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0/e/0080ep_includecss_1301.vm %>
网易首页 > 网易家居 > 正文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0
分享至

网易直播  “亚洲情•世界观” 2016中国设计创想论坛于2016年6月10日-11日登陆中国上海。受主办方创基金邀请,网易家居作为2016中国设计创想圆桌论坛联合主办媒体,全程跟踪报道。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创基金理事:梁建国  陈耀光

圆桌主持:南京筑内空间设计顾问有限公司总设计师 陈卫新

嘉宾: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研究院 金捷

杭州金白水清设计院 张丰毅

杭州形意内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合伙人 孙云

北京风生设计顾问有限公司 刘峰

苏州市厐喜设计顾问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厐喜

孟也空间创意设计事务所设计总监 孟也

北京无上堂艺术文化有限公司创办人 佘文涛

福邸国际董事长 陆云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上半场————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陈卫新

陈卫新:这次一共有三轮的时间,第一轮大家轮流主题发言。第二个阶段是自由发言,最后是小结。我们桌的主题就是设计情,东方韵。我觉得西方世界在历史这么长的时间一直关注着东方,当然这个东方也包括了阿拉伯半岛,印度半岛,甚至东亚。不同文化的产品代表着一种差异性,而这种差异性实际上也带来了一种审美能力以及我们审美习惯的敏锐度,包括直接的感受。

长期以来,社会经济的发展,都是美学发展的基础。从我们每个城市的博物馆,在每个历史时段经济发展对于审美的影响。所以审美在全球化发展的今天,应该说显得更有活力和开放的。设计情、东方韵应该包含这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关注的东方美学到底是什么?这也是我一直思考的,但是得不到答案的,今天特别想听到各位老师对于东方美学的一个概念。第二,如果这种东方美学是存在的一种系统性,那么它的创造力以及时代性大家怎么去看待?东方美学应该是从生活中来的,也必将会回到生活中去,我们也希望这种东方美学的呈现,以及这种呈现对于我们未来生活的影响,从现在开始第一轮的讨论开始。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金捷

金捷:当设计邂逅千年东方韵,如何传承经典。今天我们来讲东方不仅仅是一个地域的概念,还包括独特的文化体验。十三世纪的元代,意大利旅行家马克波罗在游历了二十五年之后将东方的财富和故事带给了西方,西方人第一次全面的了解了东方。

今天东方文化在京都、东京、台北、香港、加德满都、帕罗、孟买、曼谷、巴厘等亚洲城市以独特的方式得以保存和呈现。而在当代中国大陆,无论是城市建设还是日常起居,传统审美和价值取向有被快速摒弃的趋势。拷贝西方的空间殖民主义现象泛滥,城市建设中的千城一面也就不足为奇。

不传承,无国际。关于东方文化如何传承和创新的问题,是一个庞大的学术课题,个人三点拙见,还望方家指正。

1:要最大程度的保护好传统和经典,而不是去制造假古董。

我们反对将一座城市的历史包浆在现代化的建设和整治中遗失,一座城市的魅力体现在空间形态的多元和传统与现代的兼容。柏油路再也不可能成为良田。

2:如何将当代设计成为经典?

回顾近现代设计史,在相当长的时期设计并不是以人为中心的,工艺美术运动关注机械与手工艺,新艺术运动关注功能和装饰,装饰主义关注艺术与设计,现代主义关注大批量生产和销售。

当代设计要成为经典,除了上述的关注以外,最重要的一点是人文关怀。

3:西形东韵

东方文化具有完整的哲学体系,儒释道文化深深扎根于我们的思想和生活,影响着人们的行为方式和实践活动。 无论是儒家的“中庸之道”,还是道家的“清静无为,返璞归真,道法自然”,佛教的“禅学体悟”,都为东方的设计带来独特的视角。     

西方式的线性绝对,理性推理的思考方式,结合东方文化中的感悟与写意,不失为传承与创新的一条新路。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张丰毅

张丰毅:从地域来分,世界分为东方和西方。所以千百年以来,东方有东方的文化,西方有西方的传统,西方不可能被“东覆”,东方也不会被“西化”,千百年的传统不可能颠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地球的扁平化,地球村的出现,潮流化的更新换代,从全世界看西方到世界向东,近年来的“东方潮流”席卷全球。作为东方人,在接受了西方文化冲击后,在回过头来,重拾老祖宗留下的“东方财富”,我们如何更好的继承与创新呢?

个人觉得还是需要抓住东方文化的的内核与属性。那千年东方韵的内核是什么?我认为是“平衡与本真”。平衡乃宇宙正常运行的自然法则。天地生态平衡,万物正常生存。人体内脏平衡,身体才会健康,平衡是一种状态,更是一种美感,千百年来东方人“以平衡唯美”,无论是视觉还是触觉或是其他各种感官体验,唯有平衡才能舒服,让身心达到一种和谐状态,这才是设计的最高要求,也是东方设计的哲学。怎么来创造和建立平衡的环境?首先要树立“顺其自然”的人生观。人来源于自然界,生存于自然界。这本身决定了我们就是一个自然体,自然人,我们的生活和生命全部处于自然而然的自然界。顺其自然即提出东方属性的另一个关键词,“本真”。用最本质的材料,如石头、木材等等大自然里最为常见的元素去装饰空间,表达意境。本真,其实也就是,不忘初心,追求设计中最原始的美,隐去浮华,用一种符合自然规律的手法去设计,从而达到设计的“舒适状态”。用本真的手法,创造平衡的空间。让千年东方韵得以传承与创新。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孙云

孙云:当下我觉得“向东”这件事情在历史上是发生着的,向东我觉得在三四百年前的艺术形态里面都非常多的受东方文化影响的东西,我想历史在向前走,对东方的认知也是很多的。向东方,应该是幻想东方,西方人士幻想的东方是怎么样的。所以我们看到很多西方人了解东方的作品,和我们认知的东方完全两回事,但是从他们的角度看东方的时候他们有一个认知。西方这么多年来是站在一个政治文化的优势上来判定什么是真正的审美价值,而西方的审美价值是由拍卖公司来决定的,是由最主要的几家公司来决定的,而中国的东方作品,你无法以中国的所谓的那些价值以确定它在世界历史中的真正价钱。我觉得东方得很多艺术品是由西方人来定的,他的审美水准也好,都是由西方来界定的。所以我向东方,还是幻想东方,都是西方一直在玩的事情。

讲到第二个问题,我们在讨论东方等于什么?这里面讲的日式的东方,摩登的东方,禅意的东方等等,东方不是那些所谓的形象的抽象,如果我们只是拿一些东方元素,或者东方式的元素来设计,你只可以用空间切割的手段来实现东方倾诉。如果我们抓到东方审美的空间和构造的内核的话,我觉得就抓住了。

第三个是东方文化如何传承与创新,所谓的经典不曾改变。我觉得在中国真的不太有经典,因为我们才唐代留下来的几乎没有了,所以真正的所谓经典的传承和中国的文化是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中国的文化是否定,否定,不停的否定,所以有很多所谓经典的传承也很难去真正的把它表达出来。所以所谓东方的文脉我想可能在西方居住了一段时间以后回到中国的。就像我一直住在大陆,但是去台湾更像是中国,虽然台湾的经济、文化各个领域都在向前发展,在向西看,包括日本也那么多年都在不停的向西看。他们恰恰把自己最好的东西放在家里了。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刘峰

