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君子》_网易家居图库

阁楼1(空间上下关系)

阁楼1(空间上下关系)

阁楼2(空间上下关系)

阁楼2(空间上下关系)

阁楼三(空间上下关系)

阁楼三(空间上下关系)

阁楼四(空间穿透关系)

阁楼四(空间穿透关系)

客厅(空间上下关系)

客厅(空间上下关系)

客厅背景墙

客厅背景墙

客厅通透关系

客厅通透关系

挑空公共区

挑空公共区

挑空公共区(楼梯间)

挑空公共区(楼梯间)

客厅夜景(光影关系)

客厅夜景(光影关系)

客厅俯瞰

客厅俯瞰

客厅夜景(空间上下关系)

客厅夜景(空间上下关系)

客厅夜景(光影关系)

客厅夜景(光影关系)

主卧(装饰材料)

主卧(装饰材料)

主卧套房与书房的穿透关系(背景墙为城市的轮廓)

主卧套房与书房的穿透关系(背景墙为城市的轮廓)

主卧套房与书房的穿透关系

主卧套房与书房的穿透关系

书房(软装)

书房(软装)

缩小 放大 上一个 下一个

首页 > 效果图 >

《木君子》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是本案的主要用材,也是设计立意所在。诗经说,“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言行,心焉数之”, 娇柔美好的树木,君子自己栽种,往来流传的谣言,心中自有分辨。去掉风格的拘束和繁饰的负累,设计师“树”的是对本案的解构和诠释;去掉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伪装,家人们“树”的是对生活的追求和对下一代的期许。 本案“木君子”是通过大量自由化的设计、原材料的运用打造的家居空间,设计师摆脱风格和材料的框架,用更超然的态度解读更自然的家。设计师:于斐 福建省国广一叶装饰设计机构 副总设计师

《木君子》其余图片:
1 2 3
免费设计

免费设计师上门量房、免费获取3份专业设计方案、免费获的报价方案