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叔一家蜗居8平劏房 妻子嫌没床睡搬走_网易家居图库

劏房就是“分间楼宇单位”,又名房中房,是香港出租房的一种,常见于唐楼等建筑物。业主或二房东将一个普通住宅单位分间成不少于两个较细小的独立单位,然后作出售或出租之用。每个小房间的面积由几平方米到十平方米不等,月租金亦要三至五千元。租客通常为草根阶层、新来港人士或单身人士。

劏房就是“分间楼宇单位”,又名房中房,是香港出租房的一种,常见于唐楼等建筑物。业主或二房东将一个普通住宅单位分间成不少于两个较细小的独立单位,然后作出售或出租之用。每个小房间的面积由几平方米到十平方米不等,月租金亦要三至五千元。租客通常为草根阶层、新来港人士或单身人士。

香港特区政府早前公布香港贫穷人口。

香港特区政府早前公布香港贫穷人口。

目前,全香港还有20多万人在居住着逼仄的劏房。

目前,全香港还有20多万人在居住着逼仄的劏房。

53岁曾从事地盘及餐饮散工的昌叔,一家三口租住香港九龙长沙湾的一个面积90呎(约8平米)的劏房,月租4,200港币(约3500人民币)。

53岁曾从事地盘及餐饮散工的昌叔,一家三口租住香港九龙长沙湾的一个面积90呎(约8平米)的劏房,月租4,200港币(约3500人民币)。

以前因为房间里没有睡床,昌叔天天和老婆吵架。也是,连最基本的一张床都没有,还谈什么理想幸福生活?

以前因为房间里没有睡床,昌叔天天和老婆吵架。也是,连最基本的一张床都没有,还谈什么理想幸福生活?

夫妻俩申请公屋(香港公共屋邨),希望生活能改善一下。但是等候分配多年,迟迟没等到结果,夫妻俩为这个问题天天吵架,感情已经淡了。

夫妻俩申请公屋(香港公共屋邨),希望生活能改善一下。但是等候分配多年,迟迟没等到结果,夫妻俩为这个问题天天吵架,感情已经淡了。

于是来自内地的妻子拒住在这里,选择回老家打工。

于是来自内地的妻子拒住在这里,选择回老家打工。

劏房内的卫生间,墙壁石灰都脱落了,卫生间也没有门,只有一个帘子阻隔。

劏房内的卫生间,墙壁石灰都脱落了,卫生间也没有门,只有一个帘子阻隔。

卫生间内部肮脏杂乱,狭小的空间只能容纳一人,图为昌数正在冲水。

卫生间内部肮脏杂乱,狭小的空间只能容纳一人,图为昌数正在冲水。

厕所仅有1平米,不拉上帘子的话,一打开房门就能看见里边。

厕所仅有1平米,不拉上帘子的话,一打开房门就能看见里边。

这么逼仄的环境下,昌叔一家在这里蜗居了4年,并且已经习以为常。

这么逼仄的环境下,昌叔一家在这里蜗居了4年,并且已经习以为常。

卫生间管道外露,马桶破旧且脏。“有电梯”是昌叔谈论这间房时能说出的唯一优点。

卫生间管道外露,马桶破旧且脏。“有电梯”是昌叔谈论这间房时能说出的唯一优点。

面积8平米,东西看起来都很杂,毕竟储物空间小,昌叔也不善收纳,东西只能有空位就堆放。

面积8平米,东西看起来都很杂,毕竟储物空间小,昌叔也不善收纳,东西只能有空位就堆放。

往上看,入房门上方有层隔板,能在上面放置一些日常用不到的杂物,取放起来很麻烦,看起来也不是很牢固。

往上看,入房门上方有层隔板,能在上面放置一些日常用不到的杂物,取放起来很麻烦,看起来也不是很牢固。

屋内昏暗、闷热、潮湿,房子没有空调,只有一把小小的电风扇。

屋内昏暗、闷热、潮湿,房子没有空调,只有一把小小的电风扇。

昌叔口中的柜子就是房子上方用木板隔出来的储物空间,稳定性未知,能在上边存放东西,不过这个高,小孩子自己拿东西就不方便了,也不安全。

昌叔口中的柜子就是房子上方用木板隔出来的储物空间,稳定性未知,能在上边存放东西,不过这个高,小孩子自己拿东西就不方便了,也不安全。

还有一个“柜子”就是这个三层储物架,上面堆满了杂物,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乱,东西也不分好类。

还有一个“柜子”就是这个三层储物架,上面堆满了杂物,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乱,东西也不分好类。

