为优势,把潜在优势转化为红利的机会和选择还有很多。

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个是潜在的增长可能性,我让大家看一个图,这个图是1953年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就是国民经济恢复完成以后,中国经济的增长过程。大家都知道,在改革开放之前我们是传统体制,是行政管制,所以那时候经济大起大落,1978年改革,1992年选择市场经济,我们经济大起大落的情况有所改变。2007年我们遇到次贷危机,但是2007年的政策是紧缩,2008年11月5日一揽子计划4万亿投资,使中国经济发生了大变化,这块有政策内涵的调整需要讨论。我的意思是说,这段时间里在政策上是有经验和总结的。我们看这张图,上线和下线连线给我们一个概念,就是长期平均的增长不低,大概是9%以上。改革开放30多年,这条红线告诉我们整个中国经济能够保持一个持续较高增长,叫中高速,不是原来的超高速,也不是前一段时间的高高速,我叫它次高速。那么这样一个战略机遇期我们把潜在的条件,潜在的优势把它分解一下,我们可以发现有五大潜在优势,或者五大机遇可以利用,这五大潜在优势都可以变成我们发展的红利。

第一个是地区发展潜在红利。地区发展不平衡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给大家看一个统计,2011年我们国家的GDP总体上说超过了5400美元,超过5400美元的地区有哪些?是吉林往上这十几个省市,其他大部分省区都低于5400美元,低的比较明显的比方说青海,贵州,云南等等。地区差异比较大,人均收入水平比较低,个人的可支配收入也是比较低。这种比较低告诉你了,较低收入地区有赶上较高地区的内在冲动,我们总结的规律是地区差距有多大,落后地区赶上先进地区,低收入地区赶上高收入地区的冲动就有多大,因此增长和发展的空间就有多大,这是第一个,这种增长和发展的空间就是所谓的发展差距带来的潜在红利。

第二个是人口发展带来的潜在红利。我们到目前为止中国人口红利是可以从两方面来看的,一方面是传统的人口红利,就是低劳动成本,低受教育程度,低工资,高就业,高产出这么一个结构造成的人口红利,叫传统人口红利。还有一个人口红利就是受较多专业教育,较高劳动技能,需要较高的工资创造较多附加值的产出的人口红利。我们说传统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但还没完全消失。我本人估计人口自然增长率降到千分之三的时候,传统的技能就全消失了,什么时候全消失呢?可能还有十年或者再多一点的时间。我们目前的出生率减去死亡率是千分之五左右,但是最近的下降速度非常慢。在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前下降的速度比较快,下降的速度很低。我们说新增人口的比重这个标是这样,劳动人口比重占到了高点,但是绝对量到2030年之前一直保持着较高的水平,大约占70%,按人口总量算将近8亿人口是15—64岁之间的,所以老龄化已经来临,占到了11%—13%,但是劳动人口的绝对下降还没有发生。不仅如此,我们的劳动人口受教育水平,平均而言高等教育低于美国,但是文盲率也低于美国,美国的文盲率是14%,中国是10%,现在我们的文盲率是5%左右,而美国还在10%以上。所以一比较我们就可以发现,在中国雇这种低学历教育劳动者的情况比较大,这种产业就是一般的加工业,劳动者劳动效率比较高,成本比较低,这就叫人口红利,大家买东西可以注意在中国制造和美国制造不一样,同样一双耐克鞋在中国制造他到美国卖可以卖到15美元,如果美国人制造的不会低于80美元。

第三个红利就是城市发展带来的潜在红利。这儿有个统计,我们在1978年的时候,城市化率20%,大部分不是城市。到了2008年的时候是45%,到了去年年底我们达到了51.3%,这里面有很重要的规律,就是城市化率在超过30%、达到70%之前是城市化速度加快的趋势,所以目前中国正处于城市化加快期,城市化加快,农村人口要转化为城市人口,农业为主变为工业为主,消费方式也会发生变化,由原来一般农村型消费变成城市型消费,消费的结构发生重大变化。所有的生产源于消费,所以当我们看到整个生产过程中,我们的投资有自发性投资和引致投资,自发性投资一定要折旧,还有引致投资一定是消费引起的,它俩加起来叫总投资。我们“十八大”报告里面专门讲到,城市化是我们中国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力。马上要召开的经济工作会议,其中一个主要议题就是农民、农业、农村问题和城市化问题,要大力推进城镇化。