刘峰:这一次大论坛的主题设计情,东方韵和我们这个关系很大的,因为一个情有很多层面的需求,其实刚刚孙云老师也提到,在西方世界来意象东方得时候,或者想象东方的时候,实际上是超过了方法论的限制,所以说创新是一个老话题,其中有一个问题问到我们如何传承和创新。我觉得一个现状就是文明或者文化的传而不承,传承传承,我们首先有没有传,其次是有没有承。我觉得传有一个消化的问题,我觉得在我们这一带人受的教育里面,对传统文化这一块相当弱,所以偏离本意和文化的精髓,然后执迷于表面的。如果传不好的话,自然承也承不好。所以为了传而传,或者为了创而创,这个是目前面临的最大的困难。从这一块来讲,我们输给前人的不一定是某一种技艺,我觉得是造物的形态和世界的敬畏之心。比如我们说到工匠精神会想到日本,我觉得那个精神是一种态度,它是超越了某一种第一技法的态度。所以对于日本也好,对于中国的先辈也好,我觉得是输在态度这两个字。我觉得首先是要去消化,也就是去学习当下的日常风格。因为东方的风格也好,是脱离了日常,所以再谈创新是话。所以从这一块来讲,也是我希望找到的一个平衡。

另外还有一个话题就是。好象东方的文化显得很古老,并不是很和当下有关系。我觉得这个可能是站在当下历史的一个错觉,文化永远是进行式的,只要人类生活的存在,这个文化自然会存在,换代是夹杂在当中的一个小插曲。当然文化从整个脉络来看一定是往前走的,所以当我们说唐宋元明清等等,它是一个进行式。所谓创新的新是自然而然的事不是一个刻意打造的潮流,不是某一个人或者媒体造出来的。所以从这一块来讲它是由下而上的,这个下是指的生活的日常,包括情感和沟通。上所谓的就是这个潮流,所以不是我们表象而罗列的这些符号。

除了某些的特殊的历史时期,中国或者是东方文化从来没有停止过和西方的对话,因为其中有一个词说到如何和西方去结合,这个对方我觉得没有停止过,与万物对话本来是东方造物文化里面的一个精髓,当然包含西方的世界,从这一块来讲,反倒是我觉得对西方生活美学和以前特有的洞察力,他的生活方式,可以让我们转换一个新鲜的视角看自己,或者看东方文化的点,这个是更有价值。除此之外简单的方法论我觉得倒不是最重要的,所以从这一块来讲如果最终有一个关键词,我觉得应该是臆好中国,最高的境界是脱离臆象之外的。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厐喜

厐喜:因为东方的概念,很大一个概念大家想到的是向东,因为我们早年对东方的理解,一般是黄色,红色,熊猫,那么长得像东方。所以在讲东方韵的时候,我想到了生活方式这四个字的概念,我觉得从这个方面去聊。那么就是说,而且我之前也看过很多古话,在西方人眼里东方应该是时尚并且是前卫的。我看过很多的一些画,我猜他们里面画的一些内容,在当时是前卫的,并且是创新的一种方式。

如果是从这个古画描述的中间,包括中国的茶和瓷器,都是西方人追捧的一些东西。那么古人他们其实也是在创新,创新了以后带领一种新的操作和方式,但是在当时的环境,比如我们理解中的园林,包括陈设等等,这些都是最高级的生活方式的呈现。它更多的是对社会生活,日常,娱乐体验式状态去表现当时的一些情况。所以这个类别,在早些的时候,西方没有我们发达,他看到的东方,他其实是崇拜东方的,对他生活的体验感,包括对茶叶的味觉的那种体验,他可能更在意学到的东西是这些方面。那么因此就是说,我们讲到一些文化的创新,我自己也做了相关的这方面的工作,我当时在最早的时候做的时候,我为了不要做的特别古,我弄了一个铁的材质,通过铁的材质,当时就在想铁的东西如果对于中国传统的东西如果呈现。其实很大一个程度上我的理解,它不是表象的我一定要做成一个以前大家都见过的,我觉得它应该尝新。所以我当时在中间找到一些平衡,我认为所谓的东西真的不是表象的,大家嘴巴里叫的我要东方,我一定要红木家居或者诸如此类的表面性的语言表达它。其实应该从它的中间,到底它的意境,它的文脉,所以我通过铁这个当代材料做出一些能够跟这个产品产生一些平衡的产品出来。所以我的理解,归结到最后一句话,东方不只是表象,它是有内容的。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孟也

孟也:在设计行业拼博20多年,主要做私人住宅,回忆起来,前面大半段打拼是为了生存、生活和过的更好,反观住宅设计这些年,从墙裙刷绿油漆到曲柳木板墙裙、从祖国天下一片榉(木),到前些年大理石复古线条西方风暴的洗礼,我们似乎一路与市场需求并驾齐驱,也就是“掌握了人民的需求才有更好的发展”。在这个方针指导下,那些年我们做的还可以。但是,作为有点追求的设计师,还是在不满足现状的十几年前,离开自己认为人民需求太低的城市来到自认为人民要求更高的北京发展。

一路走来,我们不挑食更不拒绝任何的设计挑战,乐此不疲的寻找最挑剔的客户,当然,我们一直需要适应“点菜式”的客户需求,好在我们往往能满足很多“风格”并且做的都有模有样。我们很幸运的在私人住宅设计领域有了一点小成绩。

更幸运的是我们一直没有忘记了与客户一起思考,并且,我们发现最近几年的客户需求已经更靠向年轻化及富有创造性,并且有更多的人在抛弃西方复古空间审美,返回东方、追求现代,因为,投资决策人已然年轻化。

这对中国设计来说,无疑是巨大进步的开始,因为买单的人的观念转变比更多设计师的呼吁更加现实有力的扭转了设计表达的方向。

1、 当下的设计常态是“向东”还是“像东”?人人都开始谈东方美学,又有几人真正领会东方?什么样的东方为美?

2、 东方不等于中式;日式东方、中式东方;摩登东方、禅意东方;木头、青花瓷是东方,金属和皮革是不是可以做成东方……所以东方真正的内核和属性的关键词什么?

