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家居 > 正文

博物馆故事:从一盏德国小台灯,到一座发电站

2020-05-13 17:35:11 来源: 网易设计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导语:

一座在中国的私人工业设计博物馆

坐落在黄浦江边上,YANG DESIGN的办公室也是一座私人工业设计博物馆。

从一盏德国小台灯,到一座发电站

最初只是源于一种兴趣,一种出于职业的、对旧的工业产品的兴趣。在德国留学与工作的时候,我喜欢去欧洲各地的旧货市场、古董商店淘一些工业革命之后的旧货。( 就像“做设计”一样,淘旧货这件事情本身让我快乐。) 我很难形容我对于老产品的喜好,它们经过时间的洗礼后留下的使用痕迹与被氧化后的表面质感对我而言是如此美丽迷人。在这些老旧的工业产品上,我可以发现某个时期某个国家、某个族群的生活方式、人文、审美。同时可以看到西方从手工艺时代到工业时代,也经历了从繁琐到极简的过程。

记得最早的一件是刚到德国时,在汉堡的鱼市附近的旧货市场买到的一盏小台灯,是20世纪30年代美国产的。工艺很简单,也很巧妙,铝制的薄片弯折成型,表面附着着棕色的木纹。这在今天也还是一种不错的设计。


从那个时候一直到现在,十多年了。每次去到不同国家的城市,无论是纽约、柏林、巴黎还是首尔、东京、伦敦,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当地的古董市场或者是当地的一些设计品店。我不太会去逛当地的一些大商场,因为每个城市的大商场大同小异,散发着强烈的全球化之后同质化的无聊感。对我而言当地大大小小的古董市场就像是一个个的博物馆,在那里才能发现当地与众不同的人文质感。

就这样陆续收了大大小小的一千多件旧物放在仓库里。直到2013年,我发现了上海第八棉纺厂内的一座具有百年历史的发电站。因为煤炭发电的功能需要的传送带、发电机底座、巨型的落料斗等设备造就了一个奇特的建筑结构。将旧的工业产品放置入一个旧的工业建筑,我想将其改造为博物馆应该是最佳的选择,于是花了一年的时间进行改造。

发电站内部原有斑驳的混凝土框架被完整地保留下来,巨大的白色体块穿插其中,是新建的部分。里面分成了历史馆、现代馆以及未来馆三个板块。我希望更多人了解到这些旧物背后的故事。单纯作为物质,它们已经完成了使命,或许应该归为垃圾。但在它们身上所承载的人文信息值得我们去研究,这是这些旧物的价值所在。




杨明洁 (来源:网易设计)

在考古中发现设计的断层

在整理藏品的过程中,我发现在中国能搜集到的其实很少,大多来自国外。而在国外成体系地收藏这种工业文明产物的博物馆有很多,比如巴黎技术与工艺博物馆、德意志博物馆、英国V&A博物馆,还有很多民间的私人博物馆,它们完整地记录了一个国家的工业文明。但中国却没有这样的博物馆。没有的原因是中国没有经历过完整的现代工业文明发展进程。

仿制的过程是由表及里的,与创新的过程是逆向的,很多时候并不知道这样的形态因何而来,只是模仿最终的结果,长此以往便丧失了从源头开始创新的能力。而在西方现代设计循序渐进的发展过程中,往往是一种材料与工艺的创新导致一种新的设计语言的诞生,比如二战时美军用于保护伤员腿部的合成板夹具,被伊姆斯夫妇用于家具的设计,从此全球诞生了一系列经典的合成板家具。但这一切在中国没有发生,我们看到的往往是最终的结果,于是表面化的、符号化的设计充斥着中国。




通过时间轴的对比研究,我们可以看到东西方在近现代设计发展上的差异与差距。

18世纪60年代,第一次工业革命爆发,产品由手工艺时代进入到了机器化大生产的时代,产品设计也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革命时代。

在接下来的两百多年中,西方国家的产品设计是在循序渐进与快速变革中发展与积累的——从英国莫里斯的新手工艺运动到德意志制造联盟、包豪斯,到意大利的孟菲斯,再到二战以后设计重心转向美国。一系列新的材料与工艺的诞生,催生了一系列新的工业产品以及新的设计语言。




第一次工业革命爆发的同期在中国是清朝,在外交上闭关锁国,在文化上长期专制,封建自然经济占统治地位,土地高度集中,导致资本主义发展缓慢。到19世纪中期,国门洞开,中国自然经济受到西方资本主义的冲击,开始瓦解。反封建思想逐渐兴起,西学东进。国内出现农民阶级对封建统治的反抗(太平天国运动)和地主阶级的运动(洋务运动),社会性质发生变化成为半殖民地。而与此同时,在西方,德国的西门子、美国的通用电气等现代企业相继成立。

中国没有在完整意义上经历过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没有形成相应的产业基础,于是造成了中国工业设计的一个断层,长达一两百年。

在前英国科学博物馆学者杰克·查洛纳(Jack Challoner)的统计中,这个时间跨度会更长。从旧石器时代(250万年前)到公元2008年之间产生了1001项改变世界的重大发明,其中中国有30项,占3%。这30项全部出现在1500年之前,占1500年前全球重大发明的18.4%,其中最后一项是1498年发明的牙刷,这也是明代唯一的一项重大发明。在公元1500年之后500多年里的全世界838项重大发明中,没有一项来自中国。在近300年诞生的新兴行业中,没有一项是由中国人创造。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的现代设计当然也就薄弱,事实上,现代设计就是西方设计。






直到改革开放,更确切地讲应该是2000年以后,才慢慢有起色。因为改革开放前是计划经济,企业对于产品设计的需求很小。而改革开放之后,西方强势的文化与商品进入,中国企业毫无竞争力,只能沦为代工厂商,同样对于工业设计的需求很弱。直到近些年,企业的转型成为了国家经济转型发展的重要一环时,工业设计才逐步得到多方面的重视。



设计的断层造成山寨横行以及国人对于知识产权的漠视,这伤害的是一个国家的品牌。这一点不解决,中国的设计在国际上是不会获得尊重的。我常常在想,因为我是一位来自中国的设计师,即便我再努力,也是很难获得国际上的认可的。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很悲观呢?

中国没有在完整意义上经历过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导致了山寨与代工,但是又赶上了第三次工业革命——互联网技术革命,两者相加,于是就诞生了很多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的独特的现象。比如很多靠生产销售大量廉价山寨产品的企业迅速发展乃至上市。


本文文字来自新书《做设计》

吴焰超 本文来源:网易设计 责任编辑:吴焰超_NOG1058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家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