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家居 > 正文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2017-08-31 15:45:56 来源: 网易设计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 BAM创始人,左起:Dan Gass、Allison Dailey、Jake Walker BAM

9月2日 - 9月15日,BAM设计工作室将在798艺术区Tabula Rasa Gallery推出其首个十周年纪念展——“愚蠢的十年”,此次展览将围绕设计模型、装置艺术、影像和设计著作,全方位地呈现BAM从2007年到2017年在各种设计领域的探索与成就,而其中的大部分成果正是在中国产生的。

BAM (Ballistic Architecture Machine)是一家位于北京和纽约的多元化设计工作室,由来自美国的Jake Walker、Dan Gass和Allison Dailey联合创立。2007年,BAM成立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并于2009年迁址至北京。迄今为止,BAM设计工作室的项目已经遍布世界,涉及从建筑、景观、甚至到舞台布景等不同类型,在中国的代表作有北京大兴公园、北京住总万科广场、北京颐堤港儿童游乐园、台湾里帝欧餐厅等等。在北京,最受欢迎的项目是颐堤港儿童游乐场,它通过设计为当地的住宅区和毗邻商业区提供了儿童游乐环境,这在北京的城市景观中正是极度缺乏的。BAM设计工作室拥有深厚的艺术和工艺背景, 而且不断地将这些价值标准及方法综合运用到设计过程的各个阶段中。

网易设计独家专访BAM团队

BAM设计工作室是如何创立的?你们的项目涉及建筑设计、景观设计,甚至是艺术装置,非常多元化,这是你们工作室的特点吗?

BAM本质是进化(evolution)。最初,BAM是由一群建筑学院里志趣相投的人组成,我们对装置艺术充满热情,并将其作为一种工具去创造和激活社区功能。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传统建筑教学方式的摒弃——传统观点认为建筑是世界的中心,并在各种艺术形式中占据最高的位置。最初,我们对装置艺术的兴趣引导我们离开传统建筑并逐步迈向景观领域。然而,这在本质上需要面对更复杂的社会变革(social agenda),并且可控因素变得更少。因此,融入景观设计的过程却并非一片坦途。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 里帝欧餐厅,台湾 BAM

最初的几年,我们在北京鼓楼附近胡同里,经历过客户与金钱的双双缺失。后来我们自己在筹资和组建工作中尝试进行了一些小范围的介入,这些介入在日后为我们带来了更大型的装置艺术项目。这些装置与开发商委托的户外公共商业区间、半户外公共商业售区间、或某些室内环境装修布置紧密相连。如此一来,我们终于进入了“艺术”设计领域。虽然这种类型的工作不能真正被视为“艺术”,而作为一个探索设计、提高施工和建造技术知识的地方,BAM的这一进化阶段是至关重要的,为未来奠定了结实的基础。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  冬季花园装置,沈阳 BAM

一直以来,我们的工作范围总是大部分致力于公共空间的领域,但同时商业环境和客户也在引导BAM向季节性装置上进行更全面及快速进化。满世界的季节性装置将BAM置于中国文化的环境中,而这是无法通过设计或艺术的角度去领会的一面。例如中秋节,春节,圣诞节,与这些节日相关的环境设计及项目,使得我们可以通过其内在的故事而浸入中国文化。从人们的消费规律也可以看到,这些背景故事与文化的一致性完全可以通过自我表达来实现。BAM在这看似短暂的进化过程,创造了许多的奇特作品,而其中最为特别的要数在中国南方的一座小山镇——武夷山的游行设计。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  武夷山的游行设计BAM

在商业领域的不间断实践使得BAM接触到更为成熟的客户群。在BAM完成第一件景观作品时,我们合作参与了北京快速绿化工程的一小部分,因此得以深入公共景观设计领域。之后,像滚雪球一样接踵而来的各类项目就越来越多了,如酒店、商场、度假村,甚至大到整个公园的设计。不满足于千篇一律的设计方法,我们始终在沿着各种不同道路推进到设计的更深处。然而,随着BAM即将发展成为中国最领先的景观和面向公众的设计公司之一,我们也发现自己开始有了边界和限制。BAM并不应该有边界,同样,BAM也不适合被任何特定领域的艺术或设计所限制。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  Chandy水滴枝形吊灯装置设计 BAM

BAM与中国本土的景观设计事务所会有比较大的理念差异吗?作为美籍设计师,为什么选择在中国发展景观设计?在中国的城市变迁中,景观设计有哪些积极的促进作用?