其实,在中国人被金钱障眼最求华丽丽的西方空间艺术大潮的那些日子,西方人却一直都是没有间断尊重并喜爱东方文化及设计,十字军东征、鸦片战争及八国联军是掠夺中国文明和财富的耻辱,但是不能否认,中国从古至今在西方人眼里是华贵和神秘的,才会贪婪的占有。而作为北京,在我见过的近八成外国人的家里面,中国式的设计、家具与物件,才是他们乐此不疲的家居生活喜好。再看西方各种时尚界的设计中,东方的元素一直被运用在雍容高贵那一个系列从未降低过B格,以阿玛尼为首的家具品牌也不断的加强东方元素设计的含量。记得让我念念不忘的五年前卡地亚橱窗展示首饰背景用的小屏风以白瓷烧制的牡丹花卉纹样,更是在材质多元化运用上给了我更多启发。

其实,中国设计也一直没有间断过“中国式”的中国空间设计,反观二十年来见过的花木窗、黑石板,手绘壁纸加点明式家具,再吊盏宫灯的设计,硬生生堆积的东方符号,这种空间比比皆是。

我想,跳出这些圈圈式的设计,才是真正要考虑的中国式东方设计。所以我个人认为,无论日本中国式还是摩登怀旧式,一个时代背景下的东方,一定以现代设计风格为背景及空间技术手段指导下完成的,一定在空间内的感受是把东方符号揉碎了、融合在神韵当中的。事实证明,最好的东方设计师们都是这样做的,我也一直在尝试。当然,我个人认为,或许还可以在性情上再加大与西方的碰撞甚至冲击,让东方可以表达的更多,是我想做的。

东方的美无处不在,亦山一石亦水一云,丝绸陶艺、古木青砖、光影传神,如果不能融化重现,还是做雕龙画柱的具象符号和材质运用,味道全无。大美在心胸,在气量,在中国人的生存哲学的阳春白雪里,也在市井的下里巴人中,学是一直要学,能做到多少,真的靠修为。

3、 东方文化如何传承与创新?所谓“经典不曾改变,唯有粹炼”。老祖宗的东西要传承,新时代的潮流要跟进,东方总给人一种“古老”的感觉,如何让东方“新”起来?如何用西式的教育加上东方的血脉创造出更美的东西

4、 地球是第一个寸,未来如何让东西方相辅相成,以“融”之心创造更美?

“让东方新起来”是一句让我很感动的话,但不应该止于“新东方”,因为新东方被叫的烂街,当然,也是因为有市场有未来有人爱,才烂街的。

新东方确是个太美好的命题,新的空间手段,在空间的重塑及设置上考虑了太多内在及外在因素,人的流动、视觉、光线、一花一木,巫山与云水……,材质运用更是可以大道至简却气宇不凡……。但是反观近年来市场上叫新东方的空间作品又是怎样?大多数玷污了这个美好的题目,很多是升级版的符号堆积而已。

其实从住宅设计需求角度看来,新东方已然成为潮流导向,那么,我们有责任对新东方的概念定义及正确的方式给予相对规范提倡,在没有教育体系下的市场从业人员自由发挥的现状下,告诉从业人如何懂得对东方美,如有条件从高级别的设计师开始普及学习方法,使东方在设计的传承一个更系统的角度上百花齐放。

原来,地球是不同的世界,现在,在信息如此发达的当下,地球的确已然是一个村,我们获取信息的时间有多快,传达东方设计的速度也有多快,我们人多地多项目多需求多,是我们最大化赢得未来的条件,我们骨子里是东方血脉,是我们传承东方式设计的义务及责任,我们在学习中进步,最终将以最美的东方形象向世界告白,我尽一己之力。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佘文涛

佘文涛:我想,如果对比东西方的文化属性和特征的话,可以用两组词来概括:一是东方追求精神,西方追求物质;另是东方追求心性的美,西方追求科学技术的美。


东方的美更注重的是人的精神涵养。从绘画上表现为追求天人合一的意境,特别是中国山水画,追求可观可神游的怡心作用;从建筑上表现为合乎天地自然规律,营造独立小宇宙的生活空间;而中国园林的移步换景让人恍如走入一幅长卷水墨画,阴晴雨缺、四季变化也是生活画卷的创造者。所以说东方是一种心性的美学,它关乎自然,是人与万物的和谐,它是流动的、象征的。

而东方文化的内核是强调人道德精神的提升并以德载物。所以一张明式的圈椅看到的是文人士大夫圆融中正的心态,它形制上对线条的极简锤炼,相当于人自身不断剔除自我缺点的过程,它的美,是心灵纯净境地的体现。

东方美,更多是体现在其生活方式之中,所有符号性的表征只是心灵在对应空间生活时的需求。当下的时代,信息的无限交叉,人的生活更具流动性,文化的互为交融成为必然,科技技术的发展也推动了材料所能赋予空间及物品的丰富性。既有的东方符号体系应该得到扩展,从空间到材料到形制,只要基于东方文化心灵活动诉求而产生的一切美,就可称为东方的美。

东方文化就象一条河流,不同的历史阶段用不同的时代语言演绎着相同的思想内核。“传承”二字中巳包含了所有,就象孔子对“中庸”思想的提倡、老子对“道”与阴阳学说的归纳、佛陀对“智慧、慈悲”的教导,几千年来,不见得有超越于此的新的生命、宇宙哲学出现。

我觉得,相对于每个个体生命来说,重要的是先传承来自于传统的永恒生命观,基于这样的角度同时再发掘自己独特的精神实质,通过不断的多维度的学习,粹炼出独属于自己的语言表达系统。只有“真”才能留得住,才能创造利益人类的价值。文化和艺术的历史都是由有创造力的相异个体所共同打造出来的。创造力更为重要,它不是“古老”与“新”的差别。

东西方,从来都是相互之间的参照点。“融”的过程能演绎出更多的可能性,但我们不应为了“融”而融,为了“创新”而创新。因为生命的终极目标“完善心性,利益众生”从来没有改变过。在此前提下的一切精神活动,究其实质是没有东西方的界限的。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陆云

陆云:我觉得我是一个爱美的人,我代理品牌都是我自己喜欢的,我觉得现在东方有非常多的好设计。但是我觉得这个缺点是什么呢?例如爱马仕也找我代理,但是我对他的饰品比对它的家居兴趣更大一点。我想作为一个中国、意大利和美国打交道相对比较多的跨界人士,今天我想提供一些信息,我觉得这个年代信息比较重要。一个东方的,总的一个感觉是不如西方强。为什么呢?尤其像现在,东方这两年应该在蓬勃发展,但是我觉得它背后是什么?背后它缺少大师,背后缺少标志性的项目。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就是在意大利,我代理意大利最大的品牌,所有只要我喜欢的品牌我都会去代理。我觉得第一个,他们有非常好的,因为一个真正好的风潮不是光靠设计师的魅力,就拿宝格丽酒店的设计,BMB有最好的设计师,现在宝格丽酒店和他们是一个组合。现在意大利最红的一个设计师,他刚刚和cassania签约,他不能带给BMB建议,但是今年米兰展,不知道你们感觉怎么样,在我们看来这个展很奇怪。因为cassania一个新上任的CEO,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弄,然后这个设计师提出来一个很奇怪的东西。他是现在整个意大利最红的设计师,然后还有另外一个设计师,可能很多人也不太清楚,他用了前两年宾利家居的老板请他设计宾利的家居的设计元素,现在他在意大利也是红的发紫。去年我去他的工作室,他在深圳做了一家展厅,像一个超市。还有一个设计师像卢志荣,他离开了以后,他的设计一直推不起来,他的设计很好,他也很懂工艺,但是为什么这个品牌到今天为止,已经有两年了还是推不起来。他没有一个好的背后的支撑,光靠设计师是不行的。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梁建国

梁建国:其实这个话题应该是最难讨论的一个话题,因为我们自己是中国人,要谈这个题目是最难谈的。我想回答陆云刚刚提出的问题,你自己应该怎么做?这个很重要。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一点谈这个又没用。我们今天参与的这个会,我们应该干吗?我们先别去说别人,因为每个人都会去说别人,每个人都会提出一系列的问题。比如说的心花怒放的,到自己怎么办呢?我觉得第一个,参与这个会的人今天开始,我们就从自己开始做。我们终于开始来正式谈这个问题了,这个时机也到了,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时机,我们很幸福的可以谈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我们可以谈这个问题的时候再不谈也很快过去了。包括我说请卫新来做这个话题的主持,因为他已经压抑了十多年了,再不把他拉出来晾一下,会像很多知识分子一样的,感觉没有希望了。我觉得没希望我们也要开始,我们不能不去做,这一点我觉得实际上这一桌,这几个中心是想要解决的,我们必须真正的开始。那怎么开始呢?我谈几个观点。

第一,先梳理历史。从有人类开始,这个是怎么样的?

