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家居 > 正文

中国家博会20周年 | 原料输入与成品输出 一带一路上的中国制造家具

2017-09-11 11:21:51 来源: 网易家居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中式家具内容博大精深,历史源远流长,在世界家具史上独占鳌头。中国家具独创的榫卯技术,凝结着中国几千年传统家具文化的精粹,明代更是将木工榫卯结构和制作技术发展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作为古代家具设计的高峰,明式家具对西方家具设计产生过较大影响。沿着“一带一路”中国古代家具在世界上曾掀起一阵阵“中国风”。被誉为西方家具史上两个高峰时期的法国巴洛克式家具和洛可可式家具,皆从中国家具设计中受到启发。得益于深厚的文化传统和一批优秀的家具人,中国家具一定会用独特的“中国设计”“中国创造”再次惊艳世界。

虽然目前的考古研究将打制石器视为人类使用工具的开端,但据推测,原材料来源更为广泛、更加容易制造的木制工具才属于最早的人类制造。进一步来说,按照人之所以能够与其他动物区分开来,是以制造和使用生产工具为标志的观点,木制工具可以称得上人类步入文明的象征。

木制家具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而产生,其开端可以追溯至新石器时代。1978年开始发掘的山西襄汾县陶寺村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在墓葬的随葬品中就有木制长方平盘和木俎,是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中国木家具。秦汉时期,中国家具在自身迅速发展的基础上开启了新的局面。汉武帝时期张骞通西域后,西域各国与中原王朝交往日趋频繁,胡床和其他异域风情的家具传入中国,不仅丰富了中国家具的种类和样式,更是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习惯与礼仪风俗。

胡床改变中国

丝绸之路的开辟让“西域胡风”从广阔的西部世界吹向了汉王朝,让汉朝人直接接触到来自西域、中亚、印度,甚至更遥远地域的新奇事物。一时之间,穿胡服、住胡帐、坐胡床,听胡乐,看胡女跳胡舞成了皇亲国戚、达官显贵趋之若鹜的时尚潮流,耽于享乐的汉灵帝刘宏便是热衷“胡风”的发烧友,西汉其他达官贵人更是上行下效,将尚“胡”之风气从长安带到了洛阳及其他地方。受此影响,胡床和其他外来家具源源不断地从西域输送到了中原地区。

所谓胡床,字面上来讲就是胡人的床,又有马扎、马闸、交床、交椅、交杌等名称,源自于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属于便携式坐具。从目前的考古、图像和实物资料来看,胡床最早出现于古代埃及,然后经波斯、马其顿帝国传入西亚、中亚及西域,并伴随着佛教的东传抵达汉王朝。胡床造型简单,使用方面,张开可坐,合起来便于携带或放置,实为居家旅行、行军作战、狩猎宴飨必备之良品。胡床的使用方式为人的臀部坐于床面,双足垂于地面,即后来所称的“垂足而坐”,改变了汉代及其以前的传统坐姿形式。

胡床这样的高足家具出现后,中国人的起居方式由跪坐逐渐转变为垂足而坐后,围绕跪坐所形成的礼仪制度相应地发生变化,家具的制作也随之有了巨大转变。位尊者居高座,位卑者居矮座,胡床的出现使得等级地位一目了然。受到胡床的影响,中国传统的矮足床榻也长了个头,腿足逐渐增高。地位越高之人,坐具越高,舒适性就受到了挑战。如坐在高大的坐具上时双脚悬空,缺乏依靠,略微活动便有摔倒的危险,所以后来的木匠在胡床上加上了扶手、靠背,胡床便逐渐分化,达官显贵所使用的胡床制作和装饰越来越豪华,演变为交床、交椅;普通人家的胡床则去繁就简,成为现在常用的马扎。至魏晋时期,胡床在“王谢堂前”和寻常百姓家中,均已是常见之物。至宋代,胡床彻底融入中国,成为中国家具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人的起居方式完成了最终的变革,垂足而坐成为中国及其他国家人们起居的主要方式。从这个角度来讲,可以说是一件小小的胡床搭乘着“丝绸之路”的快车,改变了整个中国。

中国家博会20周年 | 原料输入与成品输出 一带一路上的中国制造家具

《北齐校书图 》( 局部),传为北齐杨子华所绘,绢本设色,画面中间人物的坐具即为胡床

家具木材进口之路

除了胡床之类的家具,域外地区对中国家具发展的影响还来自于家具木材的输入,这主要来自于古代东西方物质、文化交流的另一重要通道“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制造家具的传统木材为本土盛产的软木,其中也不乏珍贵的楠木,尤以出产自川蜀地区的金丝楠最为贵重,价格堪比黄金,古时多为皇家专用木材。花梨木、鸡翅木、铁梨木、柚木、乌木、红木等主要生长于热带地区的硬木属于高级木料,中国虽有出产,但数量较为稀少,主要依靠进口,价格颇为贵重。