BAM和本土景观工作室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的创作方式。BAM相信,设计应该贯穿整个项目的构建过程,即使在施工阶段也需要设计。而很多中国公司在这一点上和我们的理念不同,他们认为设计和创意只存在于开始阶段。BAM极为关注细节也深知细节的重要性,我们深入探讨每一层级的设计,探索至各个材料相互间需要怎样的配合要细究它们的外形、感觉,甚至声音和气味,使得每个细节符合整体的框架,而非大笔画地一扫而过。另外,很多中国公司将团队和项目分开,像传送带一样运营。第一组负责理念,第二组改进,然后第三组画施工图,同时第四组预备施工。这意味着负责设计理念的人对如何施工毫无概念,而懂得施工的人却不知道如何将实体结果与设计理念紧密相连。而BAM则采取个人负责制,即从最初理念到施工整个过程都要参与。因此,当我们制定决策和战略时,也会理解取得预想的成果需要哪些步骤。反之亦然,假设在后面的施工阶段需要对设计做出一些更改,我们同样也可以在不破坏原有设计理念前提下进行设计改动。这是BAM工作中坚持的一个关键因素。

相比美国,我们认为景观设计在中国是更有发展空间的,因为中国文化一部分就是从园林文化发展而来的。提起园林文化,我们可以想象到它是这样一个地方:人们可以在这里作画,在这里写诗。并且也会想到这是一位地位较高者的私人领域,实际上,园林与政治和文化诉求是紧紧缠绕的。在美国则不同,它不被当作一种文化表达。美国文化仍旧年轻,未能成熟至将景观作为文化表达的阶段。广义上说,景观设计可以理解为设计一个具体的区域,也可以理解为一个文化媒介。在中国,人们会认同我们、并且根深蒂固地具有这样的理念,即景观作为文化的重要组成。

除此之外,中国已经拥有许多精美的建筑,然而在我们以往考察中国的城市经验中,也看到有些建筑并没有起效果。因此,景观建筑显得尤为重要,它们能够与建筑外观的方方面面相融合。若想真正开始启动城市的功能,景观设计是必不可少的,而相关的理念创新和投资都需加强。目前,中国的景观建筑已经成为设计领域最关键的部分。反观美国,我们至多会设计一些大厦。但是在中国,在这里,景观设计就是景观设计。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 大兴公园一期示范区,北京 BAM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 北京住总万科广场景观设计,北京 BAM

北京颐堤港儿童乐园是BAM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可以聊聊这个项目对于你们自己的意义吗?

颐提港公园游乐场是一处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的公共/私人公园。这个游乐园是分为两个部分的,完全根据两个不同年龄层儿童的需要而设计。

第一个游乐场是一个与景观完美相融合的正方形区域。这个场地由木制长椅围合成一个微微下沉的地块空间。这种为家长提供的休憩空间也划定了场地的界限,为孩子们创造了一个安全的游戏区,让他们可以尽情地玩耍。为了进一步增强围合感和保护感,橙色圆盘构成的天蓬悬浮在人们的头顶上。这些圆盘在柔软的游乐面上投射了一层棋盘状的阴影,为孩子们遮挡阳光,驱逐炎热。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 颐堤港儿童游乐园,北京 BAM

我们欢迎更多热爱冒险的孩子们进一步深入公园,进入“王者之山”游乐场。顾名思义,这个游乐场的中心是一座惊险的山峰。为了到达令人垂涎的高峰,一排排管道,攀岩抓手和攀登绳为孩子们提供了一系列的挑战。山顶上巢状的瞭望台是一个胜利者( Acer truncatum)之家,也是这座山真正的国王的终点。豪华的白色大理石滑梯是游戏参与者下山的快速路线。 除了“王者之山”之外,游乐场还包括旋转飞翼秋千、螺旋平衡木和一个攀爬架。

颐提港公园游乐场这个项目非常受欢迎。 游乐场的照片经常以一个中国成语——“人山人海”的标签出现在社交媒体上,这意味着游乐场的游客无处不在。此外,游乐场已经获得了一些人所认为的最高形式的赞扬:这两个游乐场的山寨版一同被复制在中国的某个地方。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 颐堤港儿童游乐园,北京 BAM

国贸景观设计的概念规划,看上去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项目,你们想通过设计改变什么?

关于这个概念设计,我们的灵感来自于两方面。首先是出于私心上的,当时我们的公司坐落于国贸南边,每次在那一片区域穿行都相当痛苦;另一方面,从专业角度来说,我们很难去忽略如此众多的无效设计,更不可能不去思考改良方案。对于我们来说,该交叉路口最基本的问题在于,它最初是为个人汽车、公交和地铁而设计的;而和人相关的,如行人在哪里走路、在哪里骑车或在哪里等公交这些功能,似乎都是后附加的,因此整个交通状况变得危险并混乱。不止如此,开车体验同样是个噩梦,绝大多数时间骑自行车会快得多。而且随着新的大厦不断被建造,区域密度越来越高,我们更加希望将国贸设计为北京一处景观。复合的道路空间不仅大大提高通行效率,还可以进一步开拓空地建造公园,并且在地下与地铁站相连,与地面上那些比邻的大厦一起,做成商圈综合体。我们在模拟器中队改进后交通情况进行测验发现,与现况相比,我们的道路设计还可以承受更多车辆更快通过交叉路口。实际上,在开始此项景观设计任务之前,我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对地面建筑、地铁、设施和交通等情况进行了调查研究,才得出了目前的解决方案。以多年的现场经验来看,我们很清楚这是一项十分复杂的任务,但我们还是希望我们的国贸景观设计概念规划能让大家看到,在正确团队的努力下,混乱的交叉区可以变为象征着中国发展前景的世界级城市景观。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国贸景观规划,北京 BAM