第二,我们现在是什么状态。我们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其实大家开始讲的都是现状,就是开始互相埋怨。当然也会有在做的,当然没有从根上做,做的话还是小我,缺乏责任。我觉得现在的做法还是缺乏责任,那到这个时候说这个事。什么叫责任呢?这个责任是你必须要带着这个责任,或者每个人其实都有责任,这个是命里面带的责任。

第三,我们当下的东方是怎么样的?就是一百年以后来看这个时代,这个阶段我们干了什么?可能我们现在要用以后一百年的眼光来看我们在这个时代留下了什么。如果谈不到这个,你不要以为干了一些什么小事,然后世界下留下什么。不会的。

第四世界性。如果没有世界性的话,是没有说服力的。那怎么做到国际性呢?也就是我们必须要有社会,有经济,有文化,还有一个就是所有的人类,大家对这个事情,大家多在观望,都在怀疑的时候。所以我想这个话题是一个蛮有意思的话题,但是要做好很难。我觉得一定是带着责任来的,不是去撑个场面凑个热闹的。我们都是带着这个责任的,第一个要从开始做,就是你应该怎么做,我们等一会可以敞开这些话题来谈。我自己认为我一直在只做一个话题,就是做东方,也就是做本土。其实我也很痛苦的,也想多团结一些人,叫大家一块来做,因为你一个人做的再好没用的,必须大家一起来做才有用的。我们一起来才可以走出去。你一个人走出去是没有用的,就是说两个人是错的,但是一个人是对的,两个人都说你是错的,那这个对的人就是错的,这个是没办法,这个是我们今天的社会。所以我们今天要做的是大家一起来把这个思想走出去。

网易直播|创想圆桌论坛5:设计情 东方韵

陈耀光

陈耀光:我认为向东向西,很多向自己、向祖宗的东西,有归属感的东西才能传承,因为它是你的本土。这个是我们祖先给我的一个习惯,我们的习惯不仅仅是一种文化、沉淀,或者是历史,更多的还是生活方式。当这种文化进入到我的生活方式,我的爷爷奶奶,我的爸爸妈妈给了我这种生活方式,我感觉到了台湾,到了日本,东方文化的亲切和没有距离感,相较我平时对西方家居的收藏和差异性好奇的感受是不一样的。京都也好,台北也好,在其创意小区和生活社区的背后,我感觉自己是这个地方的主人。而在欧洲时我始终感觉自己是一个客人。所以这个向东向西向自己,这个是我们设计师不能回避的现实。

第二个,建国一直是倡导东方的助推者,我认为弘扬东方有几种方式,一个是我们已经知道我们作为行业的使命,或者是国际也对东方文化的一种好奇和神往,因为东方文化不仅是中国、东南亚,它对全球来说都有一种不可抵抗的神秘,所以大家才会关注。因为很多东西就是这种渗透。

陆云是对方诠释的一个对立面,但是对立面的人来谈欧洲的产品和欧洲的设计和创意,给我们设计师的提示是什么呢?同样他们有强大风潮的推动和支撑,中国设计师的创意环境的一种弱势,没有达到一个团队或者整体社会受众面的支撑,你真正要倡导一个注意这不是靠个人,或者一个想法能完成的。但是实际上东方风格的倡导已经不是作为一种需要,再通过大家去像完成使命去做,我认为今天这个话题可能折射出,除了我们本身对亚洲情,东方韵的一种天然归属感以后,可能整个行业科学的打造,以及经营这样产业,它需要得到自身、环境、团队、品牌,以及政府,我们还需要去呐喊和呼吁,给予我们更多的支撑。

陈卫新:第一轮大家的发言,我也做了一个简单的总结,金捷老师的关键词是“不传承,无国际”的理念;张丰毅老师的是“发展中传承”;孙云老师是“不否定东方的发展”;刘峰老师提出“日常生活的方式”;厐喜老师提出“东方不是表象的,是一种意象的内涵”;孟也老师提出“生活方式对于推动东方神韵的意义”;佘文涛老师提出“东方的心灵美学,永恒的生命观”;陆云老师提出“这个时代需要东方传承,需要大师,需要标志性的项目”;梁建国提出在“传承之间要充分的梳理历史,了解现状”;陈耀光老师提出“关于地域性的生活方式”。

所有的老师在讨论的话题当中,有五个人提出了关于“生活方式”,其他人都提到了“在发展中传承”,所以今天我想就从这两个关键词的角度,进入第二轮的自由发言。就是在生活方式当中,从自己作为一个自然人,或者一个设计师,你怎么样在生活方式,工作过程当中体现出你对于东方审美的看法。第二个我们怎么理解在发展中传承,这种传承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方式,是以一种否定方式,还是相互关照的方式,这个也是中国传统的宗教的理念,我们现在东方和西方不是对立的,大家都是共赢,大家在共同的发展,西方也一直在传统当中借鉴我们的东西,我想从这两个角度大家进入第二轮自由的讨论。

————下半场自由发言————

陈卫新:我个人觉得这个话题非常应该引起重视,但是这个时代也是迫切的需要新话题,我们不管有没有定位,当然这个定位是很难的,我希望以后大家在从下一段的时间段,能充分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一起来见证。

孙云:我和沈雷做了一个很小众的服装品牌,我们对这个品牌的认知它是一个东方的,带有侠义色彩的。今年我们请了米兰时尚协会的地道西方人,他们看完我的衣服讲了一段话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我不了解整个西方,但是我了解米兰人,米兰人穿衣的习惯永远是衬衫,彩色的领带,小马甲,西装,窄窄的小裤子,彩色的皮鞋,彩色的袜子。你看到的只是米兰人这样穿的外形,但是只有米兰的男人才知道其中的变化,因为每个米兰的男人都是设计师,他们对面料和工艺,以及对艺术的追求要求之高远远超过你想象的。”他们建议我现在不要去米兰,而是去巴黎。

他说你的服装一看就是东方人做的,如果你完全用东方人的思想方式去做东方人的事情,拿到一个西方的市场你也不会有市场,怎么样才能让我有市场呢?只有你找到一个口。他给我看了一个当代品牌男装的垫肩,拆开了以后看到里面垫肩有七层,每一层有不同的面料和工艺。东方的服装很简单,就是一块布铺平了,然后剪出来就是服装,但是西方人要求服装穿在身上是不一样的。