此外,用于打造家具、建筑房屋和制作香料的檀香木、沉香木等香木,也主要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输送至中国。明式家具木材中使用最为普遍的黄花梨木,花纹极为美观,在唐代就已作为贵重家具的材料来源,主要来自海南和南海诸岛。清代中叶以后进口的红木,纹路细密光滑,是紫檀木、黄花梨木等高档木料日益匮乏之后所使用的新的珍贵木料,受到社会上层的青睐,被视为清代中后期高档家具的典范。中国常见的檀木以白檀和紫檀为主。紫檀质地坚沉稳重、纹理细密美观,被视为木中之王,可谓“一寸紫檀一寸金”。中国产紫檀不多,进口的紫檀主要来自马来西亚、安达曼岛和印度。白檀又称为檀香,主要来自于印度、爪哇和巽他群岛,香味清新浓郁,又具有较高药用价值,为印度佛教所喜爱和推崇,随着佛教的传播传入中国。

古人熟悉和酷爱的沉香木,主要来自于西亚和东南亚,除了用做家具,也用于建筑之上。李白的七言乐府《清平调词三首》之三,“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就记载了唐天宝二年(743),唐玄宗和杨贵妃在皇宫中的沉香亭观赏牡丹花的场景。总体而言,除了中国南方地区出产的一些品种,主要来自于南亚和东南亚地区。

日本家具的“唐风”

与从外部世界输入原材料相对应的是,中国家具成品的早期输出,主要体现在中国周边受中国文化影响较深的日本、朝鲜、越南等国家。日本从公元600年开始派遣遣隋使、遣唐使来到中国学习中国文化,并将唐朝物质、精神文化的各个方面搬运回日本。与此同时,大量的工匠也来到中国学习建筑、土木和手工业等技术,其中不少被运用至家具制造,如在家具上的施纹绘彩,家具图案上的中国韵味、以及油漆、木工技术等方面均可以看到唐代中国家具的身影,使得这一时期的日本家具带有浓郁的“唐朝风”,带有中国装饰图案和样式的漆屏风、漆盒等尤受欢迎。在日本正仓院原有100余扇奈良时期的屏风,上面绘有唐代仕女、花草树木、宫殿建筑等中国图案,现存于世的数件屏风之中,均有坐在或立于树下的,身穿富丽堂皇的唐朝服装的贵妇,宛如杜甫笔下的“长安丽人”。虽然图像呈现出日本社会生活的场景,但整体构图和妇女的形象完全是一副唐代“树下美人图”。此外,垂足而坐的唐代高型家具也一并传播到了日本,这些中国因素均对日本家具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中国家博会20周年 | 原料输入与成品输出 一带一路上的中国制造家具

1911-1912年英国出版的一本有关家具书中收录的中国风格的屏风及装饰家具

至明清时期,中国家具工艺发展迅速,并伴随着“海上丝绸之路”贸易的迅速发展,丝绸、瓷器等中国商品的外销,成为出口欧洲的中国产品主流之一,在更广阔的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阵阵“中国风”。

漆木器:最早进入欧洲的中国家具

如果说公元前138年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的“凿空”之举,让罗马帝国的贵族们第一次亲手触摸到遥远东方的“赛里斯”国散发出的神秘而独特的魅力;那么1487年葡萄牙国王若昂二世命令巴尔托洛梅乌·缪·迪亚士绕过非洲最南端探寻通往东方的航道,则推动了欧洲王室身临其境地体会到了东方王朝创造出的璀璨而辉煌的文明。凯撒大帝通过全身穿着来自中国的精美丝绸衣物,来彰显当时的社会潮流和审美情趣,而瑞典国王阿道夫·弗里德里克则用风靡当时欧洲王室的陈设满中式家具的“中国宫”,来表达他对露维莎·欧瑞卡王后浪漫的爱恋。古代的欧洲人似乎在近两千年的时间里,一直用来自中国的物品来体现他们对时尚潮流的追求和构建对东方世界的想象。

最早进入欧洲的中国家具同丝绸一样,是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漆木器。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国宝级文物“朱漆碗”,表明中国在六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开始制造并使用漆器。战国时期是中国漆器工艺发展的第一个繁荣期,以红、黑二色为主的色彩体现出了高超的工艺水准。在随后的一千多年,漆制家具和其他漆器工艺愈加工艺精湛、造型复杂、品种繁杂,形成了极具地域特色的风格样式,并向周边国家传播,对日本等国漆器工艺的发展影响深远。

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葡萄牙人有着优良的家具装饰传统,他们抵达中国后很快便被装饰精美的中国漆木家具所吸引,并最早将之带回了欧洲,成为皇室和贵族争相收藏的中国“奢侈品”,在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国王腓力二世度过晚年的房屋中,就有一把极具中国风格的黑漆折叠椅。