BAM的最新项目上海世茂深坑酒店的景观设计,酒店海拔负65米,原为采石场,这样的设计有哪些挑战吗?

对我们而言,这是一场关于如何保留自然景观力量之美的战斗(battle)。许多工程师、客户和一些其他设计领域的人,都希望用各种材料把这个深坑填满,比如用LED显示屏,甚至还有人想设计成一个主题公园。但我们会将这场战斗坚持到底,我们努力保留原景与自然美妙的互动。此时此刻,我仍旧不知道这场战斗谁赢谁输!不过这个项目大概于明年完工,到时我们自见分晓。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 世茂深坑酒店景观设计,上海 BAM

BAM非常注重每个项目的品质和细节,我们听说你们经常会超过预算、甚至“赔本”去达到你们想要的最终呈现结果,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看待设计商业的方式常与中国的文化行为矛盾。在中国的商业中,人们更倾向于人际关系而非产品。大多数情况下,如果你和客户有良好关系,那么可以获得更多的订单和商机。因此,人们常常为了保持良好的关系而牺牲设计的质量。BAM非常不认同这样的做法,我们相信只有良好的产品才能带来更多潜在客户。为保持客户关系而降低设计质量,不仅对BAM本身无益,更是对BAM的设计受众没有益处。设计并非只关注完美结果,设计是在和现实不足的不断周旋中,以期达到最优结果。这永远都是一个需要权衡各方米昂利弊的过程,并要建立明确的优先级(priorities)。每个成果都不可能尽善尽美,但对BAM来说,拥有接受并信任我们理念的客户是重要的。

“愚蠢的十年”是个有趣的展览名,谈谈这次展览。关于这次十年展,你们最想传达给观众的观念是什么?

BAM抓住任何一个送上门的机会来发展我们设计实践。坦诚地说,在过去的十年里,“只会说是”的愚蠢策略导致了无数的错误,但最终还是造就了奇怪而丰富的作品集,它们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广泛,从服装设计、游行花车、建筑立面、公园、音乐节、家具到无芯手型蜡烛。同样,这个展览也将会是坦诚的,甚至还会展出BAM在逻辑上的一些错误。虽然BAM准备成为中国领先的设计公司之一,但我们仍然在沿着不同的道路前进,推进到设计的更深处。经过了十年的努力和追求,BAM的这次展出——“愚蠢的十年”,在这个时间和地点成为了一次反思过去和打造未来的机会。

在“愚蠢”的十年间,有没有让你印象非常深刻的、与中国相关的事情吗?比如创业、客户沟通等等,任何方面都可以说说。

过去的这十年可以说是历经艰辛,但我们也从中学到了很多。作为外国设计师,在中国创业肯定要克服各种难题。首先,我们需要理解和欣赏中国与国外设计理念之间的差异,这就是一个困难重重的过程。而更艰巨的挑战,也曾是我们的短板之一,还是在商业(business)方面。除了努力做出最好的设计外,对我们更大的挑战是如何在中国进行有效的项目和客户关系管理。关景文(中国人)是我们的设计师之一,同时非常感谢她的一点是,她也是为我们在商业领域指点迷津的领路人,我们已有幸将她从单纯的景观设计师发展为我们的合伙人和商业总监。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大兴公园景观设计,北京,2016 BAM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 有限/无限花园,北京,2013 BAM

如果BAM的第一个十年是“愚蠢”的十年,那下一个十年呢?

我们为本次展会设计的T恤标语是“美丽易逝,愚智永存”(Beauty Fades, Dumb is Forever)。通过这个标语,我们想提醒大家——要时常让自己慢下来,保持虚怀若愚的心态,这样才能不忘来时的路。回望过去十年的工作,我们认识到自己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因此对下一个十年充满期待!

专访BAM设计工作室——“愚蠢的十年”(10 Year of Dumb )

展览信息:

开幕:2017年9月2日16:00-19:00

展期:2017年9月2日-9月15日

地点: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路2路798艺术区706北三街Tabula Rasa画廊

陈金鹏 本文来源:网易设计 责任编辑:陈金鹏_NO596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家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