这些就是东西方完全的碰撞,也是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如果你要把东方文化介绍到西方,你不用西方的思考方式你是不可能进去的。为什么我们的家具在西方没法得到认同,它本来在工艺和营造的方法上就不被认同,因为你没有把它属于那个对的方式给体现出来。你只是在用你自己的方式在不停的做,然后你说这就是东方,这是闭门造车。我觉得真正的造一辆好车就是看西方人怎么做,然后我们把西方人的方式拿过来做。所以文化其实就是在所有的细节里面,一点点的。

陈耀光:也改变说,如果你了解西方人的那种,他们的一种文化的接受度,然后你这时候再去传播东方人的思想更容易达成吗?还是先按照东方人的习惯任何理念的产品很难进入到西方,他们的一个接受度的生活中。

孙云:我们容易把工艺传统当成文化,因为工艺传统,就像日本人是技术信息化,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老师还教我们中国古戏台的研究者居然是一个日本人,然后教我们中国古代建筑的居然是一个新西兰人,他们都比中国人研究的更深。我觉得我们研究到西方人的西装,可能研究到连西方人都没有想到的。所以有时候我们把文化提的更高。

梁建国:就是大家打着文化的旗号去做一些不是文化的事情。我们也希望通过圆桌论坛改变这个现状,让每个人反思自己,应该怎么去怎么样。我觉得要静下来去,你不管做了多少,但是要静下来去做。孙云说的特别好,你要认识态度,你认为自己错了,你要认为自己不行,不行在哪里,其实第一个不行的是态度。先要有一个态度,你才可以做,其实做大做小无所谓的。一个故事可以说明很多很多的问题。另外一个,也和这个很有关系,那就是格调,你没有“格”的时候,就没法找到“态度”。现在中国人很勤劳,但是格调偏离了。我们是设计师,设计师研究的是美,东方韵是有格调的。

我们从现在开始,要建立一个什么格调?就像无印良品一样的,它最简单的家居,它还是有格调。并不是人家简单没有调,但是我们现在是简单没有调了。我觉得包括陆云说的,当你这个调性不对的时候,你说值多少钱或者怎么样,它都没有用的。其实这是我们设计师的任务,就必须要去解决的一个任务。因为你解决不了这个可能还是会有问题的。就是他了解的工艺,他要有态度,当然没有调子的时候,也会有问题的。现在我们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格调是我们一个基本的标准,这个也要去建立的。

陆云:接下来的十年,中国可能在东方韵上会有机会。在第一代的发展中,甲方也好,客户也好,或者有一个品牌,我觉得中国之前的第一代的甲方都是非常趋利的,所以很多时候设计师往往被“强奸”,接下来第二代的成长,中国这一代非常的迅速,因为一代代人里想要成长什么东西,而每一代的眼光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这是非常巨大的机会。基本上意大利设计师跟中国甲方合作都是有不愉快的经历,但是我跟这个意大利设计师合作的非常愉快。接下来十年当中一定是不一样的,这个也是给设计师带来机会,他会更尊重你,但是你有准备好吗?所以我说意大利的大师他们有时候也会走偏了,他会从很多方面帮你纠偏,两个人达成一致。一个伟大的项目一定是相互尊重的,一定不是设计师屈服甲方,或者甲方完全听设计师的。因为大家都是在各自的领域,思路上是互相补充的。就是接下来在中国一个东方的伟大项目,我认为在接下来几年当中可能会诞生,或者某一个工业化品牌,那么这个项目才会把东方韵提上一个高度,得到全世界的认可。其实一个东西,如果你老外不认可,中国人也不认可。

陈卫新:我也认可有一个很好的项目出现时,可能会带动这个。但是全民审美意识的提高也是很重要的,如果你全民意识不提高,还是盲从的状态,我感觉你们现在为什么前期大家对东方的这个概念比较模糊,不是说不准确,甚至有一种反感。实际上因为早期出现的概念的产品都是不合格的,包括一些红木家具等等,就是没有做到那种极致性,其实跟我们传统的差距太远了。所以这种差距恰恰是模糊了对东方审美的认识,认为那个东西的标准改变那个标准地其实那个东西远远不是那个标准。

其实刚刚孙云说的,东方的服装非常的讲究,我有一个朋友说藏了很多古代的服饰,里面领子光盘扣的做法就很多很多的,只不过我们在早期这几十年关于东方审美的传承是中断的。大家没有得到很好的延续,我们现在所谓的东方都是在书本上,都是一些文学性的。你看不到实物在生活当中的使用。我们在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听到一个讲香港话的人就觉得他代表了一种前沿思想。现在你找到了自己的自信,就不这样认为了。原先中国的这种东方性的东西到底在哪里?像我们小时候,在一个老的屋子里长大的,东方存在在每个细节的记忆,其实甲方有时也有难处,那我们自己能否做一些总结性的事。

我现在成立的团队也是一直在做南京所有的民间建筑的资料的整理。所有民间的建筑有的地方要拆了,但是我们把它取样,现在已经做了四年。再过几年我想把它做成一种书,这本书以后留下来做资料,以后这些老城区的人修房子会有一个依据。因为现在从政府角度关注的都是文保建设,他根本不关注真正在生活当中出现的细节。如果每个人都从生活细节当中提高,我想东方美学这个观念都是成立的。
   
  金捷:其实我们当下的设计语境,谈东方韵很尴尬。我太太觉得我每次选的酒店,感觉都是不错的。那是用我几十年的设计的经验,来看图片和评价来选酒店。我用自己独特的眼睛去看东西是不一样的。比如上次在京都居住的院子就和我们发生了共鸣,因为它就是老百姓的生活,非常真实。它的那种东方与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是一脉相承的。我们怎么来做一种没有痕迹的东方。其实我们中午看到一个非常小的餐馆,两个人吃得很开心。这种餐馆在欧洲可能是一个小餐馆,一家人就做得非常好,没有人跟他竞争。而中国人看到他一年能赚50万,就会在旁边用低价的成本再开两家。这是一个思考方式的不同。

刚才大家讲的价值观的确定我很认同,现在我们很多东西是用西方的评判标准。黄花梨家具也好,葡萄酒也好,都是用西方的评判标准的。其实我们中国的民间的这些白木家具,它的艺术性是非常高的。但是在收藏界它这个是不足挂齿的。当我们学了设计,我们可以有自己的思考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种快乐,这不是人云亦云的一种方式。

京都的银阁寺就是普通的木材做的房子,它的那种生命力,还有灵性肯定是超过红木的,因为它跟自然界产生得这种共鸣的感觉,这个也是东方的一种魅力。可能西方人讲究的是一种永垂不朽,它是用石材来建筑。其实我们对设计里面没必要那么多的流露出那种一定是东方的。我觉得大可以解决你的生活方式,解决这些发自里内心的那种感触的东西来做设计,可能你的东西设计的非常非常好。