或许是琳琅满目的中国商品已经让葡萄牙人目不暇接,少量运往欧洲漆木家具并没有如同瓷器一般很迅速地得到欧洲的上流社会的青睐。真正引入和推动漆木家具欧洲流行风潮的是取代葡萄牙和西班牙亚洲贸易霸主地位的新兴资本主义国家,“海上马车夫”——荷兰。17世纪初期,荷兰东印度公司就开始将带有动、植物和人物图案的漆盒、漆屏风、漆桌、漆椅、漆柜、漆床等漆木家具成批输送往欧洲。这些极具异域风情、尽显奢华气度的造型别致、制作精美的家具,在东印度公司的拍卖会场上迅速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皇室、贵族和商人甚至竞相出高价为之展开激烈竞争。随后,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国也掀起了购买和收藏漆木家具的热潮。

中国家博会20周年 | 原料输入与成品输出 一带一路上的中国制造家具

大约1900年前后,法国用马丁漆装饰的音乐柜

引领世界时尚潮流的法国最早的漆木家具来自于荷兰东印度公司,在路易十四及其他国王的影响下,法国宫廷引领了欧洲贵族疯狂追求“中国风”的潮流,并成为漆木家具最重要的推手。在17世纪凡尔赛宫的家具收藏目录中,就有不少来自中国的漆木橱柜。路易十四对“中国风”是如此痴迷,以至于宫廷舞会中全套中国服装的装扮和皇宫中收藏的数量庞大的漆木家具、瓷器等中国元素组合完全无法满足他的兴致。1670年,路易十四命令他的宫廷建筑师路易·勒沃,参照南京报国寺琉璃塔的样式,修建了欧洲最早的中国风格宫殿建筑“特里农瓷宫”。宫殿用“青花瓷”颜色的青、白二色装饰,室内各处摆放着瓷器、漆木家具,悬挂着丝绸帷幔等中国进口的贵重物品。尽管这座内部装饰令人眼花缭乱的“中国宫”在中国人看来不伦不类,但却开了欧洲中国风建筑的先河,也为从法国宫廷兴起的洛可可艺术风格打上了深刻的中国烙印。在此之后,欧洲各地被命名为“中国宫”“中国馆”的建筑拔地而起,其中最为精美就是“中国风”从欧洲大陆蔓延至北欧地区后,建造于18世纪,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郊区王后岛上的“中国宫”。

瑞典的“中国宫”毫无疑问是无数女性梦寐以求的生日礼物,1753年7月24日,瑞典国王阿道夫·弗里德里克别出心裁地以一场中国式的“Cosplay”秀为露维莎·欧瑞卡王后带来了梦幻般的揭幕仪式:王后穿过中国士兵装扮、操练中国兵操的军队和穿着中国文官服装的侍从队伍,从身着中国皇子服装、吟诵着诗歌的王太子手中接过钥匙,打开宫殿大门,映入眼帘的是正殿四角放置的巨大的青花瓷瓶,在其他房间里摆放着制作精良的漆木桌子、覆盖着印度布料的沙发、古老的漆木柜子里整齐地摆放着中国刺绣和其他散发着东方与气息的新奇物品。当王后刚从置身遥远东方的梦境中回过神来,美妙的中国音乐顿时飘入耳朵,紧接着出现的便是一场精彩的“中国芭蕾舞”……如同仙境般的“中国宫”成为王后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一时之间,在崇尚和向往中国文化的欧洲人眼里,来自中国的家具和丝绸、瓷器,成了标榜“中国风”的代表性元素和时尚、潮流和品位的象征。

中国风格装饰成了热门的学术研究课题

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来自宫廷的“中国风”很快刮向了贵族阶层,进而扩展到中产阶级。贵族和财富阶层身着绘有中式图案的丝绸服饰,手中轻摇中国折扇,家中的漆木柜上摆放着青花瓷瓶,来标榜他们对中国风雅文化的热衷。虽然作为财富和地位象征的漆木家具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奢侈品,但这种审美观念和趋势也逐渐渗透到了普通人家的生活之中。

中国家博会20周年 | 原料输入与成品输出 一带一路上的中国制造家具

法国18世纪路易十五风格的镀金木扶手椅,其上装饰有中国风格的绘画

在这一潮流趋势影响下,欧洲人对中国的家具需求也越来越多,尽管17至18世纪的中欧贸易已经日趋频繁,但价格昂贵的漆木家具还是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于是欧洲人开始仿制中国家具,有的制造商甚至会在中国家具的“山寨品”上贴上“中国制造”的标签来保证销路。在欧洲人还没有掌握制漆方法和髹漆工艺的时候,他们会将制作完成的中国样式木制家具半成品不远万里寄运至中国,然后由中国的髹漆工匠施漆绘彩,画上龙凤花鸟、亭台楼阁等中国图案,打上“中国制造”的“烙印”,最后再装船运回欧洲。