衣服、书本、鞋袜,全都混乱地堆放在这一个地面架子上。

衣服、书本、鞋袜,全都混乱地堆放在这一个地面架子上。

由于环境狭逼,过去4年,为腾出空间予6岁爱女玩耍和做功课,两父女一直以来仅“打地铺”睡觉,从不添设睡床。买来床垫,夜晚铺着睡觉,白天卷起来给女儿腾出活动空间。

由于环境狭逼,过去4年,为腾出空间予6岁爱女玩耍和做功课,两父女一直以来仅“打地铺”睡觉,从不添设睡床。买来床垫,夜晚铺着睡觉,白天卷起来给女儿腾出活动空间。

结果,昌叔因长期睡地患上风湿。

结果,昌叔因长期睡地患上风湿。

直至去年6月,才有义工免费为他们增添睡床,告别冰冷的地板生活。这个睡床就是双层单人铁架床,把以前放在地上的杂物全都放在了架子上,把上层空间利用了一下。

直至去年6月,才有义工免费为他们增添睡床,告别冰冷的地板生活。这个睡床就是双层单人铁架床,把以前放在地上的杂物全都放在了架子上,把上层空间利用了一下。

父女俩现在可总算是有床睡觉了。

父女俩现在可总算是有床睡觉了。

在没有床的时候,昌叔的老婆因为嫌房子没有床睡,受不住这委屈,决定回家乡打工。

在没有床的时候,昌叔的老婆因为嫌房子没有床睡,受不住这委屈,决定回家乡打工。

8平米的小黑屋其实一眼就看完了,昌叔在房子墙壁上贴了面镜子,想让家里看起来大一点。

8平米的小黑屋其实一眼就看完了,昌叔在房子墙壁上贴了面镜子,想让家里看起来大一点。

房门和别家的劏房门挨得很近。

房门和别家的劏房门挨得很近。

狭窄的走廊上也挂满杂物。

狭窄的走廊上也挂满杂物。

走廊上还晾晒着各种衣物,包括内衣裤。

走廊上还晾晒着各种衣物,包括内衣裤。

一间公屋间隔出了好几间劏房,公屋的屋门还是铁拉闸门,也是很有年代感了。

一间公屋间隔出了好几间劏房,公屋的屋门还是铁拉闸门,也是很有年代感了。

昌叔说因为妻子不回来住了,整个家庭其实和单亲家庭差不多,6岁的小孩缺少了母爱。昌叔认为是这个原因影响了孩子的成长。

昌叔说因为妻子不回来住了,整个家庭其实和单亲家庭差不多,6岁的小孩缺少了母爱。昌叔认为是这个原因影响了孩子的成长。

申请公屋6年终于申请到,而昌叔却因为没能凑齐搬迁费,生发了放弃这个单位的念头。

申请公屋6年终于申请到,而昌叔却因为没能凑齐搬迁费,生发了放弃这个单位的念头。

前两天昌叔收到一封信,得知现在居住在香港九龙的他,成功申请到了公屋,近期就可以入住了。

前两天昌叔收到一封信,得知现在居住在香港九龙的他,成功申请到了公屋,近期就可以入住了。

分配到的公屋是全新的,还位于山上,昌叔觉得风水不错,很满意,但是这个公屋在沙田区的火炭。

分配到的公屋是全新的,还位于山上,昌叔觉得风水不错,很满意,但是这个公屋在沙田区的火炭。

奈何小朋友的转学问题和搬迁费问题让昌叔很头疼。因为劏房户每月有1万支援金,但是住上公屋之后就没有支援了。

奈何小朋友的转学问题和搬迁费问题让昌叔很头疼。因为劏房户每月有1万支援金,但是住上公屋之后就没有支援了。

在广告纸上一遍又一遍算账,也算不通。

在广告纸上一遍又一遍算账,也算不通。

无奈摊手,因为自己无能为力。

无奈摊手,因为自己无能为力。

雪上加霜的是,6岁的女儿还患有学习障碍,给本不富裕的家庭加重了经济负担。

雪上加霜的是,6岁的女儿还患有学习障碍,给本不富裕的家庭加重了经济负担。

 SEN(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即特殊教育需要,昌叔需要花钱给女儿多报兴趣班,缓解病情。

SEN(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即特殊教育需要,昌叔需要花钱给女儿多报兴趣班,缓解病情。

而且昌叔觉得买菜贵,就决定一天只吃两顿饭。(电饭煲也有点脏了)

而且昌叔觉得买菜贵,就决定一天只吃两顿饭。(电饭煲也有点脏了)

在大白天房间没开灯的时候,屋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在大白天房间没开灯的时候,屋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开了光管之后也不算亮堂,被隔出来的房,采光不好,通风也不好。

开了光管之后也不算亮堂,被隔出来的房,采光不好,通风也不好。

昌叔的菜就是鱼头蒸豆腐块。他说早饭吃了之后,下午3点多才再煮一顿饭,四五点吃,直接午餐当晚餐。就是煮一顿饭,当作午餐加晚餐,那就少了一顿饭的支出。

昌叔的菜就是鱼头蒸豆腐块。他说早饭吃了之后,下午3点多才再煮一顿饭,四五点吃,直接午餐当晚餐。就是煮一顿饭,当作午餐加晚餐,那就少了一顿饭的支出。

昌叔情绪激动地谈买菜贵、买菜难。

昌叔情绪激动地谈买菜贵、买菜难。

直说因为猪肉贵,现在买猪肉都有恐惧症了。

直说因为猪肉贵,现在买猪肉都有恐惧症了。

房子的一边,是昌叔和孩子写作业的地方,仅有的两张小胶椅就是他们的座位。

房子的一边,是昌叔和孩子写作业的地方,仅有的两张小胶椅就是他们的座位。

另一边,一眼看完。

另一边,一眼看完。

墙上贴着女儿摘抄的金句。

墙上贴着女儿摘抄的金句。

昌叔盼望着政府再给他们家庭多鞋帮助。

昌叔盼望着政府再给他们家庭多鞋帮助。

毕竟自己也是一个劳动力,想多赚点钱不用这么愁。

毕竟自己也是一个劳动力,想多赚点钱不用这么愁。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香港大叔一家蜗居8平劏房 妻子嫌没床睡搬走

香港大叔一家蜗居8平劏房 妻子嫌没床睡搬走其余图片:
1 2 3 4 5 6 7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