张丰毅:刚刚孙老师讲的传统工艺和文化传承。我们在设计的时候会碰到很多的问题,觉得自己想做更好的设计,就是后面的工艺不行。我人生里面最好的作品,就是20几岁的一个作品,其中所有的铁艺,木头也是自己打出来的,是一种工艺的传承。刚才说到甲方和乙方的概念,以前的投资方处理的比较好一点,我自己研发了很多的产品出来,比如说集装箱的咖啡厅,这个产品出来了以后,可以用工匠精神代表。第二个要研发出来新的产品,宾馆里最高的利润点是婚礼,可以做的最开心。回到东方情的角度,到底是做西式婚礼还是中式的婚礼,在场景的布置上面,我把东方的一些符号,包括一些设计的材料,都会用在这个项目上面。   

厐喜:我对于东方这些传统性的不管是工艺,还是一些生活状态的传承还是蛮有优势的。12年以前我是做广告的,但12年以后我开始反思我的生活状态,所以我把之前所有的模式都停掉了。我大概花了三年的时间开始接触苏州的玩盆景的,玩石头的,各种圈子里面的人,我总想尽办法融合进去我的兴趣点。我在苏州待了这么多年以后,我完全不懂苏州,因为我只是一个表象中间理解苏州的状态,但是你近距离了会发现它像一个宝库一样的。其实我是跨界的,它就像一个宝库一样的,我经常从中间去看,吸收到很多的好的东西。

我经常谈到生活方式的意境,很多年前苏州有一个看梅花的地方,旁边的一个老太太跟我说小伙子你这样看梅花是不对的,她把一个井打开,然后说你应该看这个倒影再去闻香味。我们很多时候说腊梅不能放在庭院里面,她说去看所有的园林,45度角的地方一定有一个腊梅。后来我去看是这样的,因为它是有说法的,因为太阳照在那里有一个投影,在那个时间段会出现一个美景。

我在古董店里面看那边有一个八角形的石头,当中有一圈凹槽,懂的人说是放兰花的,兰花每年在九月份的时候一定会开花,这个里面会放水。所以我经常会把这些放在我的设计里面。现在我自己做了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其实是承载着我现在的空间里面的,我最初做的时候也是这个概念,我一直在变,可能你几个月以前来和几个月以后来它完全呈现出不同的东西,它就是不停的在变。因为有时候你会发现,我原来放在这里的,我一直认为很美的,但是我真正到生活当中去接触这些人,他们跟我讲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腔调不够的,我的格调不够了,我一直以为的那个点在我真正了解以后,发现它不是这样的。可能我理解错误了,就是我懂了以后我才知道,它是不应该放在这个位置的,它是有问题的。所以我一直在改变,改变它的状态。并且加入一些我自己的状态。   

工艺部分,我在很长一段时间把玩了日本的道具,对器物有一些了解,很多人都会认为陶艺是比较重的,后来我发现把玩了这种老的器皿以后,陶一定要轻,我就加入了自己的理解,甚至包括形。我给了这个日本人形,让他帮我做,呈现我所要的有一点当代气息,但是它又有沿用日本的工艺。

在苏州有一个70岁的老先生,他教了学生金属编织,学生接着就出去赚钱了,而不是把这个技术学到。所以我们现在也是在不断的修复这个状态,我在找这些工艺。比如说能够做到,不管是做成茶器也好,或者是生活用品也好,我在找一个共同点,从日本的一些工艺,或者西方的一些形式,再加上本身东方的工艺,重新做一些适合我的产品体系。

陆云:任何的风格的成功一定是商业上的成功,才能带来这个持续。其实十年前我跟中国的一些设计公司和设计师品牌合作。那个新古典我自己都不喜欢,但是带来了商业上巨大的成功。东方难做的东西在哪里呢?因为中国人不懂西方,所以再难看的新古典大家都能接受,但是东方的东西都在评头论足。很多年前我们代理进口品牌之前,老百姓家里都是国产品牌,为什么杭州可以在这六年的时间有这么大的变化呢?因为我很善于在样本房、展厅中我喜欢的东西呈现出来。杭州的客户原来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在我们的展厅看到以后觉得很好。

东方韵真正需要我们这些设计师,你做到一个东西让客户觉得他真的喜欢,这是真正的带来大改变,包括有各种力量加入。比如梁老师也做东方的,但是后面没有力量来支撑,如果我跟梁老师合作,可能告诉你这样商业上不好,这样反过来你会改变一些东西,这个过来之后你在商业上就变成了。东方现在是漫山遍野,让大家反而有一个审美疲劳。任何东西一定要商业上的成功,才可以推动把这个风格。新东方能够在全球成为一个标志性的项目,一定要有优秀的人员在这里面一直推动。设计师一定要整个商业链给连接起来,然后让整个的市场,中国人其实学习能力很强,接受能力也很强。

梁建国:我觉得我们还是要看到一个普适的问题,首先我们要抛弃我是设计大师的成功,以这个姿态在做这个论坛的时候,我们发现自己还是在倒垃圾。我们会有成功,也有失败,失败的是大家都在倒垃圾,还没有这个当代社会责任的去探讨这个问题。一说格调大家都很嗨,觉得蛮符合自己的调子,但如果都是小资,可能很快完了。中国每一个设计师拉出去都不差,但是设计师要团结起来才可以改变我们的甲方。

还是要回到我开始说的,我们到底要干嘛?今天我觉得给大家有一个任务,从这个会上来以后要从自己开始做起,第一个要看得起自己,就是同等的情况下,先买自己的产品。因为你不开始这样做得是不行的,为什么韩国可以强大,为什么日本可以强大,他们做到了这一点。这个不是民族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成立这个基金会,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我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还是在倒垃圾。这些故事情节是让我们去找到一个让你去喜欢去设计的原因,最终不是解决你的喜爱,是要解决人类的喜爱,用今天的科技可能可以解决这个,过去是有局限性的。很多的问题已经可以解决了,你为什么还是要回到那个状态呢?那个状态是很好,但是我们需要解决的不是这样的,我们要干一些有责任的事情了。

陆云:梁老师刚才说到我们是建设者,不是抱怨者,但是如何做一个建设者。接下来我可以做一个建设者,我可以帮助国外的品牌的资源,我能做的事情是把东方和西方的文化进行对接。我可以把这些信息带给中国的设计师,包括我可以带中国的设计师去他们那边看他们是如何工作的。米兰展是很精彩,但是那些优秀的品牌背后的东西我们不知道。他们也想跟大家分享,但是因为语言的关系没有这个机遇,我觉得我可以作为一个桥梁。包括东方韵,我甚至愿意帮助大家,能够打造一个全球性的东西,如果能在这个建设当中,我起一点点力,我认为我很荣幸。

陈卫新:刚才梁老师讲的,其实现在的生活方式都在改变,怎么在改变当中发展和传承,肯定不能回到过去,也回不到过去,在当下这个时代,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孟也:我觉得其实我们这20年都在前线,我是设计师里面唯一一个像媒体人一样辛苦的。我在慢慢整理自己的思路,我脑海当中越来越强烈的去希望得到生产是不是一个核心?我在想我们凭什么不受别人尊重,我们为什么要讨好外国人呢?但是慢慢的我感受到了,我们去意大利,我们去看一个西方的品牌做的东方的感觉的东西,他的工艺我们真的无懈可击,我们甚至觉得那么昂贵的价格,只要能拥有的话拥有一次都行的。