第四个是高新技术创新和发展带来的潜在红利,及其红利给我们带来的机遇。众所周知,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实行的是拿来主义,引进,消耗,吸收,再创新,主要是拿来。我们可以看最近我们拿来的东西和过去不同了,有的加工品,或者大部分的加工品我们拿来有了很多的创造,最简单的玩具,现在全世界最好的玩具已经在中国了,不仅是技术在里面,而且还加入了中国自己的技术。目前因为有了一场国际性危机的挑战,全球都在考虑产业调整,都在探讨技术创新,创新窗口已经打开,我们中国的窗口也已经打开。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能源问题,新产业问题,生活方式问题,乃至于中国最大的产业之一电视也面临着新挑战。新材料正在形成,它会形成什么样?就是我们现在的液晶显示很快就会被另外一种显示的方式代替,也是液晶状态,但是不一样的形式,可以叠起来。将来的灯光也不是这样了,把发光材料喷到墙上,通上正负极电源,比现在的设备节能90%。这些事情都在发生,而与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生活和过去生活不一样了,这不是一点不一样了,而是到处都不一样。虽然我们受到着各种污染威胁,但是我们获利的情况是大于这种威胁的,人均寿命就可以说明问题,中国人均寿命现在能达到74岁,以前才50岁。现在人均寿命74岁,这个比率相当高,所以寿命的提高是我们科技推动的结果,我们发现和使用科技将会使我们的福利改进更大,这是一个新的发展机遇,当然这个科技也是我们不竭的源泉。

最后就是李克强最近专门讲到的改革红利,制度变革,体制变革给我们带来的红利还远未被我们开发,被我们发现,被我们利用。相反我们目前的体制机制还有很多妨碍着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应有的增长和潜力的释放,包括经济体制也不能说已经完成了它的全面改革使命,有很多问题还存在着,比如说垄断,列宁教导我们说,垄断必然产生技术停滞,因为通过垄断能力规定垄断价格,垄断价格是高于平均市场价格的价格,它创造了垄断利润。因为有了垄断利润就不需要技术创新,因为有了垄断利润不需要创新就必然导致技术的停滞和社会的腐朽。列宁说帝国主义必然灭亡的原因之一就是垄断,目前我们中国的经济体制上这个问题也还没有完全解决,有很多垄断存在着,有很多人还利用垄断去涉足,有很多人还依靠这种垄断收益,这种垄断阻碍着我们中国经济的发展,影响着我们平等的竞争和向外的释放。我们再说到文化体制,社会体制,政府体制乃至于行政体制和政治体制,这就是对资源配置的扭曲有很大的影响。

这次“十八大”专门讲到核心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要进一步扩大和充分发挥市场有效配置资源的作用,这和过去的提法不一样。要扩大和充分发挥,原来是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技术作用,然后是科学的宏观调控,现在是同时要扩大有效作用的范围,这个讲法告诉我们一个东西,就是市场是创造公平的,市场是创造效益的,政府是弥补市场缺陷的,两个手的合作是能够创造新的发展的。

总之,中国目前的发展虽然面临着很多调整,还有很多问题,但是只要我们认真分析这些问题都可以变成机遇,都可以变成我们可以利用的潜在优势,都可以把这些优势变成我们可以推动发展的红利。展望未来,我们中国的未来将是一个持续保持较快增长的阶段,而不是一个低增长阶段,不像国际上有些国家,有些人说的那样中国由于这次危机的冲击会走向一个低增长阶段,也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中国的发展会威胁他们,而唱衰中国,给中国增加麻烦,包括大家看到的周边情况。我们刚才说了,如果中国经济能够保持一个持续8%—9%的增长,那我们人口自然增长率即使降到千分之三左右,我们估计到2020年中国的GDP总量也会达到20.61万亿美元,美国是19.65万亿,这是按当年的惠价算的,假定人民币未来每年还要升值3%左右,按照这个假定中间有两三次贬值,那到2050年按照8%算,以后每五到十年降低1—5个百分点,到2050年的时候中国GDP增长率是4.5%左右,那时候我们中国的人均GDP是9.3万美元,美国是9.2万美元,我们中国的GDP总量是143万亿美元,美国是42万亿美元,那时候我们中国占世界总量的40%左右,美国占世界总量的17%左右,这是一个概念。但是如果我们对我们的机遇认识不清楚,如果我们对我们面临的挑战认识不清楚,如果我们对我们应当发觉和转换的条件不清楚,如果我们的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不能够配合我们的经济体制,如果经济体制不能继续改革,使不聪明的人变得聪明,使勤劳的人更加勤劳,使不文明的人文明起来,那我们刚才的估计都是空话,谢谢大家。

芒果 本文来源:网易家居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家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