需要指出的是,欧洲学者根据保存下来的家具实物推测,最早进入欧洲的漆木家具应该来自日本。从中国运往欧洲的漆木家具主要来自对外贸易比较发达的广东、福建、浙江等地的民间作坊,它们所制造的外销产品与繁杂精美、品质上乘的高档宫廷漆木家具自然是无法相提并论。中国的漆器工艺主要分为雕漆、填漆、描金和螺钿等种类,外销到欧洲的漆木家具主要为“刻灰”和描金两种类型,品种主要有桌椅、橱柜、屏风、箱子、盒子等。

在为中国漆器支付了大量黄金白银后,欧洲各地的工匠们开始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漆器产品进行研究,在作坊中制造本土仿制的中国漆器,以至于制漆、中国风格装饰等成了热门的学术研究课题。如1720年,意大利的科学家、耶稣会士伯纳尼发表了一篇有关中国漆器的学术研究报告,称中国和日本的漆来源于只生长于亚洲的漆树,欧洲无法复制,只能采用其他仿制品替代。16世纪晚期,欧洲工匠开始采用树胶漆或虫漆制造漆器。树胶漆即达马树脂、柯马树脂、松香等天然树脂;虫漆则为寄生在树上的紫胶虫所分泌的动物脂溶于酒精后制成。到了17世纪初期,欧洲开始进入漆器生产的黄金时代,出现了一些著名的本土漆品牌和漆器制造工厂。18世纪法国的马丁兄弟发明的“马丁漆”,广泛运用于凡尔赛宫的室内与家居装饰,驰名于欧洲。

尽管欧洲的漆工艺发展成绩斐然,但仿制中国漆器依然是重要的内容。总的来说,中国漆木家具对欧洲的影响主要在于各种“中国风”的纹饰图案;黑、红、金三色组合的漆器配色方案;拆解中国漆木家具后重新的设计与组合,如路易十五时期的典型家具风格就包括了:“彩绘的东方漆板、大理石的桌面、精致的髹漆、镀金的铜饰,造型上有着洛可可时期特有的优美曲线”。

除了研究和仿制中国漆木家具,欧洲人还将中国家具风格元素融入改良传统欧洲家具设计之中。除了前述的各种中式装饰图案,也包括了造型特征和工艺技术。18世纪早期,明式家具中的“三弯腿”设计率先被引入。“三弯腿”的主要特征是桌、椅等家具三段弯曲的弧形腿,底部为爪抓球的造型,象征着中国传统神兽龙用爪子抓着宝珠。“三弯腿”替代了欧洲传统的直腿造型和直线装饰,并影响到了洛可可艺术风格家具的“S”腿和其他曲线造型。起源于唐代的圈椅弯曲的靠背和扶手,以及纺织面料、皮质等材料制成的靠背、坐垫等设计,更加符合人体工学设计,也被追求舒适的欧洲人所吸收,给欧洲家具的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有“欧洲家具之父”美誉的18世纪英国著名家具设计师托马斯·齐彭代尔,是将中国家具风格引入到欧洲家具设计的代表性人物。他所设计的糅合了中国风格、哥特风格和洛可可风格的家具被命名为“齐彭代尔式家具”,尤以轻巧的方形结构,饰以格子雕刻图案的中国式靠椅著称,深受欧洲社会上层的追捧。他的《绅士和家具设计指南》《家具指南》等著作成为欧洲家具制作的指南,也进一步扩大了中国家具在欧洲的影响。

中国家博会20周年 | 原料输入与成品输出 一带一路上的中国制造家具

英国格罗斯特郡一间卧室里摆放的“齐彭代尔式家具”,齐彭代尔的设计结合了中国风格、哥特风格和洛可可风格

伴随着漆木家具在欧洲的流行,其他类型的也逐渐被欧洲人所认识和接受。相对于奢华大气,具有皇家气派的漆木家具而言,竹家具则具有另一种独特的中国气质。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高洁品德的象征,位列“岁寒三友”(松、竹、梅)和“四君子”(梅、兰、竹、菊),是常见的中国装饰艺术题材,尤其是其精美、栩栩如生的风格颇对洛可可艺术的胃口。它低廉的价格、赏心悦目的形状及特殊的物理特性,被制造成风格独特的家具系列,既可以是拼接紧密的精致家具,也可以是粗犷、简洁的乡村家具,故而被欧洲人所广泛接受,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英国布莱顿中国宫内收藏的中国竹家具。此外,藤制家具、硬木家具也是欧洲人收藏中国家具的热门种类。

文|王新春

来源|中国家博会20周年纪念专刊

郑东芝 本文来源:网易家居 责任编辑:郑东芝_gzs458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家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