高端厨柜没有一件是中国的,如果说厨柜的技术含量太高没办法自己做,但是衣柜我们可以做。我们都去做美式乡村,新古典了。我们做创意和设计的,呼吁也好,拿出行动来也好,中国生产人人都要用。我们买一个门,一个很好的五金配套都买不到,拿什么让外国人认可我们东方的情和韵呢?意大利的家具我们大概用了八九个品牌,他们全部都是放在一块用,但是中国设计师做的东西,产品放在一起很麻烦。这个设计的问题是可以感悟的,说到设计的问题,我们也得融合,我们相信设计的观念传达的很快,但是我觉得生产是社会背景和消费能力等等,我觉得现在提起来也不是为时过早,它一定会有结果的。家居产品每个人天天都要用的,我们设计师团体的力量凝聚在创基金这个大的平台上面。

陈卫新:这么多年,市场给了我们设计师很大的机会,所谓创新这个词在我们中国设计界有一个误导,每一次创新都是创新,你说这个西装,从军服转变为西服,光说垫肩有几百年的设计,为什么我们中国人没有这样的设计呢?大家总想着自己成就一个名声,作为一个特别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在创新这个平台,还要呼吁一下,这个才是将来我们延续的生命线。

梁建国:我觉得不管谁说什么也好,说明你在思考。因为你思考了就会有行动慢慢去布局。因为每个人的工作环境还有工作性质,每个人的区域都不同,可能也会产生他不同的想法,因为中国那么大,这些都是一些实际的问题。大家不要去拘于怎么样的,还得更开放一点,更尖锐一点。我们把大家的期望,大家的想法,因为提出这些是对大家的帮助,对这个行业的帮助,我们其实还是想做这个行业的事情,所以我们会站在行业的角度跟政府对话,或者跟一些群体对话,或者跟国外的一些机构对话,我们可以做这个东西,这个是蛮好的。

陈耀光:今天我们这个话题只是谈出来,未必说一定是立竿见影的有一个方向,但是这些困惑确确实实在大家的思考,包括找原因等等,确实在围绕这个谈。我想谈的这些关注点也是其他同行在想的。邀请陆云想谋求另外一种方式,作为这个话题的常规性的对立者。但是恰恰相反,他刚刚已经谋划了去当一个桥梁,这个桥梁是圆东方梦走进世界情怀的设计师,了解他们对这个工艺、材料的内容,然后为市场接受的。因为从这种技术上可以探讨和了解,然后回过头了解就是另外一种方式,我们本来站在原地看的,现在我们到彼岸看了以后再回到原地来看一下。

第二,特别想把这个事情说明白,就是民众,受众,他们是所有的东西方文化价值体系的结论。高端的产品就是接地气,体现在生活方式里面。所以普视的东西,我们不是圣人,我们不是智慧家,媒体一定要读懂我们的困惑,这些东西反射到哪几个面。

刘峰:我30岁以前在身份证上是中国人,后来我用一个词叫唤醒,有些东西不是没有,而是睡过去了。年轻人的骨子里觉得传统都死掉了,它是一个过程完成式。后来我觉得它是一个现代进行式,百年之后有两个历史,一个是我感觉的历史,另外还有一个是历史的感觉。百年之后看目前我们做的事情,或许有另外的一个评价,我的如果清朝人那么清晰的看到自己造物的那个东西,他可能就不造了,所以这里面有一个自由,这个自由当你唤醒了之后,这种自由让我来反思传统到底对我来讲是一个负担还是一个资源?只有你有一个没有敬畏之心的时候,你想去驾驭一个东西的时候,你会想要颠覆或者否定掉之前的东西你才会狂妄。如果你做什么都很谨慎,这个东西对你是一个负担,那明朝造物的机制对你是一个负担,宋朝也是一个负担,如果你把它当成一个资源,可以学习的话就是一个资源。

30岁时在米兰展上有人提到怎么看待中国的设计?当时一个设计师说,中国人的设计就是中国的设计。今天讲东方韵也可以说是东方物,这个韵里面很有可能是东方物,也可能是西方物,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海阔天空的。然后我就可以很轻松的运用,无所谓跨界,本来那个界,很多时候就是模糊的。所以又回到梁老师讲的格调的问题,格调其实就是格局的问题,调性是一个表,格局又是一个表。我尊重的很多传统的造物的先辈,他的格局是大的。技术这方面我借用一句话,叫“向下扎根,向上生长”。

虽然我读书的时候不愿意学这些东西,但是一旦这些技法被唤醒的时候,对自然材料有敬畏之心的时候我们更兴奋。我们向东也好,向西也好这不重要,我们要活的像自己才更重要,如果我们过多的活得像别人,我们拿过来的是别人的方式。如果我们丢掉的不是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么简单,我们丢掉的是自己的生活状态,所以我觉得很多民族的生活状态被丢掉了。当大家的招待方式变成一样的时候,居住的生活方式一样的时候,那个才是更大的改变。有一天我不卖生活方式,我卖生活状态,或者激发出来,启发出来,所以后来我就给设计师最大的定义,我觉得设计师不是一个单一的答案的解决者,而是一个挖掘者,他未必能给出一个答案,我特别想说我和甲方一起互动做设计的时候,这不是我的设计,是我们一起来做出来的设计。

佘文涛:现在我更多的时候还会回到个体的这个问题上,因为我认为所有的思考和创造,它一定是来自于你自己的那个体验,这时候它就是一个真实的,比如说我们每个人都拿着一个东西来尝一下,尝完之后感觉是真实。

陈卫新:其实东西方不能对立的看,但是只有在对方当中看的才更清晰,就像照镜子一样的。

梁建国:我接着刘峰说的传统,大家延展一下,就是传统到底是负担还是资源?如果既然两个都是,我还是想问大家的,每个人都问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到底应该怎么办才会更好。我们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办,或者你自己应该怎么办,我们不可能要求别人怎么办,但是我们可以要求自己怎么办。其实这个事情,你一开始说的时候,这十多年,我02年去的北京,最困惑的就是那个,所以一直在斗争这两个事情。

陈卫新:我们这一代人其实很幸运,但是也会有很大的压力。在于什么呢?就是传统的中断,我觉得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中国的设计师应该做的还是桥梁的作用,因为中国断的时间太长了,后面的人更会接不上来。所以这20年如果中国设计师不干这个事,以前的东西会遗忘的越来越多。所以说是负担还是资源,就回到你前面讲的,还是先把传统整理好,现在我们在不了解传统的情况下,根本就无法判断是资源还是负担。

孟也:我觉得像福建这些的红木家具,它越大越出问题,给后人留下的错误越大。

梁建国:这些木材用完了,没有了。

金捷:走入了死胡同。

孟也:它的东西都被视为中国传统的东西,未来二三十年,这才是中国传统,那就毁了。

陆云:其实刚才说意大利工匠为什么这么牛,他的工匠从一千年前到现在没有断过。意大利我们看到他的建筑,它的文化很多是几百年上千年的,但是意大利的工业设计恰恰是50年之后的,他的两个东西是不一样的,在我们感觉中国的一定是古老传承的,其实我们米兰展看到的那些古典馆只是卖给亚洲,中东还有俄罗斯的。   

陈卫新:因为这个世界在越来越国际化,越来越同步化,到底是同步化是先进的还是差异性是先进的?

陆云:其实意大利人不纠结,他们认为一千年前的教堂也是他们的文化,现在50年代之后的意大利的设计也是他们的文化,这两个不纠结。

梁建国:他们也纠结才会有今天。纠结是永远存在的,只是你纠结在哪一个点上。

陆云:我们现在的东方有一些模糊,有日本的东方,也有中国传统的东方。

梁建国:我们现在回到中国的东方。其实我们做这个不要太狭隘,就是太中国的东方。为什么这个讨论,就是把眼光放大一点,因为中国基本能代表东方嘛,只是我们失去了很多东西,变得不强大了。因为我们也有用我们的政治,用我们的资本去塑造我们中国的文化。

陈耀光:今天就是要释放这个信息,传统是负担还是资源,但是有一个新的概念。你传统的成本延续的代价是不是一定要是500年的红木,直径多少之类的,不是这样的。

厐喜:关键点传统到底是什么,才能得出它是负担还是资源。

孙云:首先你说传统是资源还是负担这句话之前你要定义什么是传统,如果什么是传统都讲不出来,因为我们的朝代是一代否定一代。

陈耀光:我们真正应该延续的传统现在不在我们本土,跑到对岸去了。

梁建国:我们现在研究的是要不要把前面干掉。

孙云:我们所谓的东方思维方式带出的政治体制和最后的结果就是把前面干掉。但是你看西方的政治体制它不管是王朝还是民主都是在传承,英国就是最好的例子。从我们开始,往后的一百年但愿它走好。    

陈卫新:我今天两个小时讨论完以后,我发现没有解决问题,但是多出了三个问题。但是往下扎往上升是必然的,肯定要在发展中看这个问题。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高铁上的女神

高铁上的女神

综艺拼盘汇
2024-06-16 23:54:03
没人敢模仿的10位网红,看他们挣钱,我是一点也不眼红

没人敢模仿的10位网红,看他们挣钱,我是一点也不眼红

音乐时光的娱乐
2024-06-14 19:14:02
可喜可贺,河南山东后知后觉的水库们终于在雨来之前放水抗旱了

可喜可贺,河南山东后知后觉的水库们终于在雨来之前放水抗旱了

娱乐圈见解说
2024-06-17 05:17:23
高温断绝了印度强国梦。

高温断绝了印度强国梦。

悠闲葡萄
2024-06-16 15:29:19
章子怡压轴出席红毯!惊喜偶遇梁静管虎,气场强大似女王

章子怡压轴出席红毯!惊喜偶遇梁静管虎,气场强大似女王

综艺拼盘汇
2024-06-16 23:09:45
台湾问题根本不是武统与和统的问题了,而是以下这两方面问题

台湾问题根本不是武统与和统的问题了,而是以下这两方面问题

星辰故事屋
2024-05-24 20:01:38
洗衣机“快洗”模式需慎用

洗衣机“快洗”模式需慎用

参考消息
2024-06-15 19:12:11
玫瑰的故事:黄亦玫生下女儿,方协文越来越过分,不让妻子穿裙子

玫瑰的故事:黄亦玫生下女儿,方协文越来越过分,不让妻子穿裙子

两年的海
2024-06-16 23:16:54
学会诚实的后果:闭嘴。

学会诚实的后果:闭嘴。

沈述慢撩
2024-06-16 20:06:45
基因无法骗人!看《爸去哪儿》7位萌娃,10年后颜值差距一目了然

基因无法骗人!看《爸去哪儿》7位萌娃,10年后颜值差距一目了然

贾文彬的史书
2024-06-15 20:34:59
重庆楼市全军覆没,重庆房价跌破10000元,重庆楼市6月分析

重庆楼市全军覆没,重庆房价跌破10000元,重庆楼市6月分析

有事问彭叔
2024-06-15 12:19:40
普京怕啥来啥,北约志愿飞行员将直接参战:要3个月打败俄空天军

普京怕啥来啥,北约志愿飞行员将直接参战:要3个月打败俄空天军

帅先工场
2024-06-15 16:56:54
我的妈呀,金晨这是又整容了?

我的妈呀,金晨这是又整容了?

银河卧谈会
2024-06-16 21:31:06
头等舱!托运“飞天茅台”,取行李时感觉不妙……

头等舱!托运“飞天茅台”,取行李时感觉不妙……

糖逗在娱乐
2024-06-16 14:57:41
普京果然手狠干得漂亮,准备对西方830美刀下手!

普京果然手狠干得漂亮,准备对西方830美刀下手!

占豪
2024-06-17 04:20:49
总决赛G5前瞻:夺冠概率更新,塔图姆放狠话,东契奇创78年纪录

总决赛G5前瞻:夺冠概率更新,塔图姆放狠话,东契奇创78年纪录

刺头体育
2024-06-16 17:49:59
意大利大美妞总理毫不含糊,若俄不同意和平条件,就迫使其投降

意大利大美妞总理毫不含糊,若俄不同意和平条件,就迫使其投降

刀刀说事
2024-06-16 21:49:34
美籍数学家丘成桐的数学夏令营有意邀请姜萍,网友:对外输送人才

美籍数学家丘成桐的数学夏令营有意邀请姜萍,网友:对外输送人才

猫小狸同学
2024-06-17 08:23:51
铁娘子复出失败?欧盟自主遭遇重大挫折,马克龙也放弃了

铁娘子复出失败?欧盟自主遭遇重大挫折,马克龙也放弃了

伟伟爱音乐播放器
2024-06-16 10:23:20
为什么空调,不能调到26度,空调维修师傅告诉你

为什么空调,不能调到26度,空调维修师傅告诉你

最潮家居评
2024-06-16 17:26:28
2024-06-17 10:56:49

家居

空谷来音 朴素留白的侘寂之美

头条要闻

牛弹琴:乌和平峰会结束后 泽连斯基谈及中国改口了

头条要闻

牛弹琴:乌和平峰会结束后 泽连斯基谈及中国改口了

财经要闻

枝江酒业的补税单,张道红的下马威

体育要闻

欧洲杯15亿豪阵险翻车:半场梦游 王牌打废

娱乐要闻

上影节红毯:倪妮好松弛,娜扎吸睛

科技要闻

OpenAI可能会迎来重大变化

汽车要闻

传奇新篇章 全新一代大众迈腾来了

态度原创

本地
房产
教育
公开课
军事航空

本地新闻

粽情一夏|海河龙舟赛,竟然成了外国人的大party!

房产要闻

万华对面!海口今年首宗超百亩宅地,重磅挂出!

教育要闻

在30°+的夏天,13项“低成本”的快乐推荐给家长们!

公开课

近视只是视力差?小心并发症

军事要闻

以军宣布在加沙南部实行"战术暂停"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